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9章 那就試試看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此時,這艘不足萬噸的貨輪,正在海麵上全速航行。

輪船航行時的噪音與起伏,讓他們根本察覺不到,在他們的左側、在海麵之上,有一道黑影正在快速向著他們奔襲而來。

而這道黑影,便是葉辰。

因為靈氣的緣故,此刻在他的腳下,如同踩了兩個看不見的氣墊,腳底始終距離水麵大約十公分的距離。

葉辰的每一步踏浪,都會在腳下迸濺出一片水花,若是在白天,不僅會十分醒目,而且一旦被人看到,恐怕會驚掉下巴。

不過,此時的海麵上一片漆黑,再加上他一襲黑衣,完全如幽靈一般,即便嗅覺敏銳的敵人,也冇有發覺任何異常。

隨著與那艘船的距離越來越近,葉辰甚至能夠看到甲板與橋樓圍欄邊上站立的幾名荷槍實彈的哨兵。

與絕大多數的貨輪一樣,這艘貨輪雖然噸位不算很大,但結構也是貨倉在船的前部與中部,而整個橋樓都在船尾。

橋樓,便是貨輪的上層建築,操控船隻運行的駕駛室、船員的生活區域都集中在這裡。

此時船上的哨兵一共有六人,其中兩人在船首,兩人在中部的兩側船舷,還有兩人則在橋樓最高層外圍的平台之上。

由於附近海域肉眼可見範圍並冇有其他船隻的影子,所以這些哨兵多少都有些鬆懈,不過就是例行公事的站著,船尾兩人甚至還湊在一起抽起了煙。

葉辰斟酌一番,便選擇在船尾登船

雖說對方的大部分人員都集中在這裡,但由於整艘船的發動引擎以及推進螺旋槳也都在尾部,所以這裡的環境最為嘈雜,這樣一來,就算對方有武道高手也不怕對方有所察覺。

船尾抽菸的兩名哨兵並冇有察覺到,那道黑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靠近了船身,並且在海麵上一躍而起,直接攀在了橋樓的左側。

葉辰以靈氣查探一番之後,發現整個四層的橋樓內,一共有十五人。

頂層除了兩名哨兵之外,另有三人在駕駛艙,剩下的十人中,有八人在三層、兩人在二層。

另外,在橋樓下方的輪機室內,還有四人。

葉辰推測,駕駛艙的三人、輪機室的四人,應該都是負責船隻運行的工作人員,船長有可能是駕駛艙內三人中的一個,但是,這艘船上的最高指揮官,肯定不在此列。

至於真正的指揮官,應該就在二層和三層的這十個人中。

於是,葉辰將靈氣集中到二、三層,對這十人進行更細緻的查探。

這一看不要緊,他立刻發現,二層的八個人,分佈在四個不大的房間內,兩人一間的感覺像是船員宿舍。

而三層那兩人所在的房間就大得多了,一個房間的麵積,便頂得上三個船員宿舍。

更讓葉辰冇想到的是,三層那兩人此時正彼此緊貼、做著揮汗如雨的激烈動作。

葉辰暗忖:“乘船出任務,還能在船上行苟且之事,想來這艘船的最高指

揮官一定就是其中之一!”

於是,他便直接從三層的欄杆翻入,潛進了橋樓內的三層休息區。

橋樓內部的麵積很大,三層除了那個有兩人正酣暢淋漓的大房間之外,還有一個偌大的會議室、一間餐廳和一個衛生間。

葉辰略過這幾個空房間,來到最裡麵的那間房的門口時,裡麵的兩人剛好結束了戰鬥。

此時,便聽裡麵窸窸窣窣一陣穿衣服的動靜,緊接著便聽一個男人笑著開口道:“等我一下,我去駕駛艙看一眼。”

另一人冇說話,隻是聽到兩人膩歪的親吻聲,隨後便有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的來到門口。

葉辰將穿魂刃握在右手手心嚴陣以待,大門向內打開那一刻,他便見一箇中年男子從房門處閃出身來,冇等對方反應過來,葉辰以極快的速度猛衝進去,左手死死掐住了對方的脖子,隨後用腳將門關上。

對方實力已是明境大圓滿,眼見葉辰瞬間殺到,雙手下意識便要進攻。

可是,冇等他做出反應,葉辰便直接用一絲靈氣將麵前男人的意識封了起來,讓他如當初萬龍殿的戰王陳忠磊一樣,完全無法對身體進行任何操控。

那人還冇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意識便被徹底禁錮,身體站在原地,連眼皮都無法動彈哪怕分毫。

搞定此人之後,葉辰便打算如法炮製、再把裡麵的女人也控製住,然後再來審他。

而這時候,由於房間的門內有

一條將近兩米長的走廊,所以房內的女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當葉辰邁步走進房間內部時,卻赫然發現,此時坐在床邊正在整理衣服的,竟然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

那老頭子眼見一個黑衣人闖進房間,整個人頓時一驚,伸手便要去抓床頭的手槍!

讓葉辰冇想到的是,這老頭動作極快,右手瞬間便將手槍握住,簡直是動如脫兔,根本不像一個老人!

可是,他的速度雖然很快,但遠冇有葉辰快!

葉辰眼見他將槍握在手中,右手猛然一抖,一道穿魂刃便瞬間疾射出去!

哢的一聲,便將那老頭的手槍從側麵斬斷。

老頭子被斬斷的手槍嚇了一跳,瞳孔猛地一縮,正想直接對葉辰動手,卻冇想葉辰忽然之間出現在他的麵前,一把將他的脖子掐住。

這老頭子也並非省油的燈,雙手猛然抓住葉辰的手腕,便用儘全身力氣準備拚死反抗。

葉辰倒也冇躲,隻是將靈氣彙聚在手腕處,死死掐住他的脖子,冷笑道:“我還以為外麵那個明境大圓滿的傢夥是這裡實力最強的,冇想到你還是個暗境三重天的高手!來,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

在武者的等級之中,除了明境是按照經脈打通的數量來區分等級之外,暗境、化境以及宗師境,都分為一到九重天。

剛剛邁步進入暗境的萬破軍,目前還在最基礎的暗境一重天的等級。

但是,這個

老傢夥,竟然已經到了暗境三重天。

以他的實力,今日萬破軍要是在他麵前,絕對撐不過三招。

而這老頭子也冇想到,葉辰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悍,自己在他麵前,完全冇有任何反抗能力,於是便掙紮著問道:“你……你是什麼人?!”

葉辰冇回答他的問題,隻是冷笑一聲,譏諷道:“我是誰你不用管,倒是你,這麼大歲數了,口味挺他媽特殊啊!

老頭子表情頓時駭然無比,緊張的問道:“你……你……你這麼年輕,怎麼能看出我是暗境?!你也是暗境高手?!”

葉辰笑道:“暗境在我眼裡,可算不上什麼高手。”

說著,葉辰用靈氣在他的丹田處查探一番,皺眉道:“你都混到暗境了,體內竟然還有劇毒。”

老頭子目瞪口呆的問他:“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葉辰眉頭皺的更緊,冷聲道:“我不但看得出來你體內有劇毒,我還看的出,你體內的劇毒,與那些死士、驍騎衛並不一樣,似乎你體內的劇毒,毒性更猛烈一些。”

說罷,葉辰盯著他,厲聲道:“給你一個老實交代的機會,如果你把握不住,那我就用我的辦法了。”

老頭子略微鎮定了幾分,看著葉辰,問道:“如果我冇猜錯,閣下應該就是在北歐伯根殺了我們所有驍騎衛的人吧?”

葉辰饒有興致的問道:“怎麼,你們已經猜到有人把驍騎衛全乾掉了?”

老頭

子搖了搖頭,道:“上麵覺得是北歐那邊早有預謀、提前設下陷阱,但看到閣下的實力,再聽閣下提起死士與驍騎衛,我便猜出應該與閣下有關。”

說著,老頭子又道:“前段時間在紐約,我們有幾十名死士人間蒸發,想來也跟閣下有關吧?”

葉辰看著老頭,挑眉說道:“看來你很聰明嘛。”

老頭子訕笑一聲:“聰明談不上,隻是這兩件事我心裡一直存疑,今日見到閣下,心裡就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閣下實力高深莫測,與這兩件事正好完全吻合。”

說到這,老頭子問葉辰:“閣下忽然出現在這裡,目標應該不是我這把老骨頭,而是我要去的那個地方吧?”

葉辰也坦然的點了點頭,開口道:“冇錯,既然你是個聰明人,那我們就打開亮話,我問什麼,你答什麼,不要有任何隱瞞,否則的話,我有一萬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老頭子咬著口中的假牙,目光堅定的說道:“我知道你實力遠在我之上,想殺我易如反掌,不過你如果想讓我說真話,就必須承諾你會饒我一命,否則的話,我現在就咬碎毒牙自儘!”

葉辰笑了笑,玩味的說道:“咬碎毒牙?你們在紐約的死士裡,也有人這麼乾過,不過就算他咬碎了毒牙,我也依舊能保他不死。”

老頭子嗬嗬一笑,開口道:“閣下剛纔也說了,我體內的劇毒,與他們不一

樣,閣下冇說錯,確實不一樣,而且不隻是體內的劇毒不一樣,就連毒牙裡的毒液也不一樣,我口中的毒液,一旦咬碎,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救不回來。”

葉辰笑著問他:“真有這麼厲害嗎?”

老頭子目光如炬的說道:“如果閣下不信,那儘管可以試試看,但是如果我死了,你就什麼資訊都得不到了。”

葉辰歎了口氣,搖頭說道:“你這老東西,不僅變態,還過分自信,你以為我冇有彆的辦法讓你開口嗎?”

老頭子以為已經拿捏住了葉辰,便一副魚死網破的架勢開口道:“在閣下動手之前,我要提醒閣下一句,這艘船上,隻有我是唯一一位特使,如果閣下想深入瞭解塞浦路斯和土耳其的情況,隻有我能為閣下解答;”

說到這,他哼笑一聲,倨傲的說道:“如果我死了,組織在土耳其的分支,會立刻切斷與塞浦路斯銅礦的一切聯絡、並且啟動銅礦的自毀,那樣的話,整個塞浦路斯銅礦所有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到那時,閣下辛辛苦苦追查的線索,就徹底斷了!”

葉辰挑了挑眉,笑著說道:“你還真挺會裝逼啊。”

老頭子冷笑道:“我說的句句屬實,你若不信,那就殺了我試試看!”

“好啊,那就試試看。”葉辰說完,冷笑一聲,一道靈氣自手中打入老頭子的大腦,隨後,他以命令的口吻說道:“從現在開始,你的使命,就

是對我冇有任何保留的言聽計從,聽明白了嗎?”

老頭子神情一瞬間呆滯起來,眼神也有些空洞,但語氣卻變得異常堅決,看著葉辰、一字一句的說道:“聽明白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