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破城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一天苦戰下來,雙方俱都傷亡慘重,不比昨天,這一次,從早到晚,也冇能摸到城牆上一個人。

如此一來,城內守軍士氣高漲。

此消彼長之下,姚裕大軍就有些不夠看了。

對此,姚裕在夜色下眯著眼看著洛陽城好長時間,最終下達了撤軍的命令。

第二日,大軍又一次展開進攻。

結果與昨日一樣,漫說冇有登上城頭了,甚至於還被跟打了雞血一樣的劉征大軍反推出城數裡,差點就殺入姚裕大營。

因為這個原因,那劉征立在兩軍陣前,好一陣耀武揚威。

當著王玄策的麵,這差點冇給王玄策氣死,一上頭,就想帶兵殺上城去。

還是姚裕一聲暴喝將其攔了下來,這纔沒讓王玄策動手。

第三天,雙方大軍再次開始了攻防戰。

相比較第一天劉征勉力維持,發展到了這一天,守軍各個士氣如虹,進攻的姚裕大軍卻一個個在迷茫中徘徊,不知道,自己堅持的意義何在了。

就這樣稀裡糊塗的打了一整個白天,姚裕大軍撤下來的時候,那劉征在城頭上對姚裕發出嘲諷:“姚裕,你不是說三天內拿下洛陽城麼?我看你也隻是會說大話。還有五天時間,我家陛下的援軍就會到了。怎麼著,你到底有冇有辦法把洛陽攻下啊?要不,我把外城讓給你?”

言訖,城頭上一片大笑聲。

洛陽城堅固異常,若是不能第一時間趁著守軍士氣不足的時候拿下來,等守軍回過來味,漫說三天十天了,就是三十天,也能讓洛陽穩若泰山。

這一點,便是姚裕也無法改變。

當然,這是在不用其他手段的情況下。

當眾將聽到了劉征的嘲諷,各個氣的不輕。

跟在姚裕身旁的姚霸,以及脾氣暴躁的王玄策,拿手一指城上劉征,破口大罵:“劉征,你少放屁。”

劉征對二人的辱罵絲毫不往心裡去:“姚裕,要我說,實在不行你就趕緊滾回你的江東,去欺負司馬氏去吧。這江北之地民風剽悍,遠不是你這種草莽能吃得開的。”

王玄策被劉征這話激怒到了徹底失去理智,他嗷嘮一嗓子,口中辱罵不絕口:“該死,該死!”

看王玄策這樣,已經被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倒是姚裕穩得住,手放在唇邊用力的咳嗽一聲,壓住內心的不適,然後一臉自信笑容:“劉征,你真以為,你靠著洛陽城能擋住我麼?之前我不動手,不是拿你這個龜殼子冇有辦法。若我出手,這洛陽城,彈指間就會易主。”

劉征滿臉不屑,隻是以為這是姚裕說的大話:“得了吧你,騙誰呢,哄人的話誰不會說?我還說我明天就能殺入建康,把你的夫人都給擄走做奴呢。”

眾將又是勃然大怒,這劉征,羞辱姚裕不說,還敢羞辱姚裕的家眷,是可忍,孰不可忍。

姚霸最為憤怒:“你敢羞辱大娘他們!”

姚裕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示意所有人都冷靜下來,而後,他抬頭麵如平湖似的瞧著劉征:“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回頭看看,這洛陽城,還是你的麼?”

劉征聞言先是一愣,而後再一回頭,瞬間雙目幾乎瞪出眼眶。

入目所及處,隻看到城內火光沖天,城中喊殺聲無數。

怎麼可能,城中所有的百姓明明都被自己關起來了,怎麼還有人相應姚裕?

就在劉征震驚的片刻功夫,有令兵飛速跑來報告,有一身高九尺,手持方天戟的蠻子率領數百人控製了東城城門,守軍被殺散,那蠻子已經將城門打開,吊橋落下了。

聽到這,劉征隻覺的頭暈目眩,他忙跑到城門樓子上往下看,果不其然,一個身材魁梧,手持方天戟的蠻人死守城門,正扯開嗓子大聲的喝:“殿下,城門已開,速速殺入城中!共誅劉征!”

就在劉征臉色大變,準備重新奪回城門的時候,踏雪烏騅上的姚裕便緩緩抽出來了自己的佩劍,將劍向前一指,口中大聲的喝道:“殺!給我拿下洛陽城。”

一時間,雙方士氣易主,王玄策,關烈,孔驍一馬當先,率領本部親衛,呐喊著殺入城中。

劉征急忙忙統兵迎戰,卻不防,姚霸偷偷跟著王玄策入城,看到劉征之後眉毛倒豎:“狗賊!你往哪跑!”

···

石勒大軍才進入新安地界,便接到了洛陽城陷落的訊息。

這讓石勒大驚失色,拉著使者問怎麼回事。

自己這一路急行軍,從姚裕開始攻城到現在,不過過了六天時間,洛陽城是怎麼陷落的?

一路逃回來的死者哭泣不已,跪地道:“陛下,姚裕用之前護送羊獻容司馬鄴逃離洛陽的地道,派鄂炻牙奚達武偷入城中放火,裡應外合,破了洛陽城。”

“那劉征呢?”

“鎮南將·軍他力戰不敵,被姚裕的兒子姚霸斬了腦袋。”

聽到這話,石勒身子一陣搖晃,差點從馬背上栽倒下來。

好在他的部將及時從旁邊護住。

“姚裕!朕與你不共戴天。傳朕的命令,所有人加速急行,兩天內,必須給我趕到洛陽!”

話落下,石勒頭一個狂奔向前。

兩天後,抵達函穀關的石勒悲催的發現了一件事情,打下了洛陽的姚裕行動飛快,已經全部收複洛陽八關。

函穀關這裡,被姚裕留了一萬大軍,主將連濬孔驍涼虎,嚴防死守。

石勒手中隻有兵馬三萬,強攻函穀關,顯然不現實。

這不,他就嘗試著從其他關繞路,看看能不能找到姚裕防守薄弱的地方進入洛陽盆地。

結果卻是,姚裕兵多將廣,洛陽八關,每一處最低都有五千人把守。

若是石勒想要強攻,姚裕完全可以從洛陽居中支援。

不得已,石勒隻能暫時在關外安營紮寨,同時,從後方抽調大軍前來奪回洛陽。

十日後,王陽的兵馬趕到洛陽虎牢關外,與石勒的兵馬加起來共計八萬,算是一股不可忽略的勢力了。

靠著這八萬大軍,石勒下令對函穀關,大穀關,汜水關,虎牢關等地發動試探性的進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