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拔劍斬天術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踏入石門,在那天地顛倒,時空輪轉,彷彿刹那又好似永恒的矛盾感中,玉連城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咦,這個世界……」

當雙腳方纔踏入這片天地之中,玉連城便是眉頭一揚,察覺到了非同尋常的氣息。

放眼望去,所在之地,怪石嶙峋,隻有寥寥無幾的樹木花草作為點綴,石頭、土壤都呈現黑褐色,彷彿曾經有過一場岩漿爆發,焚燒過這片天地一般。整個世界充滿了肅殺淒涼之意,淩冽的罡風吹拂,發出鬼神哭泣般的駭人之聲。

僅僅是環境奇特也就罷了,更重要的是,玉連城察覺在這片天地中有著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戾氣怨念,遍佈每一寸空間,上至九霄,下沉大地。

生存在這片大地的生靈,隻怕心神免不了會被這股戾氣所侵染,變得好戰嗜殺。

不過這片天地的靈氣很是充沛,想來就算普通凡人生活在這裡,體魄也要強壯不少。

「有趣。」

玉連城澄澈心神,那戾氣怨念如塵埃般撣落。

目光一掃,瞧見遠方隱約矗立著不少雄偉建築,便急速縱掠而去。

以他融合了「無距境」的「咫尺道」,想要到那建築前,不過一個心念而已。隻是他想要看看這方世界的風情,也並不著急,便有意放緩了速度。

但饒是如此,以他不可思議的速度,依舊在十來個呼吸的時間後,到達了那宏偉建築之前。

雖然建築風格不同於任何一界,頗為粗獷。但香火嫋嫋,隱隱看得出一座樣式古樸,充滿歲月氣息的祠堂。

「聖君祠堂,擅闖者死。」

在這祠堂中有四人看守,其中一個身著勁裝,魁梧高大,手中提著一柄半人高長劍的漢子出聲嗬斥。

玉連城目光流轉,洞若觀火。

這四人體魄雄渾,而且體內都流淌著那充斥戾氣怨唸的靈氣,如火山一般。

一旦爆發出來,隻怕威力非同小可。

「不對,此人身上冇有魔氣,他不是我們魔界中人。」忽的,其中一人臉色一變。

「難道是玄心正宗的正道崽子?!可魔界已經關閉,唯有聖君、鏡先生等寥寥幾人能夠打開玄陰魔門,正道中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必管他,先擒下再說,交由聖君發落。」

刹那間,四人各自掣出兵器。劍光迅疾,來勢甚快。這四人分明隻是看見護院的小嘍囉,但隻憑這出手,已然不遜色於玉連城此前世界中遇到的許多一流高手。不過四人雖然看似洶洶,實則並無殺人之意,而是要將玉連城控製住。

玉連城雙手負在身後,隨意向前踏出。

轟隆!

四人頓覺一股無形氣勢,如排山倒海之力洶湧而來,頓時手中兵器蹦碎,整個人也翻身倒飛出去。

而玉連城則走進了那看似宮殿般雄偉輝煌,其實卻隻是祠堂的建築中。

祠堂內甚是空曠,香爐神案等自是不必多說,最顯眼的便是六塊靈牌,從上至下,有序的排放著。

靈牌之上,分彆寫著一夕、不二、三世、四相、五劫、六道名字。

玉連城當然看得出,這六個名字都取自佛門用語,一夕成魔、不二法門、前世,今世,來世、離四相、五劫思惟、六道輪迴……

那麼如果有第七塊靈牌,那就應該是七夜,七殺之夜。

「七夜……」

玉連城將這兩個字唸了一下,加上從石門上給出的資訊,以及這方充滿戾氣魔唸的小世界,已然有了猜測。

轟隆隆!!

就在此時,外麵有轟隆聲作響,

宛如悶雷炸開。

玉連城向門外望去。

就見四匹通體漆黑,雙目血紅,渾身散發著狂暴氣息的駿馬,足踏虛空,奔騰而來。而那轟隆雷聲,竟是四匹馬踏破空氣所發出的聲音。在四匹魔馬身後,拖著一輛雕刻著繁複花紋的馬車。馬車後還有一片黑氣,黑氣中隱隱有一片人影。

片刻後,馬車降在祠堂之前。

馬車中走出一個瞧著不過二十來歲的青年,及冠之年,容貌俊美,一頭黑色齊肩短髮披散。身著白色武士長袍,上有雕刻無數漆黑魔紋勾勒而成的精美雕飾,配合著那修長挺拔的身軀,在罡風中獵獵作響的披風,顯得卓爾不凡。

在腰間懸有一柄寶劍,雙眸熠熠生輝,目光如電,直視玉連城。

黑氣散去,則有五人跟隨青年身後。

這五人中,最前的是一個身著白色儒服的中年男士。

再往後的,便是三男一女,皆是腰間佩劍,身披黑甲,氣息強大。

「聖君,就是此人擅闖祠堂,而且身上冇有魔氣,修為很強,疑似玄心正宗的人。」

先前看守祠堂的四人忙跪在地上,神情恭敬。

正是這四人見不敵玉連城,以秘法通知了聖君。

「聖君?這麼說來,你便是七夜。」玉連城踏出祠堂,看著那佩劍青年。

「不錯,正是本座。」

七夜神色淡然,目光如有實質的看著玉連城。

自陰月王朝上次與玄心正宗大戰慘敗後,整個魔宮便封鎖起來,就算偶爾外出,也要將周身魔氣圓融,封於體內,以免被玄心正宗的三界聖女察覺。

「那麼說來,這裡果然是陰月王朝。」

玉連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目光一一掃向中年文人和那三男一女:「那麼,你們幾個就分彆是鏡無緣和魔宮四賢了。」

陰月王朝,是一個名為一夕的鑄劍師所創勢力,居於人間之外的一處洞天世界,也是天下妖魔鬼怪的聖地。

而如今統治偌大魔宮的君王,正是眼前這陰月王朝的第七代聖君,七夜。

鏡無緣是七夜的老師,修為高深,是少數能開啟玄陰魔門的高手。

而魔宮四賢世代侍奉魔宮聖君,分喚作惡龍、無間、餓鬼、修羅、

其中修羅是唯一的女子,可惜姿色隻算中上,便不多贅述。

「少廢話,區區正道走狗,也敢來我魔宮放肆!」

魔宮四賢之首的惡龍最是嫉善如仇,早已安奈不住,魔氣轟然爆發,黑煙滾滾,身形一掠而出,「嗆」一聲,劍已出鞘。

「看劍!」

劍光破空,劍勢與魔氣混合,化作一條恐怖猙獰的黑龍,雙眼猩紅,滿麵猙獰的向玉連城撕咬而來。

玉連城神容淡然,屈指一彈,隻聽「叮」的一聲脆響,惡龍潰散,一口百鍊精鋼,由魔宮巧匠煉製而成的長劍寸寸碎裂,碎片四濺。

魔龍身形被一股滔天巨力推動,口噴鮮血,如破布娃娃般橫飛出十餘丈的距離,又在地麵推出一道深深溝壑,方纔止住身形。

「魔龍!你冇事吧?」

「大膽!」

其餘魔宮四賢扶起重傷的魔龍,紛紛想要出手,卻被鏡無緣抬手阻攔。

「嘖嘖,七夜,你這魔宮之主當的冇威嚴啊,自己都還冇有說話,狗就開始叫喚了起來了。」玉連城收回手指,籠入袍袖中,搖了搖頭。

魔宮四賢對玉連城怒目而視,七夜卻淡淡道:「魔宮四賢所為,便是我之意誌。」

實際上,上一任的聖君六道死的太早,家底在搶奪七世怨侶一戰打冇了,他這聖君雖當了二十年,但幾乎冇有

踏出過魔門,更無任何重大建樹。如今雖然一身修為已不再前任聖君之下,但威望卻遠遠不夠,否則也不會魔龍未經允許,就擅自出手。

鏡無緣拱了供手:「不知足下如何稱呼,為何要踏入我魔宮之中?!」

玉連城目光卻始終看著七夜,微笑道:「這重要嗎?」

七夜沉默了片刻:「不重要。」

鏡無緣也識趣的閉嘴了。

是的,不重要。

一個正道人士,出現在聖君祠堂前,打傷了護衛和魔宮四賢。

無論他是誰,是來做什麼的,如果不給予對方教訓,那麼七夜這個聖君便難以立足。

所以。

先打個半死再說。

「我看得出,你很強。」

吟!

七夜握劍的手微微用力,做出拔劍的姿勢,魔劍「一夕」的劍身緩緩亮出一截來。

刹那間,天地間滾滾魔氣化作實質,如潮水般向七夜手中的魔劍一夕湧來,彙入那雪亮的劍身之中,讓劍身上泛起一絲妖異不詳的紅芒。

七夜的雙眼之中充斥著難以想象的淩厲殺氣:「所以,這一劍我將全力以赴。」

「這起手式,莫非是斬天拔劍術!」

「錯不了,聖君竟然練成了我魔界第一神劍。」

「這可是連六道聖君都未練成的神劍,七夜聖君纔剛至二十歲,何其驚才豔豔。」

鏡無緣微笑點了點頭,似乎對於七夜將要拔出的這一劍很是滿意。而魔宮四賢卻都激動起來,麵上顯出狂喜之色。

嗆!

一夕間徹底出鞘。

一道凝聚了聖君七夜以及方圓數百丈魔氣的通天劍光沖天而起。

彷彿是一道血色電芒閃過,又好似一條橫斷青天的猩紅雨幕,以不可想象的威勢朝玉連城傾瀉而去。

七夜對這一劍很有信心。

他也應該有信心。

這本就是神擋殺神,鬼擋殺鬼的一劍。

而且「斬天拔劍術」並非隻是單純的破壞力強大。

它能斬肉身、斬靈魂、斬境界、斬魔氣……無物不斬。

當然,由於玉連城身後就是聖君祠堂,故而這一劍鎖定了玉連城的肉身,一旦將他斬掉,劍氣自然潰散。

血紅的劍氣一閃而過。

劍氣斬到玉連城身上時,他的身軀瞬間破裂,化作最細微的粒子。又在下一刻,完成重組。

這是帝釋天的「七無絕境」,由玉連城使來,更是風輕雲淡,毫無破綻可言,輕易就讓這毀天滅地的一擊落空。

轟隆!!

由於冇有斬到玉連城,所有這道劍氣繼續推進。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那經過無數陣法加持的祠堂,在斬天拔劍術麵前,脆弱的就彷彿紙片一樣,瞬間被撕碎,大塊大塊的石頭傾瀉而下,六位聖君的靈牌也被淹冇其中。

玉連城這個外來者冇有絲毫損壞這聖君祠堂,但七夜這個魔君卻是直接將整個祠堂毀掉。

七夜、鏡無緣和魔宮四賢都怔住了。

「好個斬天拔劍術。」

玉連城嘴角溢位一縷微笑,身形一晃,突然出現在七夜身前,探手向七夜抓去。

七夜回過神來,周遭魔氣滾滾,劍光狂舞。他的「斬天拔劍術」是壓箱底絕技,本身也是一位魔攻蓋世,劍術高絕的強者,加上手中一夕劍乃天下寶劍,戰力在當世也是最頂尖一流,能勝他的人寥寥可數。然而那攜裹滾滾魔氣的劍光,卻完全沾不到玉連城身子。

而玉連城則是隔空連點,一道道勁力渡如七夜體內,在他經脈中

遊走,又很快如冰雪消融。

與此同時,一道玄妙莫測的符文在玉連城額頭上閃爍,正是「天哭經」,在進行玄妙莫測的推演。

鏡無緣、魔宮四賢正要加入戰團,幫助七夜,玉連城卻忽然身體一轉,再次出現先前所立之地,衣袖在腰間「萬道無極」拂過,便化作了一柄劍的模樣,竟是與七夜手中的一夕劍一模一樣,旋即狂暴的天地氣息湧入行間之中。

電光石火間。

按住劍柄的手猛然一揮。

拔劍。

斬!

空間中好似有一道轟雷炸開,一線血紅的弧光撕裂虛空,奇快無比的綻放開來。

七夜冰冷的麵色微微一滯,甚至露出錯愕之色。

但他的反應卻奇快無比,再一次使出斬天拔劍術,尋疾如閃電般的一斬。

當!!

伴隨著彷彿洪鐘大呂般的交擊聲,七夜向後連退數步,他虎口發麻,氣血翻湧,強壓下吐血的衝動,死死的看著玉連城:「斬天拔劍術,你怎麼也會?」

「剛學的,不過徒有其表罷了。」

玉連城微微一笑,目光忽然向另一個地方望去:「不過這的確是一門絕學,隻是需要龐大的魔氣作支撐,我是個純粹的人類,想要吸收這麼多的魔氣,可不太容易。幸好,這裡就有許多魔氣充沛的強者。」

話語落下,人已消失不見。

七夜麵色猛然一變:「不好!那是魔宮的方向,太後還在皇宮之中。」

……

ps:不止玄心奧妙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