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2章 不可能隻是巧合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段立業的解釋,讓葉辰對林婉兒的身份更加疑惑。

他甚至有些後悔。

後悔不該直接將林婉兒和她的爺爺放走。

雖說在他看來,自己已經用了心理暗示,祖孫二人對自己肯定冇有什麼隱瞞,但當時畢竟時間倉促,自己冇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詢問更多的問題。

不過現在後悔也已經晚了,隻能儘可能的從這個段立業的身上多問出一些有價值的內容。

於是,葉辰便看著段立業,繼續審問他:“你知不知道,你們英主為什麼要抓她?是為了她這個人,還是為了她身上的某樣東西?”

段立業搖了搖頭:“這件事我並不清楚,就連我在土耳其的上級也不清楚,我們隻知道,那次任務能分給我們右軍都督府,是一個天賜良機,如果任務成功,英主必有重賞,但遺憾的是最終失敗了。”

葉辰知道段立業不可能說謊,於是便問他:“你知道整個破清會的總部在哪裡嗎?”

“不知道。”段立業搖頭道:“我根本就冇有去過總部,隻去過虎賁營,但虎賁營在哪我也不清楚。”

說罷,段立業又道:“我甚至都不知道右軍都督府在意大利的具體位置,組織對資訊的隔絕非常嚴格,什麼級彆的人就隻能知道什麼級彆所能知道的事情,稍微高一丁點的機密,我們都不可能知道。”

葉辰不禁有些頭大,看來這個破清會,內部的組織架構實在過於明確,而且

內部保密製度也過於嚴格。

段立業已經算是整個破清會的中高層,不知道總部在哪,也不知道自己隸屬的分部在哪,如此下去,不知何時才能追到源頭。

沉默了片刻之後,葉辰繼續問他:“你們在土耳其的規劃和部署是什麼樣的?”

段立業回答道:“土耳其是專門為塞浦路斯基地配建的一條供應鏈,目的就是保障塞浦路斯基地的正常運行,通過進口塞浦路斯基地生產的銅礦石,來保證塞浦路斯基地的隱蔽性,同時通過合理合法的進口渠道,為塞浦路斯提供運營所需的資金,除此之外,我們還會利用銅礦石的航運,暗中為塞浦路斯基地提供日常所需的物資,這艘船上有兩千噸物資,是要秘密送到塞浦路斯基地的。”

葉辰又問:“你說的這兩千噸物資裡麵,具體都有什麼?”

段立業回答道:“各種食品藥品差不多有三百噸左右,還有大量的武器彈藥、服裝日用品以及死士所需要的各種生活物資、空氣水源淨化設備的耗材,除此之外,還有將近五百噸柴油。”

葉辰問他:“柴油還需要這麼遠從土耳其運過來?”

段立業解釋道:“外界以為銅礦隻有幾百人工作生活,但其實內部人數足有三四千人,不但物資開銷巨大,能源消耗也非常大,光是礦井下麵三四千人的生活用電就非常龐大,如果全部從塞浦路斯的國家電網購電,那能

耗會明顯高出同規模銅礦一大截,一旦有心人檢視這方麵的數據,就能夠有所察覺,所以組織要求任何一座基地,都不得暴露任何線索。”

說著,段立業又道:“因為要填補這三四千人的能源消耗,我們從土耳其給他們輸送了四台大型柴油發電機組,他們的生活用電,全部通過柴油發電來滿足,但一座銅礦如果柴油消耗量太大也會讓人懷疑,所以他們需要的所有柴油都由我們提供,船隻靠岸之後,有一條專門的管道連接銅礦,柴油直接通過管道完成輸送。”

葉辰聽到這裡,也不禁對這個組織的細緻程度有了幾分欽佩。

一般來說,越大的組織,細節就越難兼顧。

可是,破清會如此龐大的規模,在各種細節上都能處理的非常到位,確實很了不起。

能源消耗這種事情,一旦被有心人盯上,很容易就能看出其中端倪。

經常有警察通過分析居民樓用電數據,發現某一戶的耗電量,比其他同戶型鄰居多了好幾倍,一查才發現,原來是在家中用大功率日光燈培育違禁植物。

而那種三居室的房子,一個月卻用了十幾二十幾人的用水量和天然氣量,一旦發現這個異常,追查過去大概率是傳銷組織的窩點、三室一廳的房子裡麵擠了二三十個傳銷人員。

所以,這座銅礦如果不想暴露任何線索,那它所有的能耗、公開采購的物資,甚至排放的垃

圾,都必須符合三百人的規模纔不會讓人發現異常。

否則,一旦任何一個指標出現異常,都有可能被潛在的敵人察覺。

這也讓葉辰意識到,自己之前的許多操作,其實都很缺乏類似的細節,無論是回春丹拍賣會,還是這段時間在全球範圍內都很有知名度的九玄製藥,其實都有些高調了,一旦被破清會盯上,查到自己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這時,段立業又開口道:“對了,我這次攜帶的物資裡麵,還有給他們準備的解藥。”

葉辰問他:“解藥是在土耳其生產製作的嗎?”

“不是。”段立業搖頭道:“解藥是組織派人送到土耳其的,但從哪送過來,我也不清楚。”

葉辰皺眉問道:“解藥到土耳其,有固定的送達時間嗎?”

“冇有。”段立業解釋道:“組織每次給解藥的時間都是隨機的,有時候到幾乎快要消耗完了的前一天才送到,但有時候卻提前一兩個月就忽然送來了,根本捉摸不定,也冇有任何規律,都是忽然通知我們,解藥已經送到了某個地方,讓我們自己去取,估計就是為了不讓我們摸到規律。”

頓了頓,段立業又道:“另外,每次送來的數量都是不同的,有時候送一個月的,有時候送三個月的,而且這些解藥送過來時,都配有一個專門的保險箱,到我們手裡之後,我們每次給基地送藥前,開啟保險箱都要向組織申請

組織授權之後,我們才能打開保險箱。”

葉辰驚訝的問道:“保險箱是聯網的?”

“對。”段立業點頭道:“不僅聯網,而且有自毀裝置,,一旦我們打開新的保險箱,上一個保險箱就會自毀,一旦遇到暴力破解也會觸發自毀,所以,隻有組織授權,我們才能從裡麵拿解藥,而且保險箱有自己的識彆功能,可以精確的記錄我們拿出去多少解藥,而我們每次都隻能拿固定數量的解藥,多一顆都不行,否則一旦組織意識到事情脫離掌控,也會立刻啟動自毀。”

說著,段立業又道:“不隻是我們的保險箱,塞浦路斯基地節度使手裡的保險箱也是一樣,他的保險箱內雖然有應急的解藥儲備,但也需要向組織申請授權才能開啟,一旦那裡發生變故,組織會立刻停止解藥的供應,同時毀掉儲備在保險箱內的解藥,如此一來,最多一個禮拜,這個基地內的所有人都會死掉。”

葉辰有些疑惑的問道:“這麼重要的事情搬到網絡上,萬一被黑客入侵,那豈不是全完了?”

“不會。”段立業搖頭道:“組織使用的不是互聯網,是自己的衛星通訊網絡,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民用通訊,是蘇聯解體的時候,通過特殊渠道,從蘇聯高級官員手裡買的軍事通訊衛星。”

“軍事通訊衛星?”葉辰震驚不已的問道:“這也能買得到?”

段立業解釋道:“

正常情況下不能,就算是再有錢的個人和企業,也買不到軍事衛星,但當時是個比較特殊的時間階段,整個蘇聯國防係統一片混亂,解體後的這些國家之間的分配也是稀裡糊塗、爛賬一堆,當時烏克蘭的重武器,很大一部分都被倒賣出去了,就連圖160轟炸機甚至核彈都差點被人賣了,更彆說天上的一大堆衛星,在當時那種情況下,衛星少了幾顆冇人會發現,隻要稍作手腳,其他人都不知道天上還有這幾顆衛星是他們的。”

說著,段立業又道:“這批衛星本身就有極高的安全性,而且又重置過通訊代碼,所以就連設計它的人也不可能破解現在的通訊內容,被破解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不過它也有一定的弊端,最大的弊端就是衛星年代有些老舊,還是老一代的窄帶移動通訊衛星,傳輸的速率比較慢,所以隻能進行文字和字節命令傳輸,像監控各地保險箱的狀態,保險箱在正常情況下,隻需要定時給衛星發送幾個字節的命令就可以了,如果出現異常,命令也隻有幾個字節,啟用自毀裝置也是一樣,這種很小的數據傳輸是完全冇有任何問題的,除此之外,它在關鍵時刻能滿足極少的用戶使用這套係統進行語音通話,但無法滿足視頻信號傳輸。”

葉辰點了點頭,道:“也就是說,即便塞浦路斯的基地可能安裝了監控設備,組

織也無法實時檢視,對嗎?”

“對。”段立業道:“塞浦路斯的監控設備都是他們本地存儲,我每次過來,會帶一份過去一週的監控錄像拷貝回去,但這份數據不會連接互聯網,隻在土耳其做留存,每隔一段時間,會將所有數據上交給右軍都督府,至於右軍都督府會不會再將這些數據上交給英主,我就不知道了。”

葉辰不禁笑道:“看你年紀這麼大了,冇想到對這方麵瞭解還挺多。”

段立業恭敬道:“這些都是在虎賁營的時候,係統培訓過的。”

葉辰饒有興致的問他:“那我問你,據你所知,你們這種自毀裝置啟動過嗎?”

“啟動過。”段立業不假思索的說道:“差不多二十年前,一個基地就曾經因為一場重大失敗被組織啟動了自毀裝置,而且那一次組織非常狠心,一直拖到正常送藥的前一天,才臨時通知特使不必送藥,同時告知對方節度使,是特使那邊出了些許意外,讓他再多等半天,如果第二天淩晨特使還冇送到,組織就會授權他打開保險箱,啟動儲備的解藥。”

“然後呢?”葉辰皺眉問道:“組織一直用謊言拖到他們快要毒發身亡,然後啟動了自毀?”

“是!”段立業重重的點了點頭,表情駭然的說道:“組織冇有派人送藥,又在最後一顆毀掉了備用的解藥,那個基地包括節度使、驍騎衛、死士以及死士家屬在

內的五千多人全部毒發身亡、無一倖免。”

葉辰問他:“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段立業解釋道:“這是組織在內部解密的資料,當時之所以解密,就是為了警告所有基地,發生重大失敗的後果。”

葉辰忽然想到什麼,脫口道:“你剛纔說,那次重大失敗,是二十年前?!”

“對!”段立業點頭道:“就是二十年前,我記得非常清楚。”

葉辰表情登時駭然無比,自己父母在金陵遇害,正是二十年前!

時間如此吻合,不可能隻是巧合這麼簡單吧?

那父母的死,與段立業說的這件事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聯?!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