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大結局(十二年後)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八月份姚裕登基,九月份宋朝建立的文書便傳遍各地。

那些勸進的大臣,姚裕起兵初便跟著南征北戰的功臣,俱都一一封賞。

班柔封正宮皇後,江嬌,班芝,羊獻容封貴妃。姚騰立為太子。

司馬褒封吳王,世襲罔替,位在所有諸侯王之上。司馬懋封會稽王,領太師,世襲罔替,位在百官之上。

姚慶封楚王,太尉。

班表封細陽候,丞相。

雍據封汝陰侯,大·將·軍。

姚信封琅琊王,大司馬,徐州刺史。

索弘封寧陵候,司徒。

姚政封隋王,司空。

江·均封西平候,太傅,益州刺史。

姚豹封汝陽王,驃騎將·軍,豫州刺史。

全衍封陽安候,車騎將·軍,司州刺史。

王玄策封益陽候,衛將·軍。

沈林封召陵候,征北將·軍,北揚州刺史。

姚範封襄陽王,征西將·軍,南荊州刺史。

滿匡封新陽候,征南將·軍。

連濬封南安候,征東將,軍。

夏侯秉封費亭侯,太常。

文續封昭陵候,衛尉,中領軍。

孫奕封羅候,光祿勳,中護軍。

陶績封平輿候,太仆,兼太子太傅。

夏侯溫為廷尉。

諸葛愚為大鴻臚。

沈承封弋陽候,鎮東將·軍。

高侃封萊陽候,鎮北將·軍。

孔驍封舂陵候,鎮南將·軍。

吳炯封連道候,鎮西將·軍。

姚恭封舞陽公,北荊州刺史,安北將·軍。

姚苞封泠道候,安東將·軍。

方弋封列侯,安南將·軍。

朱旭封列侯,安西將·軍。

其餘諸如姚維,姚丘,姚繡,鬱超,沙摩鬆,鄂炻,關烈等同樣封為列侯。

至於前後左右四方重號將·軍,則是被姚裕剝奪了實權,封給了勸進的百官中幾個名望高的武將。

當然,封賞了一圈,姚裕並冇有忘了對自己有著救命恩情的魯弼賀雄。

若冇有他們兩個,自己不知道早死多少次了。

他在二人的將·軍名號上各自加了一個大字,為武衛大·將·軍魯弼,中堅大·將·軍賀雄。

二人爵位,一為忠武侯,一為忠勇候。

相比較司馬炎立國初期封的王爵,姚裕這邊,不算是司馬褒這個末代皇帝,司馬懋這個帶路黨,他攏共也就封出去了五個王爵。

其中,姚慶姚政還屬於有名無兵權的。

真正有權力的王爵,則是姚信,姚豹,姚範三人。

巧了不是,三人都是姚裕的親朋死忠,迷弟鐵桿。

封賞結束,剩下的,便是安心治國了。

洛陽一戰,不算消耗,光是將士們的撫卹,就足夠姚裕用三四年來恢複。

為此,他製定國策,與民讓利修養,一切,都以抓緊時間恢複為主。

同樣的,北方石勒與姚裕一樣,後趙與姚宋兩國,都默認了疆土劃分事實,誰也冇有主動動手。

石勒是冇有一口吃下姚裕的實力,姚裕是除了國庫空虛之外,更重要的在於紫陽真人給他下的那個咒。

這個咒讓姚裕意識到了,自己想要統一,何其難也。既如此,就不如好好的培養下一代,將統一天下的任務,交給後人。

···

開平十二年,公元三三三年。

一晃十二年過

去,年過五十的姚裕比較之前更加的頹廢蒼老,可能是紫陽真人的咒搞得,也可能是他立國後日夜操勞導致,以至於,姚裕白髮蒼蒼,麵容上滿是褶皺。

二十二歲的太子姚騰在姚裕的培養之下,已經初顯鋒芒,朝堂上,也能震懾百官,有人君之風。

二代精英中,姚紹,姚景,雍洪,姚霸為箇中翹楚。

四人的軍事指揮能力,已經不弱於老一輩的將領。

這其中,年齡最小的姚景在軍事推演上,甚至讓姚裕有時候都瞠目結舌,忍不住感慨一句天才。

可惜,可惜的是姚景雖然天縱奇才,但性格陰鷙,他還不是喜歡陰人那種,而是從心內心深處,就自帶著冷漠無情的性格。

除了自己與江嬌之外,姚景看不起任何人,也就是對太子,他的兄長姚騰,態度會好一點。

這眼瞅著姚景到了封王的年齡,姚裕還真不放心,他這個性格能坐鎮一方。

這不,尚書檯中,姚裕召集宗親子女,考驗他們的能力。

這其中,有二代翹楚姚紹,也有姚範之子姚榮,姚豹之子姚震,姚苞之子姚真,姚恭之子姚昭,姚維之子姚允,姚丘之子姚賦。

除了這些,還有姚裕的四子姚苗,五子姚威,六子姚恪。

要不說,班家的基因是真的好,苗,威,恪三子,都是班芝所生。三子中最大的姚苗有十四歲,姚威十一歲,姚恪九歲。雖然年紀小,但一個個卻都聰慧異常,在姚裕的影響下,又各個仁孝恭謙。

除了這幾個已經可以開始學習的兒子之外,姚裕長女姚纓十八,次女姚彩十四,三女姚巧八歲,四女姚愛六歲。

其中,姚巧為班柔所出,姚愛為班芝所出。

原本,朝堂上還上表說姚裕後宮太少,身為皇帝,理應為天下多留一些血脈為由讓姚裕多立妾室呢。

結果,班柔班芝姐妹兩個就給姚裕生了七個,還有一個班柔懷在肚中,已經六個月,還不知道兒子閨女的孩子,這就八個了,還無一夭折的。這存活率就離譜。

再加上江嬌生的兒子姚景,女兒姚彩,羊獻容生的兒子姚休,十一個孩子,不少了。

硬要算,哪還有已經去軍中曆練好幾次的養子姚霸呢。

前些日子,姚霸已經獲封廬江王,以將·軍的身份跟著四叔姚繡平定各地山賊,比較其他人,有了一定的軍事指揮能力。這一點,算得上是諸子中的獨一份。

這不麼,今天考覈,姚霸就不用參與其中。

「今天的題目是如何能一統天下,消滅後趙。方法不限,你們自由發揮。」

「是,父親(伯父)。」

對自己人,姚裕並不想孩子們稱呼自己父皇啊,陛下之類的,不管子侄血緣遠近,該喊什麼就喊什麼。

姚裕要把姚家村的團結,帶到下一代。

就在姚裕在這思考,眾孩子低頭奮筆疾書的時候,姚慶從外麵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看到姚慶,孩子們紛紛抬頭喊二爺爺。

姚裕也走過去疑惑問:「二叔,怎麼了?」

姚慶有些著急:「陛下,出大事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