第三章:這誰不想當草莽英雄啊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一條小舟順江而下,窗上無人操舟,速度卻宛如乘風破浪一般。

舟上有水汽氤氳,玉連城正在煮酒,濃鬱的酒香縈繞不散,令人聞之慾醉。

而在船的另一頭,還有一個白衣女子,正呆呆的坐在船板上,雙手抱膝,美眸懵懂,帶著迷茫之色。

「怎麼?還在想你的身世?」

玉連城目光淡淡向白衣女子掃去。

女子的容貌精緻絕倫,身材極好,飽滿的胸脯,纖腰盈盈一握,雙腿修長筆直,在陽光下泛著瑩瑩玉澤。尤其是一雙玉足,更是晶瑩如玉。

似乎察覺到玉連城的目光,白衣女子下意識的縮了縮身軀,囁嚅道:「我、我究竟是誰?為何我冇有記憶。」

「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區區記憶罷了,又何必在意太多。」玉連城微微一笑。

這白玉女子是他從水邊撿到的,不過由於某些緣故,失憶了。

「丟掉記憶的是我,不是你,你當然輕鬆了。」

白衣女子瞪了玉連城一眼,眼波流轉,倒也有種彆樣的嫵媚。

玉連城咳咳兩聲,若有其事道:「其實你姓白,名素貞,是一條蛇妖,而且還是我的坐騎,前些天貪杯,喝了我釀的雄黃酒,腹中熱火難耐,燒壞了腦子,所以才導致記憶丟失的。」

「彆騙我,我纔不是蛇妖,更不是你的坐騎。」白衣女子說道。

「哈哈,先喝一杯酒吧,我這杯「桃花」,說不定對你的記憶很有幫助。」玉連城哈哈一笑,將溫好的酒斟了一杯給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接過酒杯,嗅著酒香,看著那微帶碧綠的酒液,終於下定決心,將酒杯送到櫻唇邊,淺淺一飲。

「帶著它,去殺國師。」

「小小蛇妖,也敢放肆!」

飲酒平片刻後,白衣女子腦海中立時多出一幅幅殘破的畫麵,在腦海中浮現。

「怎麼樣,是不是想起你是我的坐騎了。」玉連城笑道。

「纔不是。」白衣女子橫了玉連城一眼,她的記憶並不連貫,仍然缺失不少,卻對自己的身份隱隱有所猜測。

「那一定是你回憶出錯了,我精通大記憶恢複術,來幫你恢複恢複。」玉連城將拳頭捏的咯嘣作響。

「不準過來。」白素貞一個後空翻,落在小船的另一頭,一手按著船板,另一隻手擺著防禦的姿態,甚是警惕。

「開個玩笑而已,彆當真。」玉連城笑道。

白素貞俏臉俏臉一片嚴肅:「誰知道你這個人是不是真開玩笑,我記憶裡告訴我,人都是壞的,對我們妖怪喊打喊殺,尤其是那些自詡正道的修士。」

玉連城道:「我對妖怪纔是喊打喊殺,但你是妖精,最多不過當頭棒喝,讓你迷途知返。」

白素貞微微一怔:「妖怪和妖精有什麼區彆。」

「一個不好看,一個好看。」….「人類這麼在意皮囊的麼?」

「我在意。」

「……」

「對了,你記得你是怎麼失憶了嗎?」玉連城問道。

白素貞放娥眉微顰,有些頭疼的捂著腦袋:「似乎是刺殺一個大人物,失敗了,被對方打傷。好像……好像還是什麼國師……」

「國師麼?」

玉連城微微頷首,心頭暗道一聲果然如此。

小白來自「白蛇緣起」,在原路線的故事中,唐朝晚期,國師為了自身修行,也為了獲得皇帝信任,讓民間大肆捕蛇。而小白正是奉蛇母命令,拿著那一根有著奇特能力的玉簪,行刺國師。

結果自然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反而把自己整失憶了。

「如果你真是刺殺的國師,那麼全天下隻怕都在你這個刺客。」

玉連城摸了摸下頜,抬頭忽然向河岸另一處看去,眉頭一挑,笑道:「果然,這下不會無聊了。」

遠方江麵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快船,將整個江麵封鎖,粗略看去,怕超過了上百艘,每艘船上都有七八名軍士。而最引人矚目的,則是一艘足有三十丈高的樓船,吃水極深,遠遠的泊在那裡,就彷彿一隻巨獸。

隨著玉連城、白素貞所乘的小船越來越近,逐漸有官兵發現了這條船的異常,有兩艘快船疾馳過來,一左一右的夾擊小船,快艇上軍官揮刀厲喝道:「停船。」

「怎麼辦?」

白素貞看向玉連城。

玉連城微微一笑。

浩瀚真氣順著大腿注入船身之中,頓時河水嘩啦作響,小船猛然加速,浪濤席捲,潮來潮去。那兩艘快船還未來得及逼停,小船就已到了十丈之外。.z.br>

「快攔住那兩人,那女子就是國師大人重賞緝拿的刺客。」

雖然兩人離開的很快,但還是有官兵瞧見了白素貞的容貌。

大喝聲中,一艘艘快船攔在前方,卻全然不知,能從國師手中逃走的刺客,絕不是他們這種小嘍囉能夠對付的。

白素貞看著揮舞長刀,滿麵猙獰的士兵,心頭不知為何,湧出一股怒意,腰部之下,驀然化作一條白鱗蛇尾,長達三丈,隨意一揮,立時掀起罡風獵獵。狂暴的勁氣,讓整個河麵掀起波浪,而對麵一艘艘快船,好似陷入山崩海嘯之中一般,隨時有傾覆之危。

「妖怪。」

「是蛇妖!!」

快船上的軍官臉色慘白,驚駭欲絕,一個個立時跳船如水。而那快船捱了蛇尾一擊,則轟然爆碎成無數碎屑,漫天激射。這隨意一掃,隻怕就有數萬鈞力道,便是大宗師一流也不敢硬接,否則隻能被活活抽爆。

「我原來……真的是蛇……」白素貞雖然獲得了不少殘缺記憶,但當看著自己下半身的變化時,依舊陷入莫名的恐慌之中。

玉連城也打量著白素貞。

此時白素貞一頭烏黑青絲儘數化作白髮,眉頭上浮現出一片片雪白的晶片,紅潤的嘴唇泛著妖異的紫色,先前的清純、溫柔已然消失不見,轉而化作一種充滿嫵媚妖異之美。

這誰看了不想當草莽英雄啊!?

ps:每個月不把三天假期用完,碼字就要摸魚,悲劇。對了,還有女主問題,以後每個副本儘量將女主控製在一到三個。

.

柳風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