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黃金家族潘達斯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阿道夫,這幾天在軍營裡過得怎麼樣?”秦雲笑嗬嗬地問道。

他給了阿道夫兩個選擇,一是當平民,自己會派人把他安排在波斯帝城,當個平凡人度過此生。

二便是參軍,繼續跟隨自己征戰下去。

阿道夫選擇的是後者,他的意思是想要恢複家族曾經的榮光,對此秦雲不予置評,隻是將其安排到了前鋒軍。

作為衝鋒陷陣的陣營,是死亡率最高,也最容易建功立業的位置。

聽到秦雲問話,阿道夫連忙躬身,尊敬地開口道:“回稟陛下,末將很適應軍營中的生活,與同袍們也相處得很好。”

秦雲一愣,麵露詫異之色:“你會說夏國話了?”

“最近跟著同袍們學習了一些。”阿道夫繼續用蹩腳的夏國話說道。

見狀,秦雲索性就不再讓慕容舜華反應,而是直接夏國語阿道夫對話。

期間,他還讓人將穆樂,公孫仲謀等人叫叫了進來,準備與眾人商議要如何進行閃電戰。

“阿道夫,你之前說想要恢複家族榮光,你的家族究竟什麼來曆?”秦雲饒有興致道。

首髮網址https://

此前阿道夫曾經說過,他的家族曾經掌握著西魯峽穀平原周邊的區域,意味著最少都是波斯帝國的貴族。

可這樣的家族,子孫後代居然淪落到成為奴隸,這其中的故事引人好奇。

阿道夫聞言,眼中露出一抹悲慼,沉吟良久,緩緩開口道:“啟稟陛下,末將家族族姓為潘達斯。”

此言一出,公孫仲謀頓時露出驚訝的神情:“黃金家族潘達斯?”

其餘的將領們卻是滿頭霧水,不明就裡。

“公孫,這潘達斯家族什麼來曆?”秦雲見公孫仲謀反應這麼大,便讓他解釋。

公孫仲謀上前行禮,沉聲道:“啟稟陛下,黃金家族潘達斯曾經是波斯帝國最大的貴族,甚至一度被譽為波斯之光。”

“最鼎盛時期,此家族曾有數十人在波斯帝國內為官,皆為當時的名將名臣,甚至一度與馬其頓帝國分庭抗禮!”

聽到公孫仲謀的解釋,眾人恍然大悟,看向阿道夫的目光都變了。

冇想到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傢夥,居然還有這麼顯赫的祖輩?

“唔……朕想起來了,之前查閱西魯峽穀平原地形誌的時候,朕曾經在一本典籍上見過此姓。”秦雲眉頭微皺:“這家族如果這麼厲害,為何現在卻渺無蹤影?”

按理來說,像潘達斯這種顯赫的家族,就算落寞了,也不可能淪落成奴隸纔對,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嘛!

公孫仲謀搖了搖頭:“臣這就不清楚了,隻有請阿道夫為陛下解惑。”

阿道夫神情晦澀,低沉道:“實際上,這件事屬下也是從父親的口中聽聞,當年潘達斯家族顯赫一時,但卻被波斯王室所忌憚。”

“後來,馬其頓帝國王室意圖削弱波斯帝國的實力,便以此陷害潘達斯家族,最終波斯王室找了個由頭,清繳了潘達斯家族所有人,隻有少數在外的族人僥倖逃脫。”

“事後,波斯王室更是直接清掃了關於此事的所有記載,徹底將潘達斯家族從波斯帝國的曆史上抹去,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纔會流落到大英帝國……”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權臣引得皇帝猜忌,最後被皇帝找藉口砍腦袋的故事。

秦雲聽完後,對波斯帝國的做法很是理解,換成自己上位,多半也會掃平潘達斯家族。

像這種權勢滔天的貴族,對於王室的威脅力太大,任何一個國王都不可能容忍。

臥榻之處,其容他人酣睡?

當然,看阿道夫那副悲傷的模樣,秦雲非常好心地冇有說出自己的看法,而是話鋒一轉,問起另一個關心的問題。

“關於波斯帝國和大英帝國之間的那些關卡,你都瞭解多少?”

聞言,阿道夫道:“啟稟陛下,兩國之間雖然距離甚短,但卻有著天險阻隔,其中能夠安全通過的道路不多,以屬下的瞭解,大英帝國應該已經設立了大量的軍隊把守。”

大夏已經攻陷波斯,除非大英國王傻叉,否則不可能留著這麼大的漏洞。

“確實是像你說的這樣,大英帝國已經設立了大量的士兵,以防止朕從上麵打的主意!”秦雲點頭道:“但朕現在需要你們想個辦法,能夠順利從這個方向闖過去的辦法!”

進攻大英帝國一共有兩個大方向,一個方向是大平原,但沿途有大英帝國的各座城池阻攔,兵力佈置極其密集,想偷雞完成閃電戰幾乎不可能。

另一個方向地勢險峻,沿途遍佈各種天險,幾乎冇有城池,隻不過其中稍微好通過一些的地方,都已經被大英國王派兵把守。

從地圖上看,全都是易守難攻的地形,想要闖過去,至少也得砸進去守軍十倍的兵力。

自己隻是為了借道快速通過,為此犧牲這麼多人,多少得不償失。

眾將領得知秦雲要對大英帝國發起進攻,紛紛主動請纓。

“陛下,給末將十萬精兵!保證為陛下開出一條道來!”

“陛下,末將以人頭擔保!十日內絕對打出直通大英帝國的道路!”

“陛下,這個任務交給末將吧!”

麵對眾人高漲的熱情,秦雲毫不留情地潑了冷水。

“上上上,一個個就想著去打!”

“看看這地圖,那山崖你們打的上去嗎?”

劉萬世看了一眼,有些不服氣道:“這也不是不行……”

“也不是不行?”秦雲猛瞪他一眼:“打上去要死多少人你知道嗎?!那都是朕辛辛苦苦養出來的兵,是你們費儘心血調教出來的!就拿到這種荒郊野外去送死?!”

劉萬世被訓得狗血淋頭,訕訕地縮著脖子不敢再說話,其他的將領們全都在旁邊偷笑,心中慶幸還好他們冇有去露這個臉。

秦雲哼了一聲,轉頭看向阿道夫,沉聲問道:“現在情況便是如此,阿道夫,你的家族中是否有關於這個方向上的記載?能夠快速通過這片區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