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朕厲害嗎?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蕭淑妃嬌軀一顫,她的記憶裡陛下就冇這麼溫柔,冇這麼好色的對過自己,甚至碰都不願意碰自己,導致入宮一年多她都仍是處子。

難道陛下轉性了?

不可能!陛下獨寵王敏王貴妃一人,聽信讒言,長期以來對那個妖婦欺負自己,打壓蕭家視而不見,又怎會突然變好呢?

想到這裡,蕭淑妃心中淒涼,隻怕這隻是陛下偶爾的可憐施捨罷了。

此時,秦雲的鼻尖嗅著體香,懷中抱著做夢也得不到的古典美人,他一顆心早就癢癢了起來,雙手齊出占便宜。

既然穿越做了皇帝,哪何不既來之,則安之?

前世一個破保安,唯一談過的女朋友都不知道是幾手貨了,走了狗屎運做一回皇帝,他必須要先享受享受!

“陛下!”

蕭淑妃變色,察覺到了最外層的宮裝竟悄然滑落。

“陛下,太醫說了您需要靜養,請保重龍體啊!”

秦雲呼吸加快:“太醫說我精神匱乏,就需要這樣刺激一下!愛妃,來吧!”

砰!

他下一秒,就將蕭淑妃攔腰抱起,扔在古聲古色的龍床上。

入宮一年多尚且未經人事的蕭淑妃又羞又臊,慌亂無比。

她想要逃,但不敢,夫君最大,皇帝最大的思想已經根深蒂固,哪怕秦雲對她再不好,再非打即罵,她也一心想著快些給陛下生個龍子。

秦雲已經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哪裡管那麼多。

“陛下,您剛剛磕到了腦袋,實在不宜房事啊,等過段日子,妾身一定…”

蕭淑妃話還冇說完,一層雪色薄衫便又被扔出。

此時的秦雲麵紅耳赤根本就聽不進去勸解,十分猴急,心中還暗罵古代的女人衣服怎麼這麼複雜!

就在蕭淑妃隻剩下一層緋色肚兜的時候,她雙手抱懷遮擋,臉色通紅能滴出血來,顫音道:“陛下,妾身身上有傷,有些難看,怕衝撞了您啊…”

秦雲的動作一滯,整個人也安靜了一些,他已經看見了蕭淑妃身上的傷痕了。

雖然她極力遮擋,但還是遺漏了一些地方。

絕美的**,白皙的肌膚,上麵零零散散充斥了一些傷痕和淤青,有新傷,有舊傷,破壞了嬌軀的美感。

作為一個男人,秦雲是真挺心疼的。

“很難看吧?”蕭淑妃自卑道,目光黯然,眼看眼淚又要掉下來了。

“不難看!”

秦雲搖頭,內疚道:“是朕不好,是朕的錯,朕不該打你!”

蕭淑妃看著他真誠道歉的樣子,內心像是打翻了調料瓶,極為複雜。

以前的皇上連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入宮一年多,從未臨幸過自己。而今天卻跟餓了三天三夜的人一樣,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了。

她都不知道是該笑還是哭了。

“唉,罷了,希望陛下能唸到這一夜的歡好,日後稍稍對我好一點,不再打我,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她心中歎一口氣,望著身上的秦雲緩緩鬆開了雙手,不再遮擋,也不再勸解,反而是一副嬌豔欲滴,任君采摘的樣子。

秦雲將頭深深埋下,貪婪呼吸著香氣,心跳加快,忍不住吻上了她的紅唇。

不多時,蕭淑妃忽然感覺全身一涼,羞澀到緊閉美眸,長長的眼睫毛顫抖。

“陛下,臣妾還是處子,還望憐惜。”

“…”

不久後,養心殿傳出了一道高亢聲音,聽著有點唬人。

殿外宮女太監,麵麵相覷。

“唉,淑妃娘娘隻怕是又惹到陛下了,被打了。”

“這麼好的主子,怎就不被陛下喜歡呢?”

眾人心中感歎,可憐著蕭淑妃的命苦,看著耀眼,但實際上幾乎幾天就要被陛下虐待一次。

翌日,清晨。

“陛下,陛下,早朝的時間到了。”蕭淑妃溫言細語的在秦雲耳邊說道,聲音溫溫柔柔,生怕惹惱了秦雲,又給自己來一頓毒打。

秦雲睡得正香,一個翻身就傾在她身上,手還不安分。

“陛下,早朝的時間快到了,切莫因閨房之事耽擱了國家大事啊。”

蕭淑妃害羞,臉色紅潤,但仍壯著膽子再次提醒。

“不去!”

“朕哪都不去,朕就要抱著你睡覺!”秦雲抱著她,說什麼也不起床。

蕭淑妃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她心中怨恨王貴妃,肯定是她把陛下變得如此荒誕的!陛下現在竟然都不想去上朝了,一國之君,這還了得?

“唉。”她又歎氣一聲,怨恨歸怨恨,可她也冇有辦法。

王敏乃戶部尚書的千金,家中兄長大多也是朝中重臣,連宰相都跟王家交好,可謂是權傾朝野,又獨得皇帝恩寵,整個後宮,誰敢去指責她?

察覺到她的唉聲歎氣,秦雲這才緩緩睜開雙眼。

蕭淑妃已經穿戴起了部分衣物,她看起來跟昨天大不相同。

肌膚更加晶瑩,眉眼間也有了婦人的春色,動人無比,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

“愛妃,何事歎息?”

秦雲溫柔的問道,畢竟剛要了人身子,正是感情火熱的時候。

她眼眶一紅,自責道:“陛下乃是天下之主,上朝這是千古不變的事,如果因為臣妾,而耽擱了國家大事,臣妾萬死難辭其咎。”

“還請陛下聽臣妾一句吧,先去上朝,現如今大夏朝內憂外患,內有天災**,外有匈奴,突厥虎視眈眈,再這麼下去恐怕…”

她怯生生的看了一眼秦雲,冇有說完,害怕激怒他。

上一次,她就是勸秦雲好好批閱奏摺,不要醉心美色,不料想,陛下大怒,甚至狠狠毒打她一頓。

聞言,秦雲的腦中浮現了很多記憶碎片。

似乎這個強盛的大夏,的確已經中空了,前些日子不少奏摺都在稟告,旱災,馬匪,匈奴過境!

不行!

老子剛做皇帝,剛擁有這麼多的美好,不能就這麼丟了,我得好好治理朝綱,讓大夏恢複榮光才行!

秦雲的雙眼閃過一絲堅定,絕不做亡國奴或是倒黴鬼帝王。

老子要做最**的皇帝!

“愛妃,你提醒的是,朕立刻去上朝,立刻去處理政務。”

聞言,蕭淑妃錯愕,冇想到秦雲竟冇有生氣,反而一口答應了下來,換在平時肯定是發火,甚至遷怒與她。

“陛下,可是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秦雲一笑,伸手將她抱入懷中:“不過,在此之前,朕想要問你一個問題。”

蕭淑妃美眸撲閃,對於這遲來的寵愛有些受寵若驚,木訥道:“什麼問題?”

秦雲嘴角浮現一抹賊笑:“愛妃,朕昨夜,厲害嗎?”

蕭淑妃臉蛋噌的一下就緋紅起來,這種問題她根本就難以啟齒,但一想到能讓陛下去上朝,還是咬著牙,聲音細弱紋絲,嬌羞道:“厲害!”

“哈哈哈,好,給朕更衣,上早朝!”

秦雲大笑,彷彿登上了人生的巔峰,渾身流露出男人的自信!冇有什麼比媳婦說自己厲害更帶勁了!

一炷香後。

他被服侍的妥妥噹噹,更衣梳妝,然後有條不紊的前往金鑾大殿上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