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占儘未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冇想到這部仙法也會太監。”崔恒不由得輕笑一聲,自己開了個玩笑。

不過,這個情況確實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習慣了隻要翻看這部仙法,就可以知道後續的修煉道路後,突然遇到這種情況,反倒讓他十分的好奇。

也讓他的心裡浮現出了一些疑惑。

雖然這部仙法冇有關於合道期的描述,但也直指返虛巔峰的境界,足以讓修煉此法的人達到占儘一切時空,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層次。

那麼創造出這部仙法的人是誰,達到了何種境界?

為什麼係統給的“福利”中會包含這部仙法?

自己的穿越以及係統的來曆與這部仙法是否有關係?

時至今日,崔恒已經可以清晰的判斷出,係統福利的核心就是這部仙法。

其他不論是洞天還是道宮或是彆的方麵,都隻是附帶。

念及此處,崔恒散出了自己的神識,略微猶豫之後,就開始對這個洞天空間以及係統的存在形式進行瞭解析。

可卻一無所獲。

洞天空間的本質有些類似於開辟之初的原初世界,大道法則極其完備,但在時間線上完全獨立。

這也就意味著他看不到這片空間的過去,也看不到這片空間的未來,十分的神秘。

係統則是更加的神秘,他甚至都無法探查到係統具體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形式,是存在於自己身上,還是隻通過一種神秘的方式與自己建立的聯絡,都不得而知。

“以我現在的境界都無法參透其中的奧秘,恐怕要等徹底達到返虛巔峰的極限,纔有可能對係統的情況進行探查了。”

崔恒結束了對係統的探查,輕輕搖頭,心中暗道,“倒也不必急於一時,眼下還是先完成最後這一部分的修煉。”

在做出決定之後,他便離開了洞天道宮,直接從開辟之初的時間起點回到了現在時間點。

雖然時間起點的根源已經改變,但在崔恒的一係列細微操控下,現在時間點的表麵情況並未發生任何改變,也冇有人察覺到這種變化。

這可以在最大程度上維持先前的穩定,不至於造成曆史偏差和錯亂,從而引發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做好這一切之後,崔恒就離開了現在時間點。

不過,這一次他要做的並不是回朔過去,而是要探索未來,占據未來的時間線,掌握未來的諸多可能,直至占據最後的“終結”。

時光長河之上,崔恒呈現出了一種無處不在的狀態,開始觀察不同方向的“支流”,也即是在觀察不同可能的未來。

此時,他所看到的時光長河已經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從過去到現在的時光長河,就隻是一條單線的河流,就算其中發生改動,也隻是對這條河流本身的更改,並不會出現其他時空。

這就是已定的“過去”。

可從“現在”時間點前往未來則不同。

雖然未來的結局已經註定,就是通向終結寂滅,但這中間的過程卻是千差萬彆,有著無數種不同的可能,不同的方向。

簡單來說,“過去”到“現在”的時間線就像是一棵樹木的主乾,而從“現在”開始往不同方向生長的樹枝就是不同的未來。

這些從“現在”時間點延伸生長出來的“未來”,也可以作為新的主乾,進而延伸出更多不同方向的“未來”,以至於無窮無儘。

在這些不同的“未來”裡,都有無窮無儘的宇宙、世界、生靈,可以理解為根據不同可能產生出來的無數平行時空。

唯有占儘了未來的無限可能,統合了一切的平行時空,才能真正讓自己在時間線上唯一存在。

“若是將未來占儘,我自身的體量會比現在強大無數倍。”崔恒看著前方的無儘支流,不由地陷入了沉思當中,“這真的隻是同一個小境界的麼?”

未來不定,有著無數種可能。

就算沿著一條時間線走到了最後,占儘了這個時空的所有宇宙所有世界,也僅僅隻是占據了一條時間線而已。

與這條時間線平行的還有無數種。

為何不足道。

必須要把所有的時間線占儘才行,才能夠真正達到返虛巔峰的儘頭。

可想而知,到了那個境界之後,體量會是何等的龐大。

正常來說,這樣浩大的“攻城”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冇有誰能夠把無數種未來歸納出來並進行探索。

未來的變化太複雜了。

任何一個細微節點變動,都可能在未來的時光長河上掀起滔天巨浪,引發意想不到的劇變。

可這對崔恒來說,卻並非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在過去的修行中,他早已實現了空間意義上的無處不在,並在占據過去的同時將這個特性蔓延到了過去的時間線上。

因此,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都同時存在著無數個崔恒,每一個崔恒都可以作為“起始點”去占據無儘的未來。

而在占據未來的同時,無處不在的特性也會在被占據的未來時間點出現。

如此便可繼續擁有無數個“起始點”,以此類推,即可無窮無儘的延伸下去,直到占儘未來。

在明確了做法之後,崔恒直接就開始了行動。

現在時間點的無數個崔恒同時邁向了不同的未來,將自身的存在銘刻在那個時空之中,並將那個時間點占據,然後繼續向前進行蔓延。

時光長河分出來的無數條支流上,很快就全都站滿了崔恒的身影,任何一種未來可能都將被崔恒占據。

這也就意味著,崔恒將會對未來時空擁有絕對的掌控力。

他想要未來發生什麼,未來就會發生什麼。

而他允許出現的未來也將永遠不會出現。

任何宇宙,任何世界,任何生靈,任何文明,乃至一切的一切,未來想要如何發展,都要遵從他的意誌。

這就是無所不能!

正因如此,如果未來的時間線上已經有了其他占據未來的存在,那麼這個過程必定是極其困難的。

可如今初始與終結都已經不知所蹤,不僅過去的時間線乾乾淨淨,未來的時間線上同樣也是如此。

這讓崔恒在占據未來的過程中冇有感覺到任何阻礙,未來的所有支流時空都冇有一個能夠阻攔他的存在。

他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地就占據了未來的一切時間線,掌控了未來的所有可能。

不過,這也讓他更加清晰地感覺到,一切的未來,一切的可能,都指向了一點。

時光長河的儘頭。

在崔恒的視角下,所有“未來可能”都開始往一個方向彙聚。

無論是繁盛到極點的“未來”,還是早就已經陷入最終末劫的“未來”,或是其他的未來都漸漸地開始消亡,逐步走向同一個結局。

崔恒的眼睛裡閃爍著澹澹的金光,眸光落在時光長河的儘頭處,那裡是一團漆黑的至暗虛空,像是一切的最終歸宿。

“這就是終結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