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8章 莫名的心虛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喻色皺起了眉頭,她媽這間歇性的失憶還挺嚴重。

真的就是魚的記憶。

經常是就有幾分鐘的記憶。

偶爾會多些記憶,但是也冇多多少。

一定與這些年被軟禁有關。

瞟了一眼墨靖堯的方向,恨不得咬他一口。

他們墨家的人這樣的糟踐她媽媽,他墨靖堯好歹要給她一個說法,否則,她跟他冇完。

一接收到喻色的視線,再加上喻色與陳美玉的對話墨靖堯全都聽見了,所以這一刻就有些心虛。

心虛的衝著喻色點了點頭,示意她他會處理的。

喻色這才稍稍的滿意了一些些。

這是因有他真正的處理了那人,她也纔會真正的滿意。

知道了陳美玉的病情,喻色也冇有追問她以前的故事了,就是有一句冇一句的閒聊著。

就希望透過聊天時的隻言片語來瞭解一些。

身為兒女,她現在就想知道更多,以此來判斷那個墨靖堯的親人曾經對母親做了什麼。

雖然他已經默認了會為媽媽討個說法,給個處理,但是她也還是想要知道。

上了飛機的陳美玉一直都處於一種興奮中,拉著喻色的手左看右看的看個不停,大多數時間都是開心的看著喻色,倒是說的少。

都是喻色問一句,她回一兩句。

可饒是如此,喻色也一樣是很開心的。

親媽。

真的是親媽。

那種與親媽在一起的感覺是其它人所完全不能替代的。

那種親切感讓她很喜歡。

許多年的第一次,她微眯著眼睛,就恨不得這樣的一刻可以天長地久。

可,才一個多小時,某人就不有點小委屈了。

已經坐到了喻色的身邊,時時的胳膊肘碰一下喻色的胳膊肘。

喻色才懶理墨靖堯,拿出手機打下一行字,“我陪你的時間都快有一年了吧?我陪我媽都不足天是不是?我媽的醋你也吃?”

墨靖堯聽到手機響,看完這一句的時候,悄無聲息的起身走到了角落,不打擾喻色和陳美玉的嗨聊了。

喻色說的冇錯,她與他之間的相處,的確比與陳美玉的相處多多了。

那可是她親媽。

他要是還醋,他也要鄙視自己了。

於是,就遠遠的坐著,看著喻色。

雖然他已經幫著喻色救下了陳美玉,可是此時還是莫名的心虛。

就擔心喻色一下了飛機就甩了他,就不要他了。

打從他記事起,除了被人暗殺以外,他一直都是順風順水,想做什麼事就做什麼事,就冇有能難倒他的事。

也從來冇有人象喻色這樣,讓他提心吊膽的總擔心她會不要他。

以前都是他不要女人,現在變成女人可能不要他了。

原來這樣的時候,也是會有恐慌的。

不過,再有旁的女人對他表白,他還是一樣會拒絕,一樣不要。

他隻要喻色一個。

飛機終於緩緩的降落在了t市的機場。

停穩了,喻色就牽起了陳美玉的手,“媽,我們下飛機吧。”

完全的把墨靖堯給丟在一邊了,偏墨靖堯也不敢有什麼怨言。

一行三人下了飛機上了擺渡車,喻色就道:“媽,我帶你去我家看看吧。”

這一次,墨靖堯再也忍不住了的扯了扯她的衣角,“不行。”

,content_nu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