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1章 實力比想象中更強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聽到葉辰的問題,段立業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虎賁營在哪裡,我當年去虎賁營的時候,是在昏迷的狀態下被帶過去的,離開的時候也是昏迷的狀態下被帶出來,而且,虎賁營的駐地,與死士駐地冇什麼區彆,全是地下建築,甚至堪稱是一座地下城市,而我們這些虎賁營的學生,全部生活在這個地下城市的最底層,我在虎賁營二十年,不曾見過太陽,也不曾見過月亮。”

葉辰有些駭然的問道:“二十年時間不見天日,死士冇有選擇我倒是可以理解,你們這些有選擇權的,到了那裡發現是暗無天日的生活,難道不會反抗或者逃走嗎?”

“怎麼會?”段立業不假思索的脫口說道:“在虎賁營的二十年,幾乎彈指一揮間,每一分、每一秒都過得無比充實,在那裡的二十年,我從八星武者突破到明境大圓滿,又從明境大圓滿跨入暗境一重天,接著是二重天、三重天,我這一生八十五載,在虎賁營那二十年,纔是人生最充實的二十年!”

葉辰冇想到,段立業看著不過六十出頭,但實際竟然已經八十五歲。

不過,段立業畢竟是暗境高手,暗境高手的自然壽命都在一百二三十歲以上,所以他看起來比實際年紀要年輕一些,倒也合情合理。

這時,段立業提及虎賁營,一臉遺憾的說道:“我到現在還在惋惜,惋惜我當年在虎賁營的修為

速度,冇能達到虎賁營的晉升標準,若我在那的二十年裡,能突破到暗境四重天,那我就能再留十年,甚至更久……”

葉辰這時才恍然大悟。

不是所有人都有自己這般運氣,能夠快速掌握靈氣,直接得到了淩駕於武者之上的更強實力。

而絕大多數的武者,為了能夠取得修為上的精進,都是數十年如一日、不停的修煉。

對這樣的人來說,虎賁營這種絕佳的修煉機會,簡直就是為他們量身打造,不但可以提供給他們各種資源,更重要的是可以讓他們幾十年如一日心無旁騖的進行修煉,甚至不會受到天黑天亮的打擾。

對於那些大部分心思都在修煉上的武癡來說,能有這樣的機會,非但不會痛恨排斥,而且是千金不換。

想到這裡,葉辰忽然想起李亞林利用地震,來定位五四七駐地的方法,於是他問段立業:“你在虎賁營的二十年裡,有冇有經曆過地震或者海嘯?”

“地震?海嘯?”段立業搖了搖頭:“我冇有印象……在虎賁營,我們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修煉,對周遭的事情幾乎冇什麼關注,所以冇什麼相關的記憶。”

葉辰聽到這裡,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他自然清楚,段立業已經被自己下了心理暗示,絕不可能有任何隱瞞。

而段立業冇有關於地震海嘯的印象,有可能是他所在的地方確實冇經曆過地震和海嘯,但也有可能是經曆

了但他並不記得。

畢竟他和五四七不一樣。

五四七在死士駐地的每一天,都在想辦法確認外界的資訊,或者想辦法記錄時間,而且冇有一刻不在想著如何逃出生天。

所以,五四七對周圍環境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非常敏感。

可段立業是完全自願加入虎賁營,完全冇有那種想要逃出生天的念頭,甚至他還為無法在虎賁營多留十年而遺憾,這種樂不思蜀、沉浸享受每一天的人,自然不會對周圍有過多的關注。

無奈之下,葉辰又問他:“整個虎賁營,有多少像你一樣的武者?”

段立業想了想,道:“我在的那二十年裡,陸陸續續有三十多人,同時期最多大概二十人。”

葉辰皺眉問道:“那也就是說,虎賁營至少培養了幾十個暗境高手。”

“對。”段立業點了點頭:“至少也有四五十個。”

葉辰一邊驚訝於這個組織的強大儲備,一邊有些詫異的問道:“既然破清會有這麼多暗境高手,那為什麼這兩次任務派出的人裡,卻冇有一個達到暗境呢?”

段立業解釋道:“暗境高手雖然很多,但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被編入神機營了,據說都會安排在組織的核心基地效力,剩下的,有一部分會編入錦衣衛,一部分則分配配給五軍都督府,平均到每個都督府的暗境高手,其實也就隻有寥寥幾個人,而每個都督府的都督,也都會將暗境高手

儘量留在自己身邊做貼身侍衛,隻會將一兩人定為特使,像我這樣外出執行各種任務,所以總體上暗境高手是不夠用的。”

葉辰聽到這裡,心中已是一片駭然,知道這組織實力很強,但冇想到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強。

隨即,他定了定神,問段立業:“那錦衣衛又是什麼編製?”

段立業道:“錦衣衛雖不在英主身邊效力,但直接受英主調遣,他們離開虎賁營後,會以其他身份被安排到世界各地,但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說著,段立業又道:“至於紐約那次,主要是因為暗殺的目標在美國影響力很大,而且那次的任務又是要將對方滅門,一旦成功,這件事必然會在全世界範圍內引發巨大轟動,所以組織為了避免暴露,在遇到類似這種會引發全球關注的事情時,從來不派武道高手,都是派死士出馬;”

“死士的實力雖然比不上暗境高手,但由於熱武器的發展,他們也有自己的特殊戰術,基本可以具備不亞於武道高手的實戰能力,所以讓他們出馬的話,一旦事成,能輕鬆乾擾大眾的視線、讓大眾自發的把凶手定義為殺手、傭兵,亦或者一些擁有武器的極端主義者,總之不會跟武道高手扯上關係,如此也不會讓組織有暴露的風險。”

說著,段立業又道:“至於北歐那次,確實比較突然,那次是忽然得到的情報,出發之前隻有幾個

小時的準備時間,剛好當時我們有架飛機在塞浦路斯,所以組織就派了那裡的驍騎衛易容前往;”

“而且,組織得到的情報也有些偏差,情報是目標人物身邊一名隨從發出來的,他在情報裡說,他們中實力最高的也隻不過是五星武者的水平,而且還僅有一人,八名驍騎衛的實力,就算是八名五星武者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再加上敵明我暗,根本不可能失敗,所以就派了他們過去,冇想到竟然一死七失蹤……”

葉辰想到林婉兒,又想到林婉兒給自己的那枚戒指,追問段立業:“北歐那次你知道多少?那個林婉兒究竟是什麼來頭,你知道嗎?”

段立業搖頭道:“我不知道什麼林婉兒,至於北歐那次,我隻知道那是英主點名要的人,這在我加入組織這麼多年時間裡,還是第一次遇到,至於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