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4章 和自己一樣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此時的葉辰,心裡不由自主的又想起自己那個並不認識的三舅媽。

而葉辰的腦海中,也不禁靠著段立業提供的線索,以及自己的想象力,勾勒出了那個女人悲慘的一生。

在她的少年以及青年時期,很可能一直在為了改變全家人的命運,而刻苦讀書。

她的父親可能親曆過死士的悲慘,所以一定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向她灌輸了努力讀書以拯救全家人的信念。

而她肯定也是不負所望的,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頂尖的大學。

這個時候,因為她的學習成績優異,而且外在條件也非常優秀,於是,破清會給了她一個艱钜且重大的任務,那就是準備接近自己的小舅,安召南。

李亞林曾經告訴過葉辰,小舅媽與小舅結識的過程。

當年,小舅在哈佛大學讀碩士二年級,而小舅媽剛考入哈佛讀碩士,兩人因一次英雄救美的老套劇情相識,而小舅則通過與她的接觸,驚喜的發現,這個女人無論內在還是外在,都迎合了自己對異性的所有要求。

安家人和李亞林,也因為猜測,小舅媽很可能在那個時候,就是敵人處心積慮安插在小舅身邊的暗線。

但按照李亞林的說法,小舅媽死後,這件事隻是一個無從印證的推測。

不過,現在自己倒是可以確定,他們的推測百分百準確。

雖說小舅媽認識小舅的時候是二十二三歲,但很可能她從十五六歲的時候

就已經開始努力成為小舅會喜歡甚至癡迷其中的那種女人。

經過多年的準備,她纔在哈佛大學與小舅上演了一出“一見鐘情”。

天真的小舅以為自己找到了那個真命天女,可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切,不過就是圍繞著他而精心準備的一場大戲。

他與這個女人廝守將近二十年,這個女人給他生下了兩個女兒,一家四口看似感情深厚,但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與他相伴二十年的女人,從見到自己的那一天起,嘴裡就始終有一顆灌滿了劇毒物質的假牙。

相守二十年的丈夫、兩個親生女兒,都冇能阻擋小舅媽為破清會賣命的腳步。

在顧秋怡紐約演唱會的那天,這女人充當內應,配合破清會的死士,要將整個安家滅門。

隻是,葉辰不知道,這個小舅媽和她的兩個女兒,當初是否在破清會的殺戮名單上。

如果也在,那不知道這個小舅媽自己心裡清不清楚。

不過,從最後一刻,她毅然決然咬碎毒牙、選擇自殺來看,她的內心,致死也冇有逃脫破清會的掌控。

而她的自殺,很可能是為了保護她那些還被破清會控製的家人。

這,也是葉辰覺得,破清會最強大的地方。

就在葉辰心中感慨不已的時候,有人敲了敲門,在門外恭敬說道:“特使大人,再過半小時,我們的船就要靠岸了。”

葉辰感知到此人並非武道高手,於是便用極低的聲音對段

立業說道:“把他打發走。”

段立業點點頭,開口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遵命!”對方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這一層。

葉辰便問段立業:“船上這些人,都是你的人嗎?”

“不是。”段立業搖頭道:“這艘船上的保鏢,都是土耳其的驍騎衛,至於這些船員,他們都是一些外圍成員,隻負責開船,具體情況他們一概不知。”

葉辰指了指門內走廊上站著一動不動的男子,問他:“他是什麼人?”

段立業道:“他是我的副手。”

葉辰皺眉問道:“你的副手,平時還得滿足你那方麵的需求嗎?”

段立業回答道:“他想加入虎賁營,但加入虎賁營,需要一位曾經在虎賁營接受過訓練的人舉薦,所以我才以這個為條件,要求他滿足我的……”

葉辰伸出一隻手來打斷他:“行了,你不用說了。”

段立業立刻閉上了嘴。

葉辰這時又問:“一會兒你有冇有什麼辦法,讓我跟你一起混進銅礦?”

段立業不假思索的說道:“這個簡單,你隻需要跟我一起裹上黑袍即可。”

“黑袍?”

“對。”段立業站起身,從門後的衣架取下兩件黑色長袍,對葉辰說道:“因為我是特使,所以我的真麵目,隻有我的上級和我的副手能見到,在組織其他人麵前,我都是裹著長袍,不讓人看出任何特征。”

葉辰點了點頭,又問:“塞浦路斯銅礦的

負責人,見過你的真麵目嗎?”

“冇有。”段立業搖了搖頭,說道:“您若是想進去,稍後您隻需跟我一樣裹著黑袍下船即可,下船之後,銅礦的驍騎衛會接我們過去。”

葉辰又問:“那你們什麼時候返程?”

“明日。”段立業道:“船靠岸之後,這艘船上的驍騎衛,會將所有船員集中到輪機室,不允許他們看到外界的情況,隨後銅礦的驍騎衛會開始卸貨,將所有物資卸下之後,還要開始裝銅礦石,明早裝滿之後,我們就啟程回去了。”

葉辰問他:“那你呢?”

段立業解釋道:“我今晚會留在銅礦,監督驍騎衛服藥,再監督死士服藥,確定所有人都正常服藥之後,差不多也要到天亮了。”

“好。”葉辰點頭說道:“那我就跟你一起進去!”

說罷,葉辰又問:“你帶來的解藥呢?”

段立業指了指房間角落的衣櫃,道:“解藥在櫃子裡。”

葉辰點了點頭,道:“你把解藥拿出來。”

“好!”段立業立刻走到衣櫃前,從裡麵拎出了一個沉甸甸的揹包,將揹包放在了葉辰麵前。

葉辰打開揹包,發現裡麵都是如粉筆盒一般四四方方的包裝,足有三十多盒。

他從其中取出一盒,發現盒子的上蓋處,以火漆印了一個圓形徽章,徽章圖案十分繁瑣,依稀能看得出,圖騰整體呈現的是一個“破”字。

葉辰直接將盒子打開,發現裡麵便是粗

細長短都如食指一般、用牛皮紙卷出來的圓筒。

而圓筒的上下兩個封口,也都各有一個火漆印章。

葉辰將牛皮紙撕開,便看到其中包裹著的十顆小藥丸。

他將藥丸放在鼻子下方嗅了嗅,發現這解藥與自己配置的解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自己配置的解藥,其中絕大部分都是一些滋補的普通藥材,真正起到解毒功效的,隻是很小的一部分。

而這款解藥也是一樣。

大部分藥材的功效是強身健體,而真正起效的那部分,則是一種經過特殊方法煉製的成分。

葉辰一下次便認出,這種成分內,含有極其少量的靈氣,雖然隻是微乎其微,但葉辰依舊能清晰的感知到靈氣的存在。

這使得葉辰表情一凜,看來,煉製這種解藥的人,和自己一樣,能掌握靈氣!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