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眾生與天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浩浩蕩蕩,無始無終的力量從七卷天書中用蕩而出,充斥著每一寸空間,令星空都動搖起來。

昊天對這種力量並不陌生。

這種力量來自人類。

而她始終注視著人類。

曾經,這種力量讓人類在荒野間與野獸搏鬥、穿獸皮、吃肉、住洞窟。

讓人類修築房屋,建造雄城,蓄養牲畜。

讓人類抗擊天災地禍,眾誌成城。

即使洪水、地震也無法將這種力量擊潰。

這種力量可以改天換地,可以戰勝時間。

這種力量既可以是雄偉壯闊的長安城,也可以隻是城牆中的一塊青磚,甚至可以是一段口口相傳的故事。

這種力量是如此的偉大。

而這偉大來自於無數渺小的個體。

隻要有人,就有這種力量,這隻屬於人間的力量。

這就是——人間之力。

當無窮無儘的人間之力彙聚在一起時,便是蒼天也應該顫抖。

——敢叫日月換新天。

玉連城既敢與昊天一戰,自然是做好了後手準備。

新教由他而始,新教每傳播一個人,每多一個人學習他傳下的功法,那他就多一份人間之力。

當人間之力,與世界規則所化的七卷天書結合時,這一股力量更是臻至不可思議的地步,讓他有了與昊天一戰的本錢。

玉連城手臂高舉,豎指成劍。

鋪天蓋地的人間之力湧蕩而出,形成一柄長達數十丈的無形長劍。

一劍斬出,震爆長空,昊天頓覺一股浩瀚無邊的氣息壓製而來。

這一股氣息冇有滔滔殺氣,而是一股改天換地的豪情,貫徹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精神,甚至不惜與天為敵。

昊天那絕美的臉蛋上冇有絲毫表情,眼眸伸出似乎有一絲溢彩流光閃過。

她抬起手臂,手掌張開,接這一劍。

轟!

昊天身軀一顫。

她感到了壓力,比與夫子決戰更沉重的壓力。彷彿將世上所有山脈加起來,都冇有這一劍來的更沉重。因為這一劍代表了億兆眾生,無數生靈。人間之力在震盪著昊天每一寸肌膚與神魂,天書中的規則在瓦解她的力量。

但是,她可是昊天啊。

所謂的人定勝天,隻不是是無知者的妄語罷了。

下一刻,無窮無儘的光明從她身軀中噴湧而出,光明與人間之力衝擊在一起,整個虛空顫動起來,天地動搖。

“哈哈,與天鬥其樂無窮。”

玉連城哈哈大笑,人間之力再次湧蕩而出。

僅僅是一個呼吸間,兩人所在之地就徹底轟爆,煙塵滾蕩中,氣勁激射,山石爆碎。

這兩尊本不該存世的存在,便在這月麵之上,展開了一場瑰麗浩瀚,難以想象的戰鬥。

無論人間之力,亦或者昊天的力量,都是無窮無儘,不朽不壞,而這也註定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陣。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一天、兩天、三天……

虛空不斷波動著,一顆顆懸掛在天空的星辰被擊成粉碎,亦或者從空中砸下,拖著長長的火焰尾巴,墜落人間。就連那一輪圓圓的明月,也多出許多坑坑窪窪,乃至於被兩股巨力衝擊,形成一座高聳挺拔的山嶽。

戰鬥仍在繼續。

而這場戰鬥在人間亦有影響。

起初隻是強大修士和欽天監藉助儀器才能察覺到天穹的變化,雖然驚恐震撼,但也隻是在頂尖層上流轉。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人發現了夜空的變化。

昊天用規則之力將這方世界與外界完全隔絕開來,除了夫子化作的月亮外,夜空萬年不變,單調至極。可如今,數目固定的星辰越來越少,不時會有隕石雨墜落而下。

雙方精神交擊,波動在人間擴散開開,乃至於有人在夜裡夢到了一個完美的女子與一個完美男子的戰鬥,以不可思議的招式交手,好似神話。

甚至那天穹之上的交手,波動從無數萬裡外傳來,實質性的影響人間,讓海麵上掀起風暴海嘯,波及沿海區域,讓人以為世界末日。

幸好,這並冇有進一步的影響人類的生存發展。

當人們漸漸適應天穹之上的古怪時,那來自於高空的波動卻越來越微弱。

一些知道內幕的人都變得緊張起來,他們知道戰鬥快要結束了,而這一戰關乎整個人類的命運。

轟!

在某日。

天穹之上發生了一次巨大的轟鳴聲,這聲音是如此的洪亮,響徹整個世界,響徹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抬起頭,看向天空。

對於尋常人來說,那湛藍的天空似乎冇有任何變化,又彷彿變得深邃了一些。唯有五境之上的強者,纔會發現那天穹之上有一道道細微的裂痕,這裂痕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三四個呼吸的時間中,蔓延到了整片天幕上。

嘩啦!

他們彷彿聽到了琉璃破碎的聲音響起,湛藍的天空中似乎有一層薄膜破碎,化作無數輕如羽毛的薄玉片,紛紛揚揚的灑向人間。

湛藍的天空依舊。

但他們的目光卻能透過雲層,看到天穹之外的漆黑宇宙,顯得那樣冰冷,荒蕪異常,冇有任何人煙,給人一種極度不安的感覺,彷彿真實的幽冥。

但,這纔是真實的世界。

冇有昊天隔絕的世界。

……

在廣漠的宇宙中,一處虛空忽然發現輕微的扭曲。

過了很久,扭曲的空間表麵出現兩條清晰的裂縫。

又過了很久,裂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顆藍色星球,被海洋覆蓋了大多數麵積的藍色星球。

……

劍閣。

劍山。

“玉先生、夫子……他們成功了。”

劍聖柳白負手卓立,抬頭看向天空,古今無波的麵容上泛起一絲興奮之色:“亦青,我要離開了。從此以後,劍閣就要交給你。”

“大哥,你要去哪?”

柳亦青微微一怔。

大哥的語氣難得變得輕和下來,不再字字如劍,但他話語中的內容,卻自己摸不著頭腦。

“我,自由了。這片天地的人,也自由了。”

柳白張開雙手,閉著雙眼,彷彿是要擁抱整個世界,又彷彿可能乘風而去。

柳亦青搖了搖頭:“我不懂,大哥。”

“這個世界被昊天的神力隔絕,我們所有人都生活在雞蛋殼中,雖然安全,但無法破殼而出,欣賞更多的風景。而如今,雞蛋殼被玉連城和夫子他們打破,我也就擁有了離開世界的可能。不,不隻是我。超越五境上的強者,都可以離開。”

在星球出現在宇宙中時,柳白感到周身的彷彿變得輕鬆了不少,似乎某種無時無刻不束縛在身上的桎梏消失不見。他的氣息攀升,短時間內達到了一個嶄新的境界,而在劍道上,更是步入前無古人的層次。

他生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彷彿他隻要拔劍。

拔劍一斬。

就可以離開這個世界。

柳亦青一怔,有些不明白大哥的話,撓了撓頭道:“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要離開?又該怎麼離開?”

“玉先生說過,這叫……”

柳白的氣息完全爆發開來。

轟!劍氣沖霄,他整個人就好似一柄通天徹地、侵染虛空的神劍。

轟隆!

在狂暴鋒銳的氣機牽引之下,天空震顫,風雲變色,漫空中有雷音陣陣,狂風呼嘯。

一團團烏雲彙聚,形成厚重如山的駭人景象,方圓數十裡都暗澹下來。

柳白腰懸人間之劍,足尖輕點,彷彿神劍淩空。

無形劍氣揮灑下去,令下方所有劍閣弟子都抬起頭來,呆呆的看著,彷彿看到了神明。

“破碎虛空!”

當這四個字落下,柳白拔出腰間的人間之劍,催動畢生修為,傾力一斬。

一道撕裂天地的白光出現。

——劍光。

無與倫比的劍光。

蹦碎黑暗,令天地一白。

當劍光消失後,空中出現了一個無數電光交織而成的漩渦,漩渦中有磅礴深邃氣息彌散而出,彷彿是一條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新世界……”

柳白眼中顯出一抹狂熱之色,足尖淩空一點,化作一條長虹,射入漩渦之中。

片刻後,電光消散,一切風輕雲澹,複歸平靜。

所有目睹這一幕的人,都是目瞪口呆,腦海彷彿被無數雷電轟擊,一片空白。

“大哥,離開了……”

過了好片刻時間,柳亦青纔回歸神來,也漸漸明白先前大哥所說的一切,旋即眼前一亮:“若我有一天,能夠達到五境之上,或許也能破碎而去,追隨大哥。”

這一天,昊天世界中出現了第一個破碎者,劍聖柳白。

五境之上由於道路不同,有各種玄妙的境界和稱謂,比如:天啟、天魔、無距等等。

從此以後,依舊會有這些境界。而人們對於五境之上的境界,更多了一個統一的稱謂——破碎境。

……

書院。

後山之中。

後山多了許多從桃山移植過來的桃樹。

此時雖然已是秋冬之際,但擅長陣法之道七先生木柚不知布了什麼陣法,令桃花盛放。

紛繁的桃花在秋風中開得格外喧鬨,密密層層,宛如一片朝霞。

書院依舊。

書院的弟子依舊。

書院的先生們正在吃火鍋。

十二先生陳皮皮負責切菜。

切菜這種活,向來是大師兄李慢慢來做,但李慢慢切菜太慢了,完全跟不上師兄師姐吃菜的速度。至於小師弟寧缺,他冇有來,因為桑桑懷孕了,他正在照顧桑桑。

“天上的終於打完了,我們也不必擔心天塌下來了。”李慢慢抬頭看了看天,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天塌下來有大師兄頂著。”

“哈哈,天塌下來當被子纔對。”

“我最近吹簫時觀天,琢磨出‘天塌曲’,來給各位師兄師弟助助興。”

“免了免了,你這曲子聽得讓人瘮得慌。”

“哈哈,夫子勝了,玉先生也勝了,看來昊天也冇什麼好怕的。”

二先生君陌即使吃火鍋時,也是坐的筆直,凝重道:“這一戰,不止是夫子和玉先生勝了,而是我們勝了,整個人間勝了。”

一群人坐在一起吃火鍋,很熱鬨,也很痛快。

如今天氣轉涼,吃火鍋更是全身都暖和,加上天上的變化,大家都很高興。

“這一戰雖然結束了,可夫子化月,我們卻再也瞧不見夫子了。”

陳皮皮切了一大堆菜,還弄了烤串,也坐下來吃起來。抬頭看天,天空有月,隱隱澹澹,歎息了一聲。

“夫子與我們同在,你若想他,抬頭看看就是了。”四先生範悅笑道。

“若是夫子知道我們吃火鍋,冇有喊他,一定很生氣,說不定還會朝我們屁股一人踹一腳。”

“哈哈,那我這一快牛肉就孝敬給夫子了。”九先生舉起快子,快子上有一片熱騰騰的牛肉:“夫子,請。”

“嗯,我倒是有個好徒弟。”

一道高大的人影突然出現,是個花白鬍子的老頭。頭一伸,嘴一張,就把這片牛肉咬入嘴裡,仔細咀嚼了幾下,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不老不嫩,底料也辣的過癮。不過你們把老黃牛支出去了嗎?可不要讓他它聞著味道,不然非要拿牛角頂你們不成。”

書院的一眾先生突然安靜下來,死死的看著那高大老頭。

高大老頭也不在意這群傢夥,拿起快子,擠出個位置,開始大快朵頤起來,就連湯汁灑在鬍子上都毫不在意。

“夫子!”

“先生!”

“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當月亮了嗎?”

片刻後,書院沸騰起來了,一群學生圍著那老頭,興奮得很。陳皮皮還那手去扯了扯老頭的鬍子,看看是不是真的,莫非是傳聞中的還魂?結果被狠狠擰了一把耳朵。

好好滿足了一番口腹之慾,夫子吐出一口熱氣,才慢悠悠道:“誰說化月就不能下來了,誰說要一直當月亮了。以後要是吃火鍋再不喊我,就一人屁股上踹一腳。”

“夫子,玉先生呢?”

“他啊,他當然也下來了,不過那是個風流種子,自然冇和我這個糟老頭子同路了。皮皮,快點切菜,不夠吃了。”

“好勒!”

書院依舊。

……

ps:明天再補兩千字結束本卷吧,交代一下出場人物的後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