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我以眾生伐天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觀主死了。

觀主是知守觀的最強者。

而知守觀則是西陵神殿的後盾。

觀主一死,就意味著伐唐之戰的失敗。

更何況,死的不隻是觀主、還有掌教大人、還有天諭大神官、還有半截道人、中年道人、酒徒、屠夫……死的人太多了。

或許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掌教大人、天諭大神官那麼出名。但毫無疑問,他們都是站在修行界巔峰的一小撮人物,他們也是西陵神殿真正的支柱。

如今,支柱垮了,那麼這駐世數千年,在世間擁有至高無上地位的神殿還能在人道洪流衝蕩下儲存下來嗎?

這個疑問很快就有了答桉。

——不能。

西陵神殿潰敗。

在神殿潰敗後,大唐在反攻、新教在反攻、魔宗在反攻、被神殿壓迫的世俗在反攻……

神殿節節敗退,不斷收縮勢力範圍,直至收兵桃山,退無可退。

……

桃山。

清晨,有薄霧,朝陽尚未升起。

山峰有三道崖坪,有四座神殿,有數千神官、數萬執事、騎兵,這裡是道門統治人間無數年的殿堂,也是所有昊天信徒心中的聖地。

此時的崖坪上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一片。

紅衣升官,黑衣執事、披掛黑金盔甲的騎士臉上的表情都很複雜,也都很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隻有近乎絕望,纔會又這種沉默。

崖坪上的神殿人員看著山下。

山腳下有一片黑色的海洋,由唐國玄甲重騎組成的海洋。

數萬玄鐵重騎將桃山重重包圍,除了真正的大修行者,冇有人能逃出這黑色的海洋。

在山道的儘頭,有一座血色神輦。

神輦中那位穿血色神袍的女子,就是裁決神座葉紅魚。

昊天道的頂尖強者,除了這位外,似乎都已死了。

葉紅魚作為裁決大神官,本應該是神殿最後的期望,可已站在了神殿的對立麵。

山道入口的背麵,也站著幾人,他們卓爾不群,在沉浸自己的事中,或打鐵、或下棋、或吹簫,與世間格格不入,他們是書院的學生。

正前方山道儘頭,有一道嬌小的身影負手而立。她是餘簾,是書院的三先生。她更是林霧,是二十三年蟬,是魔宗當代宗主。據說金帳王庭的國師,就是死在她手中。而現在魔宗宗主就站在桃山最高處,澹漠的看著神殿。

自古道魔不兩立,這是對西陵神殿最大的侮辱。

一道人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當看到這人時,桃山上一陣人頭攢動。

因為這人是葉蘇,曾經的道門行走,如今最大的道門叛徒。

「西陵神殿,原為昊天指引萬民之宗教。卻把禍國害民,操控信仰。以眾生血肉滋養己身,禍害億兆蒼生,人神共憤之,今眾生以伐,圍困桃山。至今日起,道門重生,吾以新教替神殿,為眾生某福祉,替昊天降恩澤。」….

葉蘇聲音很輕,卻傳遍桃山上下,傳遍了每一個人的耳中,忽的雙臂一振:「神殿已死,新教當立。」

「神殿已死,新教當立!」

「神殿已死,新教當立!」

「神殿已死,新教當立!」

當葉蘇這幾句話說完,下方那片黑色海洋開始沸騰,片刻後山呼海嘯般爆發起來,呼聲響徹天際,震耳發聵,震人心神。

桃山上依舊一片死寂,他們腦海卻彷彿轟的炸來,已被眼前這畫麵完全震撼的說不出話來,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道門就這

樣要翻開新的一頁了麼?

從此以後,他們就隻能是舊時代的殘黨了嗎?

在山呼海嘯的呼聲中,天諭二神官穿過無數執事形成的海洋,低著頭,說了一句話。

「桃山……願降。」

……

這一天,西陵神殿覆滅了。

……

神殿在名義上覆滅了。

不過西陵神殿在世間存在了無數年,盤根錯節,無論在那個國家中都有無數虔誠到願意赴死的信徒,想要神殿真正意義的覆滅,註定是個漫長的過程。而在這期間,也註定會流無數的血,會死很多的人。

但無論誰想要擋在這滔滔洪流麵前,也唯有粉身碎骨一個下場。

新教逐漸取代西陵神殿。

而人們對昊天的信仰也在削弱。

……

極北極寒之地。

這是一片人蹤絕跡的凍土。

有一條黑色的人影踏入了這片冰雪世界中,遠遠看去,就彷彿一片留白上灑下的墨點。

「黑色烏鴉都消失了麼?那她快要甦醒了!」

玉連城看向那一座巍峨的雪峰。

自和觀主一戰後,他就在人間尋找昊天。

數日前,他就踏足這一片冰雪覆蓋的地域,看到了盤旋在冰峰間的黑色烏鴉。黑色烏鴉由純粹的黑暗之力凝聚而成,冇有摻雜一絲的光明。而絕對的黑暗,也代表了絕對的光明。所以玉連城知道,昊天就在這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黑色烏鴉是昊天能量的逸散。

當昊天甦醒時,也會將這力量重新收回。

卡察卡察!

就在這時,經曆了成千上萬年成形成的凍土層開始一寸寸崩塌,無數裂痕浮現在眼前。

在轟的一聲爆鳴聲中,一道光明從冰雪中轟出,攜裹漫天寒氣與破碎的玄冰,好似一條寒冰蛟龍一般,向玉連城而來。

砰!

玉連城隨手一掌擊出,將那條寒冰蛟龍擊潰。

但在冰龍攜裹的恐怖巨凶力,他竟也向後退了三步,每一步落下,都濺起無數冰雪,在冰層上留下長達數十丈的裂痕。而與冰蛟交擊的手掌上,更生出了一層寒冰覆蓋其上。

「出來吧,休息了這麼久,你也應該恢複了巔峰纔對。」玉連城對著手掌吹了一口氣,吹落一地冰雪。

寒氣瀰漫中,一條人影出現在玉連城的視野中。….

玉連城麵上浮現出一絲好奇之色,凝目望去那條人影看去。

他想看看昊天將桑桑的「人性」割捨掉後,又會化作什麼模樣。

是醜?是美?是胖?是瘦?

玉連城想象不出。

正因為想象不出,他纔對眼前這個昊天有更大的興趣。

而當玉連城瞧見她時,依舊想象不出。

昊天的美麗,竟已是令人不能想象的。

因為她的美麗,已超出了人類想象的範疇。

那一張臉蛋,美絕人寰,如夢如幻。

所謂「明眸善睞」,完全無法形容那雙眼睛的溫柔與明亮。詩人口中的「春山眉黛」,可也不及她眉間的婉約朦朧。她的瓊鼻、她的嘴唇……無一處不完美,完美的令人自慚形穢。

她渾身上下隻披了一件輕紗,彷彿是由昊天神輝編織而成,掩蓋了大部分的姣好豐滿的軀體,隻是露出來一雙柔若無骨的纖手,和一雙精緻的玉足。

如霜如雪的玉足踩在雪地上,一時竟分不清是足勝玉雪,還是雪勝於足。

一縷雪國寒風拂過,輕紗吹拂,彷彿就要乘風而去。

毫無疑問,這是個完美的女人。

玉連城周遊萬界,不知見過多少傾城國色。但眼前女人的姿色,實乃平生僅見。就算一根小腳指頭,也彷彿充滿了無窮魅力。

唯一可惜的,莫約她的氣質太過廣漠高冷。

那看似溫柔的目光中,帶著無法形容的睥睨之意,讓人恨不得跪下來親吻她的腳麵。

現在,昊天隻是靜靜的站著,靜靜的看著,冇有任何言語,冇有任何動作,卻彷彿優雅到了極點,動人到了極點,風采難以用言語形容。

「呼!」玉連城長長吐出一口氣,終於回過神來,他使勁搖了搖頭,把入天很多寸的想法甩掉。

「汙穢應該被抹除。」

昊天的聲音也很動聽,冇有任何波動,卻並不是機械的,隻是透明空無的。

而且那道從她身體裡響起的聲音,擁有無數多的音節,複雜的根本無法聽懂,更像是大自然的聲音。

與此同時,她向玉連城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根白皙、纖長、冇有絲毫瑕疵的手指。

當手指指向玉連城時,虛空中就傳出「卡察」、「卡察」的碎響聲,空間徹底破碎開來,彷彿一麵破碎的鏡子。

「喂喂喂,好好說話,不要搞偷襲啊。」

玉連城的身影從另一處浮現,原本平整的衣衫上有褶皺出現。

昊天的手指又是一劃。

轟隆隆!

玉連城所立之地的冰麵上就彷彿被成千上萬枚炮彈轟擊,猛然爆裂開來,出現一個長達百丈,深至數十丈的冰溝。

「真是個瘋婆娘。」

玉連城的身形出現在數十丈的高空中,他看向昊天,長嘯一聲:「你既然真想打,那就隨我來吧。」

說罷,身形沖天而起。….

昊天的眸光閃了閃,向玉連城而去。

……

現在雖然還是白日,但月亮依舊懸掛在高空之中,隻是被太陽遮住了光輝。

玉連城足尖踩在有無數石塊堆積而成的月球上,低著頭,向夫子打了個招呼:「老朋友,好久不見了。」

「有酒嗎?」

月球傳出宏大的聲音。

不錯,是聲音,而非龐大的神念在腦海中迴盪。

玉連城也不奇怪,自他將昊天神國的感悟傳給夫子後,這個將夜世界的強大修行者的境界就不可思議的再次拔升。

到瞭如今,玉連城已經看不透夫子的境界了。

這個老頭不愧是僅次於昊天的存在。

當然,這是昊天的世界,無論如何強大,也無法與昊天抗衡。

而若讓人間的昊天與神國中的昊天融合為一,就算玉連城和夫子加起來,恐怕都不夠昊天一隻手打的。

「當然有。」玉連城取出一個酒壺,隨意一丟。

酒壺卻冇有掉落在地,而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控製在半空,微微傾瀉,就有酒液傾瀉在下方的石塊上。

「好酒。」略顯滿足的聲音響起,彷彿還微微帶著酒意,接著又用抱怨的語氣道。

「你小子也是,就隻有你能來看我,也不知道多上來陪陪我老人家說話聊天,掛在天上很無聊的啊。再說了,難得上來一次,也不知道多帶些酒肉,這些日子可饞死我了……」

這顆月球的話很多,彷彿是一個喋喋不休的老頭,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述的對象,也不管對方願不願意聽,就竹筒倒豆子般說個不停。

直到那完美的身影出現在月球上,夫子的聲音才總算停下。

昊天眼眸落在腳下的石塊上,平澹的眼神中,終於泛起一絲波動。月球將神國之門

擋住了,而她絕大部分的力量,都留在了神國之中。

「玉小子,這丫頭可是冇有了人間之力的牽扯,是真正的昊天,雖然隻擁有一部分力量,但實力比之當初與我交手,還要厲害一些,要不要我幫忙?」夫子的聲音響起。

玉連城笑道:「你現在就是個球,怎麼幫?」

「那石頭丟她。」

一塊圓石忽然騰空而起,向昊天砸了過去。

而在距離昊天還有三尺之地,圓石陡然破碎,化作齏粉飄散。

「好吧,還是隻能看你了,我給予你除了幫助外的一切支援。」

「你這老頭……」玉連城搖頭。

看著這一人一球的耍寶,昊天的目光再次恢複絕對的漠然,冇有一絲波瀾起伏。

隻是她的肌膚開始綻放光明,無窮無儘的光明從她的身軀中噴湧而出。

「還是來看我的吧。」

玉連城搖了搖頭,衣袖一拂,七本書籍在空中漂浮,每一本書籍上各有一字,連起來便是——日、落、沙、明、天、倒、開!

正是七卷天書。

而唐七卷天書出現時,昊天眉頭一皺,忽然生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感。

要知道,這昊天的世界。就算是曾經的夫子,也不能讓她有這種感覺。

而這一股危險感,來自七卷天書。

知守觀替昊天傳道,卻留下了反製昊天的數段,這手段就在七卷天書之中。

原路線中,觀主陳某得到七卷天書,甚至要利用七卷天書,代替昊天。

隻可惜,這方法隻有曆代觀主知曉,即是玉連城也無法做到。

辛好,他有自己的方法。

「昊天以永夜伐眾生,我以眾生伐天!」

玉連城衣袖一掃,七卷天書中頓時湧現無窮無儘的力量,浩浩蕩蕩,充斥月球,充斥著虛空每一個角落。

這是眾生之力。

而我在眾生中。

……

ps:明天這一卷結束.

柳風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