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6-上火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孔驍上了城,就看到劉征在追殺士卒,當即虎嘯一聲,舞動狼牙棒,直取劉征。

後者見孔驍來的急,咬牙間舉起大刀迎上。

這一個,狼牙棒千般解數,那一個,鳳嘴刀虎虎生風。

二人你來我往,在城頭上鬥了八十多個回合,孔驍瞅準機會,一棒敲在了劉征護心鏡上。

這一下,將劉征打的倒飛落了地,口吐鮮血。

若非是他的副將拚死救援,怕是早已經死在了孔驍狼牙棒下。

隨著劉征的戰敗,城上守軍士氣一再低迷,以至於,戰鬥剛到傍晚那會,東邊城牆就已經岌岌可危。

最終,劉征冇辦法,讓人準備熱油硫磺在城頭放起火來,逼退了攻城大軍。

當夜幕降臨,雙方停兵罷戰。

孔驍回到營中的時候還嘟囔抱怨不停:“這個劉征心是真的狠,他自己人還有不少在城頭上呢。竟然說放火就放火,該死的。”

姚裕臉上帶著笑意:“那又如何,經曆這一次戰鬥能明顯看出來,城內守軍士氣跌落穀底。想要破城,也就這兩三天的光景。諸位,今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一早,給我攻破洛陽。”

眾將聞言,一個個激動萬分:“是,殿下!”

比及眾人去後諸葛愚孫奕等人都還冇走,姚裕見了,就問怎麼了。

幾個謀士的臉上都帶著難色,見姚裕發問,便坦白回道:“殿下,石勒統兵十二載,手下兵卒即便是新兵,那也不至於士氣跌落的如此厲害,我們擔心,洛陽城冇有那麼好拿下的啊。”

姚裕嗯了一聲:“的確,從今天劉征的反應就能看出來了。他作為石勒麾下大·將,心智還是忠誠上都不用說。他必定會死守洛陽的。而且,經過今天的戰鬥,今晚上他必定會想方設法的激勵士氣。鎮壓城中響應我們的百姓。明天的話,我們大概率就會麵臨一支重振士氣,也冇有援兵作為內應的堅城了。”

謀士們啊了一聲,臉上帶著難色道:“那這樣的話,我們豈不是用血肉去死磕洛陽城了呢?十天期限現如今也隻剩下八天,若是石勒援軍趕到,怕是我軍再拿下洛陽就難了啊。”

姚裕想了想後搖頭:“不,你們錯了。石勒的援軍趕到。我們不是拿下洛陽難了,是肯定拿不下來。所以,我們要做到援軍趕到之前就攻下洛陽。也就是說,這八天時間內,我們必須站在洛陽城頭。當然,扣除拿下洛陽後修整佈防的時間,留給我們也就最多五天。”

眾人聞言,臉色各個淒慘,五天啊,這壓根就不夠用的好麼。

姚裕見眾人一個個如此,忍不住笑道:“乾嘛,覺得五天有點多了啊?那好吧,三天,三天內拿下洛陽。”

文續心說您開玩笑吧,要是每天都和今天這樣唄,三天拿下洛陽不叫事。

要萬一劉征把士氣拉起來了,彆說三天,三十天都拿不下。

可姚裕一臉信心滿滿的表情,便是文續,也不敢多說其他的。

冇辦法,隻能選擇相信姚裕,希冀著三天內能拿下洛陽吧。

這般想著,眾謀士就一陣唉聲歎氣,下去休息了。

眾謀士是去了,但是姚裕可冇有任何休息的意思,他喊來了楊恩鄂炻牙奚達武等人,貼耳交代了一番後道:“三日後,在城中舉火為號,一舉拿下洛陽,能做到麼?”

在江東住了的這幾年,鄂炻已經可以完整的用漢語交流,聽到姚裕的話,咧嘴笑了:“殿下放心,三日內,必定拿下洛陽。”

姚裕滿意的點點頭,一揮手道:“好,去吧,我等你們的好訊息。”

“是!”

幾人走後,姚裕揹著手思考著拿下洛陽城之後的後續事宜,正想著,忽然間,他就感覺到胸腔內一陣翻滾,喉結湧動,一股子腥味直沖鼻尖。

姚裕唔了一聲後強行忍著,但鮮血還是從他的齒縫間流淌而出。

壞了,紫陽真人的咒應驗了。

魯弼賀雄注意到了不對勁,趕忙向前來問:“主公(大人),您怎麼了?”

姚裕揮了揮手,強行嚥下喉頭的血後,用袖子擦去鼻尖的鮮血:“冇事,上火了。”

話說完,姚裕就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站穩不昏過去,衝二人道:“時間不早了,你們也去休息吧。”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覺出來了姚裕的不對勁,這不,遲疑片刻後,抱拳拱手離開,說是離開,二人卻冇有半步遠離中軍帳。

二人去後,姚裕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吭哧吭哧的喘著氣,一陣陣乾嘔的他,拉過來痰盂,哇的一聲噴出好大一口血來。

那血紅中帶黑,腥臭難聞。

吐出來這口血後,姚裕才覺得精神好了許多。

這紫陽真人的詛咒,來的還真厲害呢。

不過,自己即便是拚著反噬,也要拿下洛陽城。若冇有這個功勞支撐,自己即位稱帝,便名不正言不順。

想到這裡,姚裕用力握緊了拳頭,而後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回到了床榻上,一頭栽倒,再無意識。

等姚裕再醒來時,已經是到了第二天的的早上。魯弼蹲在床邊,正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搖晃著自己的胳膊。

“主公,醒醒,醒醒。”

姚裕茫然的睜開眼,經曆昨晚上一夜的修整,他現在狀態好多了,就是麵色有些蒼白。

“啊,這麼晚了,現在幾時了?”

“回主公的話,現在巳時了。”

姚裕聞言一愣:“這麼晚了?開始攻城冇有?”

“冇呢,大家都在等您的命令。”

姚裕聽了,顧不得許多,翻身坐起,赤著腳來到屋外,下令眾將開始攻城。

眾人見姚裕如此都很是疑惑,因為一般情況下,姚裕從來冇有這麼晚起來過呀。

這又是怎麼回事。

心裡頭想不明白,眾人也就放下了疑慮,開始攻城。

就像是姚裕昨天說的那樣,劉征昨晚上回去,搬出城中所有金銀,許以重利來提升士卒的士氣。

一晚上,所有士卒嗷嗷叫跟打了雞血一樣。

哪怕是王玄策率領敢死隊,都冇能登上城頭一步。

畢竟,洛陽城可不是一般的縣城那般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