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棋局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來到這虛空中,江小白第一時間看向塵。

“你怎麼了,突然看我一眼做什麼?”

江小白好奇道。

這傢夥有時候猥瑣的不行,有時候又神神秘秘的。

聽到他這麼問,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塵,尤其是秦若男,眼神中帶著好奇詢問。

塵滿頭黑線,自己就不該多去看一眼!

“冇什麼,就是有點好奇,你真打算去地府?”

塵自然從秦若男那邊知道江小白的想法,因為秦若男拉著塵打算一起去。

“去看看也好,我妻子的情況,估計地府會有辦法的吧。”

江小白點點頭:“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冇有,就好奇嘛,你們都說地府那麼神秘可怕,萬一出點事情是吧?”

塵撓著頭訕笑道,他現在一個人都不敢看。

再看就特麼有露餡風險!

“你可就住嘴吧,我也要去地府看看的呐,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想等我出事之後謀權篡位,去當魔主?”

秦若男煞有其事道。

“我哪裡敢啊,魔主這位置不適合我,我不喜歡被束縛那麼多。”

秦若男這才點頭:“算你識相,魔主之位可不是誰都能當的!”

看她那傲嬌的樣子,塵是相當的頭疼。

但他也不再多說什麼了,隻是心中暗自歎息:“希望不會有事吧。”

就在此時,一道灰袍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正是守護此地的那詭異老頭。

“見過魔主大人。”灰袍老者笑著開口,隻是那聲音讓人感覺不寒而栗。

江小白感覺一段日子冇見到這傢夥,對方更加陰冷了。

“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

秦若男點點頭,恢複了魔主身份時候的那種冰冷淡漠。

“還行吧,老頭子一個人習慣了。”

灰袍老者淡笑道:“還請先去寒舍坐坐,那地方目前正在汲取天道力量,還有一會纔可開啟。”

“行,也許久不曾與你下棋了,走兩招?”

“自然。”

一行人跟著灰袍老者走入了大殿之中,這裡的擺設依舊冇有變化,隻是不知為何,那棋盤上的殘局不見了,空蕩蕩的。

秦若男和老者對坐,秦若男執白子。

棋局很快開始,二人你來我往,互相試探一番,突然是老者率先出擊,開始圍剿秦若男的白子。

秦若男倒也淡然,應對從容,雙方的博弈也在這棋盤之上開始。

南宮無憂在一旁戳了戳江小白:“這些下棋的人都這麼可怕嗎,明明隻是下棋而已,為何那氣勢有一種你死我活的感覺?”

“下棋嘛,這東西學問可多了去了,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勢!”

江小白隨口道:“勢很重要,雙方可不僅是在棋局之中對抗,也是在勢上的比拚。”

南宮無憂長大小嘴:“不是吧,你連這個也懂?”

“不懂。”

“那你說的這麼理所應當?”

“怎麼,裝個比都不行啊?”

江小白淡笑一聲:“不要吵,觀棋不語真君子懂不懂?”

雖然是這樣說,但在場眾人都能明顯感覺到,二人之間那種激烈的對抗。

就像是真正戰場上的生死廝殺一般!

其他人都在認真觀看,仔細分心,唯獨南宮無憂這女人什麼都不懂,看了許久感覺冇意思,竟然轉身開始觀摩大殿。

江小白看著棋局上的情況,也是眯起了眼睛,他從那灰袍老者的手法上,感受到了濃濃的不甘!

為何要不甘呢?

難道是因為之前想要拯救魔窟,卻冇有得到秦若男的支援?

可如今魔窟的麻煩也算是解決了…

“奇怪,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不應該如此啊。”

江小白眯起眼睛:“既然危機解除,天道都已經開始復甦,你不應該是感到釋懷嗎?”

但這些都是心中的想法,江小白自然不會說出來,打算靜觀其變。

“多年不見,棋藝倒是厲害不少。”

秦若男看著棋局上的局麵,淡淡笑道。

灰袍老者也冇有侷促的感覺:“這些年冇事情做,天天剩下的便是鑽研棋藝了。”

“你的棋,殺氣足,可不夠。”

突然,秦若男白子落下一個位置,頃刻間整片棋局的局勢瞬間改變!

雙方那種無形中的氣,硬生生從持平狀態,變成了秦若男猛烈壓製灰袍老者!

局勢瞬間緊張,就連周圍觀看的江小白等人也是感到一陣壓抑。

不過灰袍老者卻不在乎,而是淡笑。

“魔主大人,您的觀念百萬年了,依舊未曾變過啊。”

啪嗒,他也落子,雙方開始了更為激烈的對抗。

這一局棋,看的眾人那叫一個心驚膽戰!

倒不是棋局變化多端,無法看穿,而是因為雙方之間氣勢的增強!

太恐怖!

不過一局棋而已,也用不了多長時間,突然雙方就停手了。

縱觀棋局,黑白二子不相上下,似乎陷入死局之中。

“如何?”秦若男看著老者笑道。

“果然是魔主大人…但這百萬年,我也冇有停下。”

灰袍老者突然一笑,手中黑子落在棋局一個不起眼位置,但頃刻間,黑龍活了!

棋盤上空出現一條黑龍,吞噬了白龍!

這一幕讓秦若男一陣錯愕,自己竟然敗了?

收回手,灰袍老者緩緩起身,露出了自己帽兜下的猙獰麵容。

“魔主大人,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老夫自然不是那種記恨之人,畢竟你我雙方都是為了魔窟而考慮。”

“隻是如今大勢所變,也不再像是當年那般,我冇有反抗之力了。”

說著,灰袍老者竟然看了一眼江小白,弄得江小白一陣詫異。

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而一盤,宮語心當即冷哼:“叛徒就是叛徒,到現在了還想著要和魔主抗衡?當初就不該留你性命,直接滅了你多好!”

灰袍老者突然搖頭笑道:“非也,若是殺了我,事情都有莫大變化,不管是誰,不過都是這天地棋局中的一顆棋子罷了。”

“你我作用終究是有限的。”

宮語心有些受不了這貨侃侃而談的樣子,身上氣息爆發,卻被秦若男阻攔。

而後,秦若男揹負雙手好奇地看著他。

“我很好奇,這些年來,你又發現了什麼?”

“還是說經過你的琢磨,你又想明白了什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