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6章 鋤奸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葉辰猜得冇錯。

當他與段立業一同來到頂層,中年男子便將兩人帶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跟著一起進來的,還有那名暗境兩重天的年輕人,以及那幾名明境高手。

房門關上的那一刻,那名年輕人率先一步來到段立業麵前,忽然雙膝一彎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個頭,哽嚥著說道:“特使大人,求您大發慈悲、救救我們這上上下下三千七百多條人吧!”

其他人也立刻跟著年輕人跪了下來,哽咽道:“特使大人,求您慈悲!”

段立業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

葉辰給他的心理暗示,是讓他按照以往的慣例,與這些人見麵。

但是,這些人忽然跪在他麵前、求他慈悲,讓他一下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現在的段立業,更像是一個執行命令的機器,如果這個命令在他的係統內有記錄,他就能夠立刻執行,但如果冇有記錄,他就會進入一種程式錯誤的狀態。

這也是心理暗示最大的弊端。

葉辰看出段立業有些宕機,於是便開口問道:“你們是在擔心,英主會用二十年前懲罰彆人的手段來懲罰你們嗎?”

葉辰這話一出,幾人瞬間滿麵駭然!

他們冇想到,一向跟在特使身邊一言不發的隨從,今日竟然主動開口說話。

而且,一開口就說準了他們心中的恐懼!

幾人麵麵相覷,隨後那年輕人忽然意識到什麼,跪著爬向葉辰,哽咽道:“請恕在下有眼無珠

未能及早參透特使大人身份,還請特使大人降罪!”

其他人一見如此,也立刻恍然大悟一般,紛紛跪著爬到葉成的麵前,虔誠無比的哀求道:“請特使大人降罪!”

葉辰微微一怔,隨即很快便回過神來,心中暗忖:“看來這幫人是把我當成真正的特使了。”

破清會內部資訊嚴密隔絕,又非常喜歡對外放煙霧彈,就像段立業所說,那些由破清會把控的企業裡,明麵上的董事長一般都不是真正的負責人,而負責人很可能隻是董事長身邊一個不起眼的助理或者會計。

就好像這座銅礦,在外麵的時候,看起來那中年人是這裡的負責人,而年輕人則是他身邊的秘書,可是一到了這辦公室裡,年輕人立刻成了他們中的領導,所有人都唯他馬首是瞻。

所以,眼下這年輕人,似乎也誤以為,自己這個特使助手,很可能纔是真正的特使。

眼見這些人跪在自己麵前哀求,葉辰微微一笑,開口問道:“如果英主真的決定,將你們這裡的所有人統統殺掉,那你們敢不敢在臨死之前拚死反抗?”

幾人聽到這話,整個人驚駭無比,身體都控製不住的顫抖起來。

為首那個年輕人惶恐至極的脫口說道:“特使大人,諸神在上,這件事本就是屬下辦事不利、辜負了英主的信任與期待,就算是英主讓屬下立刻去死,屬下也絕無半點怨言!”

其他人也立刻連

聲說道:“願為英主赴死!”

葉辰哼笑一聲,鄙夷的說道:“彆人要把你們全部都乾掉,你們非但冇有半點反抗意識,反而像個奴才一樣跪在地上表忠心,你們難道就冇有半點血性嗎?”

眾人聽聞葉辰如此質問,更是嚇的魂飛魄散!

他們還以為葉辰是故意試探他們,這種時候哪敢有任何忤逆的表現,一個個嚇的不停叩首。

而為首的那個年輕人,更是哽咽說道:“特使大人明鑒,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屬下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葉辰看著他惶恐無比的表情,能看得出,此人心中確實滿是恐懼,根本冇有半點反抗之意。

不過,仔細回想這些人的身份,葉辰也就不覺得驚訝了。

畢竟,按照段立業所說,除了死士、驍騎衛以及他們的家人之外,其他的破清會成員,大都是自願加入的。

尤其是那些渴望能夠快速突破修為的武者,他們加入破清會,為的就是實現修為的跨越,所以他們與破清會之間,並冇有什麼刻骨仇恨。

而眼前這個年輕男人,修為不低,並且還是節度使,負責整個死士基地的運營與管理,想來級彆也不算低。

甚至,他很可能也是從虎賁營訓練出來的。

這種人對破清會,除了言聽計從之外,甚至可能還心存感激。

所以,從他們的內心深處,就不會想要與破清會對抗。

想到這裡,葉辰對策反這幾人失去了興趣,他看

著幾人,淡淡說道:“伯根的失敗,英主確實非常震怒,不過英主也知道,這次失敗的責任並不在你們,所以你們倒也不必過於擔心。”

幾人一聽這話,登時長舒了一口氣。

為首那名年輕人感激不儘的說道:“謝謝英主寬宏大量,謝謝特使大恩大德!我等必將知恥而後勇,為組織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葉辰點了點頭,伸出手來,在他肩上輕輕拍了拍,隨著一絲靈氣渡入對方大腦,葉辰淡然說道:“很好,不過從現在開始,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聽明白了嗎?”

那年輕人眼神一滯,隨即不假思索的說道:“聽明白了!”

在他身後的幾人,此時還有些疑惑,不知道這位特使大人為什麼會對節度使說出這樣的話來。

畢竟,在破清會,英主是唯一的至高存在,任何人不得忤逆,更不得以下犯上,可這位特使大人的話,好像是想在組織內部培養自己的心腹。

葉辰眼見幾人遲疑了起來,故意冷笑著問道:“怎麼?你們幾個不願意像他一樣效忠於我?”

那名中年人不假思索的說道:“我唯英主馬首是瞻!”

葉辰笑著點了點頭,淡淡道:“果然忠心可嘉!看到你們對英主如此忠誠,我也就能放心了。”

葉辰的話,讓幾人稍稍鬆了口氣,還以為葉辰隻是在試探他們對組織的忠誠度。

葉辰這時候走到幾人麵前,伸出手去與幾人分彆握了

握,待每個人的大腦都被自己渡入了靈氣之後,他才清了清嗓子,厲聲對幾人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唯一的使命,就是向我效忠,明白了嗎?”

“明白了!”幾人此時已經完全被葉辰完成了心理暗示,一個個畢恭畢敬的答應下來。

控製住這些人之後,葉辰便開始準備執行自己的計劃。

通過對破清會的瞭解,他可以斷定,死士以及他們的家屬,內心深處對破清會必然充滿了仇恨。

所以,隻要能把他們體內的劇毒解了,他們一定會被自己策反。

但是,驍騎衛這個群體,相對來說就要謹慎一些。

因為驍騎衛雖然也是死士出身,但畢竟有些驍騎衛已經獲得了相對自由的身份,並且已經進入了破清會為他們量身打造的晉升階梯,所以這裡麵一定有人已經把心偏向了破清會,並且決定靠自己的努力,在破清會大展宏圖。

於是,葉辰便想出一個鋤奸的主意。

他打算,讓這幾名管理人員,將驍騎衛裡的各級負責人先叫到這裡來,讓他們在這裡集中服藥。

待他們服藥之後,再不動聲色的給他們一個能夠直接與自己這個“特使”麵談的機會。

葉辰帶來的解藥,隻要這些驍騎衛服下,體內的劇毒就能瞬間瓦解,到那時,如果誰服藥之後,對自己保守秘密、默不作聲的離開,那必然是對破清會有所保留。

但是,如果誰服藥之後,立刻來自己

這裡告密,那此人的內心必然已經全麵倒向破清會。

通過這樣的手段,雖然不能判定那些有所保留的人,是不是真的與破清會勢不兩立,但起碼能先一步將驍騎衛裡的叛徒篩選出來。

於是,他問那個節度使:“驍騎衛各級負責人一共有多少個?”

節度使不假思索的說道:“驍騎衛有一位指揮使、三位旗長、九位營長,以及二十七位隊長。”

說罷,他又道:“不過,上次任務損失了一位指揮使,失蹤了一位營長和兩位隊長。”

葉辰點了點頭,淡淡道:“將剩下的分成三組,先把一組的人帶到這裡來,在隔壁給他們準備一個房間,讓他們在那裡服藥。”

節度使立刻恭敬的說道:“屬下這就安排!”

葉辰嗯了一聲,囑咐道:“你把人帶到之後,就來這裡找我。”

“好!”

……

等了約莫幾分鐘。

節度使匆忙回來,恭敬的對葉辰說道:“特使大人,第一組十二人已經到了,請您移步會議室!”

葉辰點點頭,裹著黑袍,在節度使的帶領下,來到隔壁偌大的會議室內。

此時的會議室裡,已經坐了十二名忐忑不安的中年男子。

這些人全部都是驍騎衛的各級負責人。

葉辰邁步進來的時候,這些人一個個表情都非常緊張。

葉辰走上會議桌的首位,看著這十二名驍騎衛,淡淡說道:“諸位,承蒙英主仁愛,特地給所有驍騎衛換了新的解藥,今

日把諸位叫到這裡,便是希望大家能夠先一步嘗試這種新藥。”

一聽是新的解藥,眾人表情均是一凜。

此時的他們,心裡都十分詫異。

因為,在他們的記憶中,從未聽說過組織更換過新藥。

葉辰這時繼續道:“最近風雲突變,想來諸位也是有所耳聞,驍騎衛在將來會麵臨更多艱钜的任務,所以你們之前七天的藥效已經明顯有些不足,所以英主給你們準備了新的解藥,新藥的藥效會從七天延長到十五天。”

十二人一聽這話,心裡的疑慮頓時打消不少。

葉辰將自己準備好的解藥拿出來,淡淡道:“諸位這次就在這裡服藥,服藥後,我會在隔壁與諸位逐一麵談,屆時需要你們將服藥的感受如實告訴我,你們的敘述,我都會記錄在案,回去後呈給英主!”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