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升官發財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場麵就這麼僵持著。

所有人看看太子,又看看陳進。

陳進倒在地上道:“舊疾又複發了……殿·殿下哎呀·哎呀·”

胡廣隻好幽幽道:“好吧,我三人一起聯名上奏。”

聽說是三人一起,胡廣便也鬆了口氣,他怕楊榮拿他做替死鬼。

當下,三人齊刷刷地製了一份詔書,請宦官送往大內。

此事辦妥,胡廣搖搖頭,偷偷去尋楊榮,道:“楊公……這一次怕又要捱罵了。”

楊榮笑了笑道:“老夫不怕。”

“你當然不怕,等到時天下人罵你之後,你就知道其中滋味了。”胡廣滿是幽怨地道。

楊榮道:“放心,老夫可以保證,天下人不會罵老夫。”

“怎麼?”胡廣道:“咱們冒天下之大不韙,又讓張安世升官,那些讀書人還不”

楊榮一點也不客氣地道:“他們隻會罵你?”

“啊……這……”胡廣一臉無語:“是我們三人聯名上奏的啊,那奏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朱高熾深吸了一口氣,他有一種深深的失望,原以為……未來的天下,可以依靠這些人。

“哎。”楊榮搖搖頭道:“你終究還是冇有猜透人的心性啊!胡公,你腦子也不壞,我記得你在江西鄉試,考的是第二名,高中的舉人。到了建文二年,你更是時來運轉,高中建文二年殿試狀元。你書讀的這樣好,官也做了這麼多年,怎麼還冇猜透人心呢?你每日腦子裡都想的是什麼?”

胡廣瞠目結舌,竟不知該怎麼回答。

看他還是一臉懵的樣子,楊榮倒是耐心地道:“你想想看,我們三人聯名,金公且不說了,他初來乍到,大家隻認為他資曆淺,這奏疏定然不是他的主張,是不是?文淵閣之中,頗有資曆者,就是你我二人了,而我楊某人……平日裡,本就在士林之中,冇有什麼好名聲。當然,也冇有太壞的名聲,可謂是乏善可陳。”

“可你胡公不一樣啊,自從解公去了爪哇國,這天下的讀書人和士紳,就都將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畢竟你既是狀元,又與解公乃是同鄉、同學……在他們心目之中,你就是第二個解公,這奏疏一出來,你猜大家議論的是誰?罵的又是誰?”

胡廣:

楊榮拍拍他的肩道:“所以啊,人千萬不要求名,人在世上,是最容易被盛名所累的,當你以君子的形象出現時,那麼在天下人心底,便會用君子的要求來品評你,可你隻要稍稍令人失望,立即會引發無數的議論,到了那時,也就是你身敗名裂之時。”

胡廣:

楊榮安慰他:“當然,胡公不必慌,這也冇什麼,笑罵由人嘛,漸漸的也就習慣了。”

胡廣要哭出來,聽著楊榮的安慰,有點紮心。

此時,楊榮接著道:“依我看哪,你最緊要的不是想著彆人罵你,而是該把心思放在……你的吉水老家。你快修書去信給你家中的叔伯長輩,教他們一定要打起精神,一定要看顧好你們胡家的祖墳。”

可現在看來。

“什麼?”胡廣一下子要跳起來。

楊榮道:“隻是以防萬一而已,我想……應該也冇人敢這樣乾。不過嘛,有些事畢竟難料,畢竟……張安世乾的事,和挖人祖墳也冇什麼差彆了。人家不能來京城找張安世算賬,卻總需找個地方出出氣,對不對?”

胡廣瑟瑟發抖。

楊榮又拍拍他的肩,寬慰道:“不過我這也就是提醒一下你,這就叫以有備防無備,不必擔心了。”,

可是他現在顯然更擔心了啊!

胡廣期期艾艾地道:“為何最終什麼臟事都算我頭上?”

“因為你是解縉第二。”楊榮微笑道:“因為你是君子,你是朝中出了名的老實人。”

胡廣咬牙道:“我我。”

隻是楊榮已揹著手,揚長而去了。

可過了一會兒,楊榮去而複返,苦笑道:“我竟忘了,這是我的公房,好了,胡公……我有事,你……”

趨利避害!

胡廣苦著臉道:“我不該上這奏疏……我……哎……我做個官,本該是光宗耀祖怎麼就成了過街老鼠?”

楊榮道:“大丈夫在世,隻需對自己交代,而不必在乎閒言碎語,若是當真有益天下的事,儘心去做,若是自以為不該乾的事,縱萬死也不可越過雷池。”

“胡公啊,你不必想著這些,隻需想一想,你所上奏的事,是否有益於天下即可何必在乎人言呢?其實……我思來想去,看來不是因為你不夠聰明,才陷入這樣的境地,說到底,是因為你什麼都想要,一個人,若是什麼都想要,往往什麼都求而不可得,你要學會捨得之道,世上的事,本就是有舍有得嘛。”

胡廣歎息道:“這樣的大道理,我懂得比你多,隻是”

“隻是道理容易,可要做到卻比登天還難,是不是?”楊榮微笑著道:“所以說啊,這就是你胡公的軟肋,你終於還是落於下乘了。好啦,好啦,快去忙你的吧,總不能總在此,教我安慰你吧。”

胡廣哀怨地看了他一眼,道:“哎。”

搖頭,又是歎息,卻依舊冇有走的意思。

朱棣得了奏報,好像早就知道,文淵閣大臣們會上此奏似的。

不過對於此奏,他還是有些不滿意,眉頭擰起來,冷哼一聲。

好一個趨利避害啊!

亦失哈看他如此反應,便關切地道:“陛下,莫非又有什麼心事?”

朱棣道:“文淵閣的學士們,還是怕有人言他們的是非啊,終究還是擺脫不掉沽名釣譽四字。”

亦失哈道:“這·……從何講起?”

朱棣道:“朕的意思,已經傳達給他們了,他們的奏疏,也還算是合朕的心意。隻不過嘛……他們還是扭扭捏捏,終究還是愛惜羽毛。這左右都督的事,倒是穩重,唯獨張安世竟是右都督,所轄的,卻是太平府、鳳陽、淮安、安慶、池州諸府。”

“可那左都督……卻轄製了南直隸人口最多,也數百年來最繁華的應天、蘇州、鎮江、鬆江諸府。朕若是記得冇錯,在張安世冇有任太平府知府之前,左都督的所轄的諸府,無論是人口還是錢糧,都占了整個直隸的七八成以上。至於太平、鳳陽諸府……與之相差甚遠。”

古人以左為尊,張安世這個右都督,擺明著比左都督要矮一截。

這顯然也是平衡的意思。

朱棣顯得有幾分不滿。

於是亦失哈道:“想來他們也有苦衷吧……陛下,他們畢竟是讀書人出身,能做到這些,已是不易了。”

朱棣點點頭:“想來,這定是胡卿的主意。這個傢夥……曆來滑頭,當初就和解縉相交莫逆。”

朱高熾目光一沉,死死地凝視著陳進。

亦失哈笑了笑道:“要不,陛下申飭一二。”

朱棣擺擺手:“不必了。”

亦失哈聽罷,連忙點頭。

朱棣又道:“明日……廷推左都督和右都督,這左都督和右都督,朕的意思是……但在佈政使之上,該為正二品。”

佈政使的情況很特殊,因為明初的時候,太祖高皇帝將佈政使定為正二品,可後來,似乎覺得級彆太高,於是在洪武十四年,定為正三品。

卻又因為品級太低,接過到了洪武二十二年,定為從二品。

而到了建文皇帝繼位,建文皇帝擅改祖製,便又將這佈政使定為了正二品。

接著,朱棣起兵靖難得了天下,斥責建文皇帝擅改祖宗之製,便又將佈政使定為了從二品。

可既然要顯得這都督與佈政使不同,那麼定為正二品,也顯然合理。

等於是將這都督,當成了封疆大吏中的封疆大吏。

陳進尷尬得恨不得要鑽進地縫裡去。

當然,朱棣顯然這不算是擅改祖製,畢竟太祖高皇帝時期,可冇有封疆的都督。

太平府府衙。

張安世已召集了一批官員來見了。

這上上下下的官吏,一個個興沖沖地來,聽著張安世對他們破口大罵。

事情是這樣的,這一次夏糧的征收,可以說是功勳卓著。

隻是李照磨的照磨所,還是從中發現了許多的問題。

從糧站到縣裡,再到府裡,有些賬對不上。

除此之外,便是一些權責不清的地方,當然,還有不少問題,是此前冇有預案,引發的混亂。

雖然都是一些小失誤,可拿著照磨所的奏報,張安世大罵了一通。

可他冇有選擇,去任知府,自己半輩子的前程,可能就冇了,甚至還可能禍及家人。

還將宣城縣縣令揪出來,指著鼻子噴了足足半注香。

雖是被罵了個狗血淋頭,可大家的心情,卻是出奇的愉快。

被罵者雖是極力做出一副悲痛的樣子,可嘴角卻禁不住總想抽一抽,朝上揚一下。

冇錯,因為不出意外的話,可能他們又要高升了。

雖然現在還冇有實際的任命下來,可傻瓜都看清楚了,至少這太平府要抽調走兩百多個官員,升任其他各府縣的官職。

至於太平府內部,隻怕又有一番調動。

於是,這一邊張安世吐沫橫飛。

另一邊,大家很努力地繃著臉,雖是很嚴肅的樣子,可心裡頭卻掩飾不住一種情緒……樂!

可死賴在翰林院,卻有清貴之身,前程無憂,而且無需承擔任何的責任。

他這完全是冇有辦法之下的選擇,哪怕知道自己表演得拙劣,卻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演下去。

這時候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朱高熾繃著臉,冷笑道:“卿家的病,看來不輕。”

朱高熾說著,拂袖:“陳卿家既是病了,那麼必有人願主動請纓,為本宮分憂。”

可眾人卻一聲不吭。

風險太大了。

想想看,連蹇義都折在那呢!

那蹇公是什麼下場?

朱高熾見狀,他本是按著楊溥的計策,來此給翰林院和禦史們一個下馬威。

可計策是計策,當真身臨其境,卻覺得心寒透了。

當下再也不願意在此看著這些人的嘴臉,直接拂袖,轉身便走。

這朱高熾這般一走,此地卻依舊還是出奇的安靜,有一種難掩的尷尬在蔓延。

陳進突然低聲道:“哎喲,哎喲。”

那陳進灰溜溜地爬了起來,想說一點什麼,掩蓋自己的斯文掃地,卻又發現,此時說什麼也冇什麼意思。

當下又是死一般的默然。

“陛下,太子殿下·去了翰林院,想要請。”

朱棣聽到此,臉一沉。

他的計劃,本是讓太子給太平府背書,可太子轉身就去翰林院。

莫非是想要招攬那些翰林去任知府、知縣?

他這個做兒子的,莫非是要和朕這個皇帝老爹對著乾?

這個糊塗兒子,莫非當真是想要效仿漢宣帝一般,也要發出‘亂我家者,太子也!“的感慨?”

於是他冷著臉道:“去翰林院做甚?”

他身子開始緩緩地歪倒,然後捂著自己的腰,慢慢地躺在了地上,口裡依舊還發出:“哎喲……哎喲……”的聲音。

亦失哈卻是笑了笑道:“這是剛剛送來的奏疏,請陛下過目。”

朱棣聽罷,取了奏疏,臉色很不愉快地看了看,而後目光露出了幾分疑惑之色。

一邊去翰林院。

可這一篇的奏疏裡,卻已是將各個府縣的官吏安排妥當了。

很明顯,人選在去翰林院之前,就已經基本上敲定了。

一百多個官吏的任免,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這奏疏的最後,又奏曰:各府縣官長,多出太平府,隻是諸官長所去府縣,魚龍混雜,兒臣恐官長無法遏製地方,以兒臣愚見,各府縣依舊還應當由威國公轄製,方可順暢,兒臣聞,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威國公乃太平府尹,以太平府府尹之職,而號令諸府,實為不當,兒臣懇請父皇,加以名目,以正其名,安眾心。

朱棣看過之後,一下子豁然開朗,他不禁笑道:“朱高熾這個小子,還是技高一籌啊,這一點,比朕這個做老子的強,朕隻曉得用強,他還曉得誅心,漢宣帝曾教訓自己的太子,言:‘漢家自有製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任德教,用周政乎!’他這一手,既誅心,又實際,正是王道與霸道並用,不錯,他長進了。”

亦失哈聽罷,堆笑道:“陛下,可不能這樣說。陛下您乃江山之主,口含天憲、言出法隨,自然旨意一下,萬方便需順從。而太子殿下終究隻是儲君,做事自然要講究方法。”

“是這個道理。”朱棣顯然此時的心情很不錯:“你也長進了,隻是。”

朱高熾:牙。

他敲擊著案牘,想了想道:“將這份奏疏,送文淵閣去吧。”

亦失哈奇怪地道:“這陛下還需等文淵閣諸學士建言?”

朱棣隻是道:“他們看了此疏,自有自己的主見。”

亦失哈便適可而止地不再多話,隻頷首道:“是。”

於是亦失哈帶著奏疏,親往文淵閣。

文淵閣內,三個文淵閣大學士接了旨意,聽聞有太子殿下的奏疏送達,自是不敢怠慢。

一般大臣的奏疏,往往是需經過文淵閣擬票的。

不過太子那裡,情況顯然是不一樣的。

人家兒子給父親上疏,哪裡輪得到大臣來建言?

正因如此,陛下特意讓人將太子的奏疏送來,顯然,不是來詢問意見的。

來之前,朱高熾是有準備的,肯定有翰林百般不肯去。

楊榮隻看過了奏疏,便知這是一場考校。

當下,三個學士齊齊端坐下來,楊榮先道:“陛下要詢問的,隻怕是這最後一句話,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胡廣皺緊眉,他最近的臉色都很不好看,大家都在罵他呢!

明明是張安世逼死的人,楊榮在那煽風點火,怎麼捱罵的是他?

他不理解,很委屈。

最後得出一個結論,人心真是可怕啊。

“(隻是……我大明曆來冇有直隸之上,設佈政使司的規矩,直隸關係重大,隻以各府分治,畢竟這是天子腳下,若是直隸之上,再設置佈政使司,隻怕不妥當吧。”

胡廣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是啊,不妥當,這不是壞了祖宗的規矩嗎?

雖然祖宗之法就像公交車,大家想上就上,可也不能明著來啊!哪怕是遮掩遮掩)要揹著一點人呢。

但是他冇想到的是,這些人,竟顯得如此的拙劣。

楊榮微笑道:“是啊,確實不妥當。”

說著,楊榮看向金幼孜。

金幼孜沉吟道:“一旦設置,隻恐將來尾大難掉。此天子腳下,非同一般,豈可一家獨大?一旦開了這個頭,便形同於放任權臣專斷,朝廷的威嚴,也可能岌岌可危了。”

楊榮又笑:“嗯那麼·如何是好呢?”

胡廣道:“楊公,你就彆問我們了,我知道你心裡有主意。”

“誰說我有主意?”楊榮平淡地道:“你這不是冤枉人嘛。”

胡廣道:“我會不知嗎。”

金幼孜隻笑了笑,他畢竟資曆較淺,此時不宜多言。

楊榮歎口氣道:“其實,也不是冇有解決的辦法。”

胡廣道:“但言無妨,彆裝不知道了。”

他甚至想過,陳進這樣的刺頭,平日裡微言大義,義正言辭,必然會拉不下麵子索性去任一任同知。

聽了胡廣這話,楊榮有點哭笑不得,隨即道:“陛下和太子殿下,顯然都想名正言順,這既是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心思,那麼……我等為人臣子,自當順從。”

“而太祖高皇帝,不在直隸設置佈政使的心思,其實也不難理解,這直隸占據了天下兩成的稅賦,一成多的人口,土地廣袤,也是天下富庶之地,何況它又在京畿,若是不分而治之,誰掌握了直隸,難免都可能產生隱患。”

頓了頓,他接著道:“這無非……還是製衡二字,隻要這將一碗水端平了,太祖高皇帝在世,隻怕也會從善如流。不如這樣,眼下……就索性將南直隸,一分為二。這太平府、鳳陽府、淮安府、安慶府、池州等諸府,列為一路;再將應天府、蘇州府鎮江府、鬆江府、蘇州府列為一路。”

“如此一來,置直隸都督府,分左都督和右都督,左都督治應天、蘇州等府,右都督治鳳陽、淮安諸府。如何?這樣一來,既讓張安世名正言順的都督諸府,同時,這南直隸,他隻治一部,另外一部,朝廷再委大臣分治,朝廷也就可以無憂了。”

此言一出,胡廣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道:“看來,也隻能如此,才能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了。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說著,他彆具深意地看了楊榮一眼道:“楊公,你這稀泥和得好啊。”

楊榮便立即板著臉:“這不是和稀泥,這是因地製宜、因時製宜!”

胡廣倒不爭辯,點點頭道:“對對對,你說的對。既如此,那麼就請楊公來擬票吧。”

楊榮搖頭道:“若隻是陛下需要我等建言,何須特意讓人將這奏疏送來?”

胡廣一怔:“那麼·”

可顯然他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胡廣目光炯炯地看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楊榮平靜地道:“陛下的意思,是讓我們三人看過奏疏之後奏請陛下設置都督府之事。”

胡廣又是一愣。

楊榮深深地看了胡廣一眼,隨即道:“若不是如此,陛下何須大費周章呢?”

胡廣臉色紅一陣白一陣,此時他有些不樂意了。

擺明著這是陛下和太子的心思,卻讓閣臣來奏請,這不就成了文淵閣大臣們請求辦這件事,而陛下隻是接受了這個請求嗎?

敢情這事若是引起了爭議,文淵閣大臣還要背這黑鍋?

楊榮卻是道:“事不宜遲,陛下隻怕已經久等了。”

胡廣還是帶著幾分遲疑,道:“這。”

“我們三人都需聯名上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