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2章 溢滿了甜蜜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墨靖堯眸色微沉,音樂低低啞啞的小聲的道:“原來我在你眼裡就是個醋桶?”

說完,他自己都笑了,在認識喻色之前,他可從來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吃醋。

但是仔細回味一下,他這好象還真的就是吃醋。

男子漢大丈夫,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他既然真吃了醋了,他就得承認。

不然,連他自己都要鄙視自己了。

喻色抬手落在了他的臉上,不輕不重的掐了一下,“你知道就好,還算你有自知之明。”

這男人吃醋的水平,她是真的服了。

墨靖堯一抬手就捉住了她落在他臉上的手,輕輕的在臉上蹭了又蹭,“好,我陪你去,不過如果發生什麼狀況的話,記得趕緊離開,彆讓我分神。”

“嗯嗯,放心吧,我這可是三條命,我不會亂來的。”季北奕應該也不會亂來吧,否則,她要鄙視季北奕了。

以季北奕的性格,他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情的。

如果此次前去發生了什麼意外,還是可以預先知道的意外,那季北奕應該不會要帶他去的。

墨靖堯這才點了點頭,整理好了衣著,牽著她的手朝著季北奕走去。

他這樣一帶喻色走,喻色纔回味過來,剛剛被墨靖堯一打岔,她都忘記這是酒店大堂了。

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墨靖堯又是掐臉又是蹭臉又是牽手的,好象有點……有點肉麻了。

季北奕一定看到了吧。

想到自己與墨靖堯親近的畫麵被季北奕看到了,喻色的臉紅了起來。

臉色不自然的停在了季北奕的麵前,卻是墨靖堯看著季北奕,而喻色下意識的就低下了小腦袋瓜,不敢看季北奕了,“走吧。”

她就兩個字,多一個字都不好意思說,剛剛一下子情難自禁,小動作做多了。

要是在隻有他兩個人在的房間裡做那些小動作真的冇所謂的。

但是在人前,的確是不好。

喻色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冇忍住呢?

可剛剛那一瞬間,腦子裡就是一片空白,就與墨靖堯粘上了。

季北奕眸色晦暗的落在喻色與墨靖堯牽在一起的一大一小的手上。

十指相扣的畫麵把空氣裡都溢滿了甜蜜。

“除了我們三個,不能再帶其它人了,墨先生,你能保證你的人不跟上我們嗎?”季北奕問向墨靖堯。

卻不想墨靖堯想也不想的就道:“不能。”

“你……”季北奕咬牙切齒了,一張臉上寫的全都是就不應該答應喻色把墨靖堯一起帶上。

喻色也瞪向了墨靖堯,“你這是乾什麼?不要搗亂好不好?”

搖著墨靖堯的手臂,喻色小小聲的哄著他。

這個時候,吵架解決不了問題。

以柔克剛在墨靖堯這裡還是可以屢試不爽的。

先解決了這個問題,然後趕緊去見媽媽。

喻色的心此時此刻已經飛到了媽媽那裡。

墨靖堯對上喻色的小表情,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冇有搗亂,我隻是不想對季先生有任何隱瞞,但是我保證我的人就算是跟著我們也不會被髮現,總不能不被髮現我也不告知季先生吧?這樣對他是不公平。”

,content_nu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