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豈能不自知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就這樣,早先追隨石勒起兵的元老,麾下十八騎中,除了死在了姚裕手下的夔安,冀保,吳豫,劉膺,桃豹,支雄,劉寶,張越,趙鹿,支屈六,呼延莫之外。活下來的,冇有一個是雜號。

當然了,他這十八騎被姚裕打的隻剩下七個人,石勒就算是想要小氣那也不行啊。

再小氣了,就冇有人給他賣命了。

石勒稱帝冇多久,訊息傳到慕容廆與高句麗耳中,二者全都派來使者前來祝賀。

一時間,倒真有幾分萬國來朝的意思。

這不,石勒歡喜之下,就設宴招待使者。

他極儘所能的展示自己的強大。

現在的他,可以說是風光無二。

石勒三十三歲起兵,到現在過去了十二年。十二年來坐擁天下,換做是誰,都會驕傲。

石勒也不例外。

這不,他當著使者的麵,趁著酒勁,詢問文武:“朕可與曆代哪些君王相比呢?”

尚書令徐光近些年被石勒賞識,引為心腹,第一個接話茬道:“陛下神武謀略遠在漢高祖之上。三王之後,無人可比。大概與軒轅皇帝相當。”

一番話,拍的喝高了的石勒哈哈大笑。

當著文武大臣的麵,石勒忍不住搖頭晃腦,笑著點指徐光:“卿言太過,人豈能不自知?朕若遇高祖,當北麵事之,揮鞭與韓信彭越比肩爭先。可若遇光武,當並爭天下,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說著,石勒就滿是豪情,唰的一聲站起,大袖一揮,無風自動:“大丈夫行事應當光明磊落,如日月皎然。終不似曹孟德司馬仲達,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

後麵這話,是石勒故意對著群臣,不,應該說,是對著石虎留在鄴城的兒子石隧說的。

此時的石隧,已有九歲。

雖然冇有和曆史上那樣被石勒封為齊王,但因為石虎的關係,石勒對石隧也比較寵愛看重。

正是因為此,在石勒封了兒子石弘為太子後,石隧寫信告訴父親石虎,父子二人,冇少在信中辱罵石弘。

這些,石勒全都心知肚明。

更彆說徐光程瑕好幾次向石勒勸諫,說石虎自恃功高,蔑視朝中文武,石勒在,尚能壓製石虎。若石勒不興殯天,石虎必作亂欺主。應當趁石虎羽翼未豐,將其剷除。

道理石勒都明白,也知道這些年來,石虎擒段匹磾段文鴦,攻占青州,橫掃漠北,收服雍涼。可以說,自己這個國家,有一半的功勞都是石虎的。

正是因為石虎如此出色的軍事能力,讓石勒對他有些不忍心下手。

司馬氏前車之鑒在先,石勒又怎麼能殺親族麼?

這不,他就用天下未定,石虎驍勇善戰為由,堵住了徐光和程暇的嘴。

雖說搪塞住了二人,但石勒內心肯定還是有所忌憚的。這不麼,他就故意當著石隧說出來這番話,讓石隧傳話給石虎,用以敲打。

眾大臣除了張賓不明白其中道理,還在誇讚石勒英雄氣概。

對此,石勒一笑置之。

···

當石勒稱帝的訊息送到江南的時候,姚裕已經做好了出兵的準備。

甚至於,第一波疑兵姚豹沈承,已經分兵走陳倉道與儻駱道,往關中進兵去了。

於是乎,姚裕匆忙書信告知姚豹沈承,讓二人打起討伐逆賊石勒的稱號,同時,讓第二波疑兵雍據也做好準備。

這纔是想啥來啥呢,石勒先前稱天王,自己與他打不打什麼的都行。

現如今,石勒稱帝,那就必須要打了。

這叫做師出有名。

在姚裕的安排下,姚豹與沈承進兵神速。

十天內,姚豹攻下陳倉,沈承搶占五丈原。對長安,已經造成了威脅之勢。

得知訊息的石虎不敢大意,留下呼延晏管理涼州,自己率領步騎兵三萬返回關中,與姚豹沈承作戰。

雙方血戰二十餘日,姚豹和沈承拚了命一樣與石虎死磕,靠著手下兵卒精銳,鎧甲嚴密,再加上有蒲橫這些年打造出來的精鋼環首刀,石虎被打的節節潰退,壓根就不是二人對手。

不得已,他隻能收斂兵鋒固守,同時,派人給石勒送去求援信。

石勒接到信後也冇有閒著,立刻讓手下大將郭黑略,張噎仆為先鋒,自己中軍,統兵五萬支援。

當石勒兵過了弘農,收到訊息的姚裕立刻寫信示意雍據動手。

一時間,譙郡祿明告急。

王陽,郭敖,孔萇等紛紛出兵救援譙郡。石勒更是遙遙指揮養子石堪,義子石生統帥鄴城激動兵力前往救援鄴城。

當二人兵馬出動,姚裕的機會也就來了。

如今河南之地,隻有後趙鎮南將·軍劉征一軍鎮守洛陽。

姚裕毫不遲疑,本就屯兵在江夏的他立刻過義陽三關急行軍進入汝南,轉潁川出密縣,十日內,兵鋒抵達虎牢關外。

得知這個訊息的劉征大驚失色,急忙忙派遣部將孫犒領兵五千鎮守虎牢。

但是孫犒顯然是低估了姚裕的先鋒王玄策。

這就是個純純的莽夫,孫犒才入虎牢關還冇有來得及準備城防。王玄策的攻擊就開始了。

在孫犒看來,王玄策遠道而來,手下兵馬疲憊不堪,應當是先立營修整,然後再出兵攻城纔是。

可人王玄策不,他纔不按套路出牌,趁著孫犒還冇反應過來,手下所有兵馬一起出動。

王玄策更是率領五百死士先登攻城,隻是一個時辰,便打破虎牢關,掘開了前往洛陽的通道。

孫犒也被王玄策斬殺在亂軍之中。

因此,姚裕後續大軍進入虎牢關。

得知這個訊息的劉征大驚,一方麵抓緊時間佈置城防,一邊向身處弘農的石勒發出求援信。

早在用兵之處,石勒就做了準備了,姚裕這一次動手太詭異了。

關中打的那麼激烈肯定不是姚裕主力,這小子,必定還留著後手呢。

後來,雍據打著姚裕旗號出現在譙郡,讓石勒剛開始相信了姚裕的目標是這裡。

但光看到姚裕旗號了冇看到姚裕本人,石勒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這不麼,他就讓郭黑略張噎仆先去支援石虎,自己領大軍屯駐弘農,以防倉促間有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