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白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魔界。

一座足十丈長高的巨大石碑,碑上彷彿以鮮血書寫了四個大字。

——陰月王朝

字字淩厲如劍,般彷彿要刺破蒼穹。

石碑後有一座座宏偉的建築,大多以黑石堆砌而成,一棟棟有序而緊密的排列。乍一看去,連綿起伏,彷彿一頭匍匐的魔獸,正閉目休憩,一旦睜眼,就要在三界掀起血雨腥風。

轟!

好似有一顆流星從天邊急掠而來。

巨響中,整個石碑轟然爆開,化作碎片四下激射。

煙塵瀰漫中,一條人影徐徐走出,負手而立。

抬頭將看向魔宮上方,眸光中彷彿燃起能夠洞徹一切的神光。

在這一刻,他看到了一股龐大的魔氣正彙聚在魔宮上方。

這魔氣與魔界的魔氣幾乎一致,以至於從未有人能夠分辨出來,但卻更加的詭譎莫名。

「你是何人,竟敢毀壞石碑。」

「找死。」

守衛魔宮的一眾妖魔護衛回過神來,掣出兵器,渾身黑色魔氣爆發,麵色猙獰,向玉連城殺了過來。這些魔宮護衛個個身手不俗,放在以往武俠世界中,都稱得上一流高手。其中幾個頭領,更是不凡,隻怕有宗師級的破壞力。

當然,也隻是宗師級破壞力而已。

宗師高手不止破壞力強,而且已經對於精神力有了較為高明的運用,能在心靈中照見凶險。

不過對於此時的玉連城而言,宗師級的實力,和普通人也冇有兩樣。

眉心微微波動之際,眼前所見之人,立時被一股強橫罡風掃中,口噴鮮血,好似破布娃娃般橫飛出去。

在妖魔的尖叫聲中,玉連城大步踏入魔宮之中。

……

厚重華麗的大門後,是一條極長的甬道,甬道鋪著黑色石板,分佈著一根根幾乎乾枯的樹枝,透露著衰敗的氣息。但每一樹枝中,都有著一股驚人的魔氣,陰柔詭秘,與盤旋魔宮之上的魔氣同出一源。

而甬道的儘頭,則是一個石窟,燈火通明,四壁雕刻著妖魔畫像,栩栩如生,一個個妖魔彷彿就要破圖而出一般。

石窟中心是一張巨大床榻,床榻上有一個絕世雍容的身影側臥其上。

一張臉蛋傾國傾城,風情萬種,隻是由於長久冇有曬到太陽而顯得有些臉色蒼白。

女人一手撐著頭,閉著眼,似在小憩。

忽然,雙眼睜開。眼眸流轉,嫵媚奪情,卻又彷彿蘊含著說不清的詭秘與仇恨:「外麵發生了什麼事?」

「回稟太後,據說魔宮之中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一侍女匆匆躬身入內。

女子娥眉微顰:「七夜、魔宮四賢何在?」

絕色女人的床榻與巨大樹根連接在一起,絲絲縷縷的生機彙入妖軀之中,維持著那萎靡的生機。

此人正是陰月太後,二十年前紅河村一役,正邪兩道為剛剛降世的七世怨侶大打出手,陰月王朝損失慘重,魔君六道身死,而陰月太後亦是慘遭重創,實力從巔峰跌下,再也冇有恢複過。

「小婢不知。」

「我魔界雖然封閉二十年,但依舊高手如雲,究竟是何人有本事能夠打通玄陰魔門,闖入魔界,還能在魔宮中肆意縱橫?!」陰月太後聽著從遠處飛速靠近的聲音,皺著眉頭,嬌靨微露驚訝之色。

不待她猜測,大門轟然破碎,數名妖魔慘叫著破空砸入,聲勢驚人。

陰月太後鼓盪魔氣,甬道中的枯枝快速生長,擋在那數名妖魔身後,試圖將妖魔接住。但隨著「哢嚓」聲響,枯枝轟然破碎。數名妖魔去勢稍緩,卻

還是砸入洞窟的石窟上,讓石窟震盪不已,無數碎石紛紛掉落。

幾乎與此同時,一道幽光掠至石窟中,朗聲笑道:「陰月太後,有客遠來,刀兵相向豈是待客之道?」

「是他們魯莽了,還望客人勿要見怪。」

陰月太後美眸掃向玉連城,嘴角勾起一絲攝人心魄的笑容,纖長手指在秀髮上輕輕拂動。

「讓我來好好招待客人。」

忽然間,她玉手微揚,手中的青絲陡然化作樹藤,向玉連城抽了過來。這樹藤中飽含妖氣,空氣幾乎被抽爆。

玉連城微一彈指,一股帶著大破壞、大毀滅的勁氣送出,方於樹藤接觸,樹藤頓時寸寸蹦碎。

那毀滅勁力順著青藤與髮絲,襲向陰月太後。

「噗!」

陰月太後口中吐出一口血來,原本就有些蒼白的麵容更是白皙如紙。

「我不是來找你麻煩,你最好老實一點,不然送你下去與你的死鬼丈夫見麵。」

玉連城搖了搖頭,目光依舊看向陰月太後,卻又彷彿透過另一個世界看來。

在他眼中,有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身影正在陰月太後身後,而這身影也正是盤旋魔宮之上那詭秘魔氣的源頭。

「你……看到的見我?」

那一道魔氣所化的女子身影同樣看著玉連城,深邃的眼眸中帶著饒有興致的意味。

這團魔氣中散發著詭秘可怕的波動,彷彿隻是看上一眼,就能將人的內心邪念、**勾引出來。

「我不但看得見你,我還知道你是曾今禍害魔宮的月魔。」

玉連城撞開雙臂,一股無與倫比的吸力從他身前生出,就彷彿化作了海麵下的漩渦,不管是人或物乃至巨大的船隻,都要被捲入其中。

「懶得與你廢話了,來吧,與我融為一體,讓我嚐嚐這世上最精純的魔氣是何等滋味。」

月魔驚呼一聲,花容失色,在這可怕的吸力麵前,身形已不由自主的向向玉連城投去。

然而月魔也不簡單,她冇有實質性的**,自然無法抗衡這漩渦,於是猛然鑽入陰月太後的嬌軀之中。

「小傢夥,你追求女人的方式太粗暴了。」

陰月太後嘴角勾勒起一絲冷笑,一隻手掌上泛起森森綠色,彷彿還帶著清晨草木的芬芳。

但一隻手拍出,卻捲動整個魔功的魔氣,力道雄渾霸道,好似極具噴發的火山。

這一掌不但將那吸力掃回去,而且還帶著滾雷般威勢,碾壓向玉連城。

月魔纔是這方世界真正的魔,來自遠古時代,如今藉助陰月太後的軀體重生,將自身魔氣完全催發出來,威力非同小可,便是金光宗主、七夜魔君這樣的強者,也要小心以對。但可惜的是,她現在所麵對的是一位難以想象的強者。

那雄渾磅礴的魔氣,不過靠近玉連城三尺之地,就立時如冰雪遇驕陽般消融。

「花裡胡哨的,過來吧你。」

玉連城手掌張開,五指間充斥這磅礴的吸扯力道。月魔及陰月太後的肉身便如狂風中的柳絮,將纖細的脖頸投入對方的手掌之中。五指捏著脖頸,彷彿隻要一用力,立時就能讓這一具對方香消玉殞。

「你究竟想要作什麼?我若死了,這陰月太後也要死!?」

「陰月太後」仰著頭,美眸中閃爍著驚駭之色。這傢夥到底是誰,不但識破了她月魔的身份,而且修為之高,簡直超出規格之外。以她無數年積攢下來的魔功,竟然被後者宛如小雞仔一般提起。她現在唯一期望的,大概就是玉連城還在意陰月太後的性命。

「放心,暫時還不要你的性命,隻是借你魔氣一用,助我練成

「斬天拔劍術」而已。」

伴隨著這不平不淡的聲音響起,「陰月太後」赫然發現體內的魔氣不受控製的滾滾流淌,如天河倒灌般向對方傾瀉而去。

這月魔的魔氣果然非同小可,精純至極,瞬間充盈玉連城周身上下,讓他整個人多出了邪異的味道。

「不、不,這是什麼可怕魔功?」

「陰月太後」花容失色,雖說她最擅蠱惑人心,隻要一個人內心尚有一絲邪念,便能為她所乘。成為她的一顆棋子。

但無論如何詭秘女乾猾,也是建立在修為之上。

否則彆人一旦發現了她這幕後黑手,一掌就拍死了,那還玩個屁啊。

幸好,玉連城並不準備要她性命。

在月魔隻剩最後兩成魔氣時,玉連城鬆開了手掌,而前者摔在了地上。

還未來得及細細感悟身體中的魔氣,就聽「吟」的一聲從身後響起。

卻是七夜趕來,不顧自身魔氣衰竭,再次揮出斬天拔劍術。

一道血紅的劍氣劃破甬道,直朝玉連城而來。

轟隆!!

玉連城反手一掌擊出,將這道劍氣化解。

他轉身看向越來越近的七夜,微笑道:「放心,我冇對你母親如何。不過,你母親現在可是和傳聞中的月魔融為一體,是殺是留,就看你自己了。」

語罷,他又一揮衣袖,魔氣化作一道天門的模樣,連接外界,竟是魔界中寥寥數人才能開啟的玄陰魔門。

玉連城大步踏出。

「再見了!」

……

玄心正宗。

天下第一正派。

在煙波茫茫的天池中,有三個散發著縷縷光霞的聖潔仙女,正端坐在碧玉蓮花台上。

她們徐徐睜開了那晶瑩剔透,宛如水晶一般的眼眸,玉容上微微有一絲驚愕之色,娥眉微顰。

這三人乃是精通玄機術法的三界聖女,在宗門內地位比起玄心四將還要高一些。

其中一位聖女捏了一個蓮花印,一股波動彌散而出。

「請聖女降下天言。」

片刻後就有玄心正宗弟子匆匆走到天池前,半跪在地,神態恭敬,聆聽天言。

「告訴宗主,有一股龐大的魔氣在人間現世。」其中一個聖女輕啟朱唇,猶豫片刻,又道:「這道魔氣很強,或許可能是傳聞中的七夜聖君。」

……

一座山林間。

玉連城盤膝而坐,將滾蕩魔氣納入丹田之中。

在與七夜交手時,他將真氣打入對方體內,加上「天哭經」的能力,推演出了「斬天拔劍術」。

雖然推演結果並不精確,甚至隻是個雛形,但已經夠了,他完全可以自己藉此創出出更適合自己的斬天術。

不過,斬天拔劍術的基礎,就是將自身的魔氣凝於劍上,瞬間爆發。

雖說歸藏真氣同樣能夠使用與斬天拔劍術,但卻並不能將這門劍術發揮到了極致。

而與其在魔界中按部就班的修煉,倒不如更直接一點,就比如吸收月魔魔氣。

實際上,這個世界的魔,皆是由人成魔,而非真正的魔。

真正的魔,乃是無數年前在人間肆虐的天魔。

不過天魔被人類大修士儘數滅殺,月魔就是唯一剩下的一頭天魔。

無論陰月王朝、斬天拔劍術都是由天魔一手促成,所以天魔魔氣更適合斬天拔劍術。

「嗯?」

玉連城忽然睜眼,他彷彿感悟到有人在窺探他。

但他不過是天外來客,而且纔剛至人間界,

誰如此警覺,跑來窺探他?

「是魔氣?」

玉連城瞬間猜到了是魔氣的關係,卻也並不在意。因為他很快就能將這魔氣煉化,圓融於體內。

一刻鐘後,玉連城長身而起。將魔氣完全吸納的他,似乎多出了幾分陰詭的意味,不過很快這種詭秘的氣息也消失不見。

他展開身形,化作一縷黑光,就要向人煙濃密之地而去。

行至半空,穿越層層高山,忽的身形停頓,向下方夾於之間的大河落下。

「最近運氣這麼好的嗎?才一進入這方世界,就得了斬天拔劍術這般無雙劍術,現在還平白撿個美人?」

玉連城長身而立,摸了摸下巴,目光向河邊看去。

大河奔騰,有一白衣女子,正伏在河邊一塊圓石上。

她的臉蛋清純中帶著一絲嫵媚,長而密的睫毛緊閉,青絲宛如瀑布般在石頭上流瀉開來。

由於是被河水衝擊上岸邊,略顯單薄的白色衣衫被河水侵染,緊貼在嬌軀之上,將盈盈一握的纖腰和線條誘人的翹臀勾勒的淋漓儘致。開叉的裙襬下,則是一條修長筆直的小腿,在陽光下泛著如羊脂美玉一般光澤。

「這姑娘身上有一股奇特的氣息,和魔氣有些類似,是妖氣?」玉連城在女子身上打量著,總覺得有些眼熟,但應該不是燕紅葉、聶小倩之流。待看到女子即使昏迷,依舊緊握的碧綠玉簪,眼前赫然一亮。

「這是小姑娘莫非是小白?」

玉連城搖了搖頭:「果然,這個世界有點亂。」

……

ps:感謝大佬如意天魔_連環八式150000打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