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0章 陷阱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龍淺的話在場的人都不懷疑,她的鼻子有時候比狗鼻子厲害。

袁飛靜大步來到床上,一把掀開床褥。

“這是什麼東西?”她彎腰撿起被子下的圖紙。

龍淺放下竹竿,轉身走了過去。

“有何發現?”雲天頃也湊了過來。

袁飛靜將圖紙交給龍淺,低聲問道:“能不能看得懂?”

龍淺認真看了會,抿唇道:“是五行圖。”

“有用嗎”袁飛靜抬眼看著她。

龍淺冥思了會兒,搖搖頭:“不知道,先帶回去,再找找其他。”

幾個人在山洞裡找了一圈,除了這份圖紙,再也冇有其他。

從山裡回來,龍淺一直在研究桌麵上的幾張圖。

除了從山洞帶回的五行圖,還有五張地圖,鬼覓分坨所在城池的地形圖。w

“龍淺,吃夜宵了。”袁飛靜端著兩隻大碗進門,坐在她邊兒上。

“到底看出什麼了冇有?都看差不多一個時辰了。”

龍淺拿起筆,在麵前的地圖上畫了一個圈。

“什麼情況?”袁飛靜湊了過去。

“金木水火土五行,一般來說東主木,西主金,北主水,南主火,中主土。”

龍淺將地圖往外一推,端過其中一隻大碗。

雞蛋,肉丸子,青菜,麪條,簡單的組合,卻能吃出不簡單的味道。

龍淺低頭吸了一口麪條,一直鬨脾氣的胃總算舒坦了。

“你手藝又進步了。”她輕聲感歎道。

“不是我做的。”袁飛靜也吃了一口麵,放下筷子,“雲天頃下的廚,我被嫌棄了。”

“金木水火土,剛好五個地方,還有東南西北中,聽起來好像挺好道理,到底什麼情況?”

她拉過一張地圖看了看,又取過另一張。

“東主木,西主金,北主水,南主火,前麵四個分坨的位置真的對得上了。”

袁飛靜將下東城的地圖放在最上麵,抬頭看向龍淺。

“中主土,所以鬼覓最後一個分坨的位置在下東城中間位置?”

龍淺喝了一口湯,擦了擦嘴角。

“按照五行的意思是這樣,但隻是一個分坨,她為何要用到五行定方位?”

這是龍淺想不明白的地方,選址為何要這麼嚴格?

隨便找一處,不是更加難被髮現嗎?

山洞裡什麼都冇有,卻唯一留下這麼完整的線索,當真不是故意的?

“你說的也有道理。”袁飛靜抿了抿唇,“那我們要怎麼做?”

龍淺喝了一口肉湯,又開始吃麪。

被忽視的袁飛靜收回目光,再次端起大碗。

“磕磕嗑……”房門被人敲響。

雲天頃不等裡麵的人迴應,就推門走了進去。

“龍淺,真的出事了。”

他將信箋放在桌麵上,淺歎一口氣。

龍淺放下筷子,抬頭:“出什麼事了?”

“我大哥和寧國兵打起來了。”雲天頃拉開椅子坐落。

“要是明王耍陰謀,我大哥會很麻煩。”

龍淺拿起信箋看了看,抿唇道:“看來不能再等了。”

“不管是不是陷阱都得去一趟。”袁飛靜放下空碗,“雲天頃你收拾一下,我去找文謙將軍。”

雲天頃站起,看著離開的人。

“喂!我冇吃,憑什麼讓我收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