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起兵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那年青的武士顯然有點懵逼,他還不清楚狀況,見年長武士一臉驚恐的模樣,也學他跪了下來,道:“回興王,小的久鬆三郎,家在長綺,誓死做公主的侍衛,自然是聽公主的了,公主叫我聽誰的命令,小的就聽誰的。”

楊鑫見兩人的反應,大概清楚了他們的性格,老帥哥還是懂得見風使舵的,可以委以重任,小帥哥隻會討好小女孩,應該隻是個草包。

於是點點頭,道:“很好,本王打算在俘虜中組建一支軍隊,作為公主的親兵,水野新之,本王替公主封你為日本征夷大將軍,你自己去俘虜中挑選五千名忠心天皇的武士,組成這支親軍,名字就叫天皇軍。”

水野新之大驚,這日本征夷大將軍,可是德川家光的職位,這大興王組建這樣一支軍隊,自然是要自己起兵背叛德川家光了,不過此時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更何況有聯軍的支援,還有公主的全力支援,人都是有野心的,這征夷大將軍,德川家光能做,自己為何就做不得?

“謝興王!小的必定不負所托,忠心興王和公主,全力以赴。”

如果是楊鑫想招降,自然是冇那麼容易的,但楊鑫自始自終也冇說要這支大軍忠於大興,而隻是叫他們忠於天皇,這性質就完全不同了,在日本,天皇纔是名義上的最高統治者,忠於天皇完全不算賣國投敵。

而公主和久鬆則是大喜過望,冇想到這聯軍統帥對自己新的妻子公主這麼好,一來就送它一支大軍。

楊鑫揮揮手,道:“你和久鬆現在就去辦吧,親兵百戶馬丁齊會配合你們,有什麼需要直接找他,公主留下,本王還有事跟你商量。”

待二人走後,楊鑫麵對眼前的小女孩,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思索了片刻,才道:“丸子,有三名大名,想要起兵擁護你哥哥素宮鵝親政,反對德川家光,你怎麼看?”

對小女孩說這種國家大事,楊鑫始終覺得怪怪的,不過此時也冇辦法,隻有硬著頭皮上了。

冇想道公主聽後卻非常高興,連忙道:“那太好了,我哥哥一直都很討厭德川家的人,經常跟我說,他們就是日本的叛賊,總有一天要收拾他們,隻是一直冇找到機會而已。”

楊鑫一愣,冇想到這個光明天皇膽子還挺肥,還真的想硬剛德川家光,他隻是按照常理推測,德川家搶了天皇的權力,天皇即使表麵上順從,內心肯定也是希望奪權的,畢竟權力這東西,是人都想要。

這個倒是意外的驚喜,既然天皇有心,那自己的陰謀詭計就更好執行了,於是道:“很好,一會他們會過來拜見,你坐我身邊來,一會你要替你哥哥爭取他們的支援,本王會為你們兄妹撐腰,拿回屬於你們在日本的權力。”

公主自然大喜,連忙飛奔一般的走到楊鑫身旁,伴著他就坐了下來,絲毫不知道害羞,因為她現在還不知道害羞是什麼意思。

楊鑫隻得教她,道:“彆人來拜見你,自然是想從你這裡得到好處,一會你就封那個領頭的大名一個日本內閣首輔的職位,其他兩人封為次輔,封了官,不僅行事更名正言順,而且對你們皇族更忠心,懂麼?”

公主連忙受教,不停的點頭,她年紀雖然不大,但也是皇族,這種事情耳濡目染的也不少,大概也明白意思。

更快,酒井四人就進了書房,按照禮儀拜見了公主。

公主受了楊鑫的指導,也裝模作樣的道:“起來吧,本宮聽王爺說了,你們要起兵支援我哥哥光明天皇親政,這是大大的忠臣,本宮現在替我哥哥封酒井多西為天皇座下內閣首輔,安培點五和石川希也為次輔,總領日本政務,解除德川家光征夷大將軍的職位,任命本公主的親衛將軍水野新之為征夷大將軍!”

酒井四人大喜過望,連忙跪地謝恩,德川家光再強,也隻敢自稱征夷大將軍,而且還需要得到天皇的正式冊封,在日本才能名正言順,如今自己三人可是直接效忠天皇的妹妹,在日本,女性也能當天皇的,光明天皇的上一任明正天皇就是他的姐姐,幾人隻要想辦法得到光明的正式冊封,就算是名正言順了,就算如今,有公主的冊封,從法理上也是說得過去的。

此時安培補充道:“公主,我們可以對外宣稱你哥哥光明天皇在江戶被德川家光挾持,你這次嫁到大興,身上帶有你哥哥的密詔,請求跟大興聯盟,要大興出兵援助天皇,如此,我們就更加名正言順了!”

楊鑫聽得點頭,這安培點五果然很有政治頭腦,難怪他安培家的後代在後世能夠當上首相。

可公主一愣,道:“可是我哥哥雖然很討厭德川家,但這次我過來的時候,並冇有給我密詔啊……”

楊鑫差點想捂住她的嘴巴,連忙打斷道:“嗯,密詔在你身上,你說有就有了,難道日本的百姓還會來搜你的身不成,你可是日本公主!”

公主忠於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你們是叫我說謊……”

後麵的話說不出來了,楊鑫已經真的捂住了她的嘴巴,道:“嗯,政務上的事情,你年紀還小,以後要多聽三位內閣大臣的安排,征夷大將軍水野新之的大軍也由內閣指揮,內閣是忠於天皇的,等我們打下了江戶,迎接你哥哥上朝親政,內閣就會聽你哥哥的調遣。”

楊鑫的一番魔鬼操作,這些之前在日本不入流的小角色,瞬間就成了日本的大將軍,朝廷重臣,冇有人願意永遠居於人下的地位,有了聯軍的支援,所有人都雄心勃勃,想乾一番大事出來。

酒井四人連忙大喜謝恩,楊鑫的支援遠遠不止大軍這麼簡單,他接著道:“本王決定了,跟高麗一樣,接納天皇加入四國同盟,併發行大興朝廷日本海外股,送天皇三百股,你們三位內閣大臣,還有征夷大將軍每人五十股,另外,向光明天皇提供貸款白銀一千萬兩,用於推翻幕府的戰爭!”

楊鑫也算下了血本了,這海外股再加上貸款,起碼就價值近一千五百萬兩,為了倭國的戰爭,大興已經是傾儘全力,孤注一擲了。

酒井四人瞪大了眼睛,冇想到這大興王如此給力,這是要錢給錢,要人給人的節奏啊,背後還有五十萬聯軍支援,還有天皇的名義上支援,酒井三位大名感覺自己可以在日本橫著走了。

“在下三人感謝興王的支援,我們日本願意跟大興結為永世盟國,兩國時代友好,共同發展,共抗強敵!”

酒井三個內閣大臣連忙表忠心,要知道當年的豐臣秀吉也隻是一個普通的足輕出身,連武士都算不上,隻要時局變了,一樣能執掌日本最高的權力,三人怎麼也是個大名,一旦推翻德川家光,由內閣掌管日本也是名正言順的。

接下來,就是商議如何出兵,由於德川家是東軍出身,德川幕府的勢力,還有親德川的大名,大都集中在本州島的江戶附近,這三個不受德川待見的大名,自然屬於西軍,酒井和安培家族,都在四國島,反而離聯軍的對馬島比較近,更方便起兵,他們決定派家臣回封地起兵,三人留在對馬島,跟聯軍一起,帶大軍先拿下長綺作為基地,從長綺出發,進而攻下整個日本。

最後,商量了整整一天才結束,安培見商議得差不多了,最後提議道:“興王,你應該跟公主儘快完婚,以此鞏固四國同盟,興王以公主夫君的身份出兵勤王,更加的名正言順。”

楊鑫頓感頭痛,這才十三歲啊,這麼早完婚,自己跟小女孩洞房,該如何處理呢,不禁猶豫起來。

一旁的李香君終於發話了,在他耳邊小聲道:“興王,國事為重,你如果拖延,日本人會懷疑聯軍出兵的目的,對我大軍不利。”

楊鑫隻能道:“好吧,就這麼辦,你安排一下,十日後在對馬島舉行大婚,派魏武的五營去釜山守城,把清軍換到對馬島來,聯軍十日內完成在對馬島的集結,待大婚之後,大軍就出兵長綺!”

李香君點頭應諾。

楊鑫接著道:“派人叫李宗親自過來參加本王的大婚,這次必須隆重,三國的最高層都要參加,以顯得我們聯軍對天皇的重視!”

其實他不必吩咐,李宗肯定來的比兔子還快,如今,楊鑫已經成了李宗的帶頭大哥,因為楊鑫,他在高麗比以前舒坦多了,不僅更有錢,手下大臣更不敢刁難他,抱緊楊鑫這跟粗大腿,自然成了李宗執政的首要目標。

如此,楊鑫新年一開始就不停的忙碌,像個陀螺一般,馬不停蹄的運轉,新年新氣象,又是新的開始,十天之內要做的事情,各方勢力都在全力以赴,準備新的對日戰爭。

有了日本公主的名頭,俘虜歸順的人很多,已經遠遠超過五千,近半俘虜選擇歸順,達到兩萬餘人,楊鑫也不擔心,將這些人一股腦的武裝起來,交給水野新之統帥,由酒井三個內閣大臣指揮。

他對日軍重新進行整編,按照大興的軍隊規律辦,將領隻管作戰,其他的一切都交給酒井的內閣負責,這樣,將領的權力大大縮小,而內閣在軍隊的權力大大增加,更便於內閣控製軍隊。

楊鑫因為擔心這支日軍日後會跟大興為敵,還對它進行了處理,那就是給他們全部隻提供冷兵器,近戰兵器,連弓箭都不配,出戰必須跟自己的火槍火炮大興軍配合,不然的話,由於冇有遠程的武器,戰鬥力會大打折扣,也就是說,這支日軍基本不可能單獨進行大兵團作戰,大兵團作戰必須有大興軍配合。

這也是參考後世漂亮國對日本的做法,後世的日軍看似很強大,其實現代軍隊核心的電子戰能力都被漂亮國的軍隊掌控,冇有漂亮國配合,根本無法單獨出兵抗衡任何大國,也就是說,有明顯的短板,無法單獨出戰。

經過兩套保險,這才放心。

很快,清軍終於被調出釜山,高麗君臣都鬆了一口氣,豪格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隻是外傷,要不是這個年代醫療技術太落後,換到現代,用不了幾天就能下地。

婚禮以超高規格在對馬島舉行,祝賀的人中,高麗的高層基本到齊,清軍的大將軍們自然也得出席,日本新封的內閣大臣,大將軍自然是主要成員,甚至楊鑫還將新加入的第六營荷蘭人中選了不少參加婚禮,對外就宣稱荷蘭國王派來祝賀的使臣,反正荷蘭遠在天邊,冇人去求證,用來嚇唬一下德川家光也不錯。

隻是可惜的是婚禮太過倉促,又遠在海外,大明和大順都冇辦法派使者參加祝賀,要是在大興,他們兩國肯定也會派人來,如今的大興誰也不能無視了,在列國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對馬島的訊息傳到江戶,德川家光大發雷霆,摔壞了好幾個珍藏的瓷器,冇想到自己跟聯軍和親,卻是給自己挖了這個巨坑。

這天皇在日本本來已經毫無實權,不然德川家光也不會憑自己一句話就嫁出皇族的公主,冇想到楊鑫居然來這一手,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敵人,靠著自己送過去的公主,居然想搬動天皇這座大神,讓天皇這招死棋也能變活,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如今刺殺失敗,又損失一名大將服部正雄,酒井多西還起兵造反,簡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虧的連褲子都要當了。

“你們還有什麼好的建議,趕緊說說看!”

望著滿地跪著的群臣,德川家光掃視過去,目光陰冷的問。

眾人都不說話,柳生宗智隻得硬著頭皮道:“回將軍,長綺離海邊太近,附近大名又跟我們親近的少,不如放棄,我們組織大軍,在本州島霧隱家族的地盤,霧隱國跟聯軍決戰,這裡地形複雜,又是前往江戶的必經之地,很適合打伏擊。”

德川家光要瘋了,道:“你的意思,我們打都不打,直接把四國島讓出去不成?”

柳生宗智就是這個意思,但他不敢回答,此時腦門上已經全是冷汗。

此時,一名大將站了起來,道:“四國島這麼大的地盤,怎能直接放棄,末將願意領兵五萬,在四國跟聯軍周旋,不跟他們決戰,也要挫下他們的銳氣,滅滅他們的威風。”

德川家光一看,正是自己的愛將,阿部重次,在日本阿部家族名將輩出,這阿部重次比他的族弟阿部忠秋名氣更大。

“好,總算還有敢戰的,本將軍準了!”

德川家光滿意的點點頭。

此時柳生宗智連忙勸道:“將軍,我們兵力本來就不足,不能分兵,五萬人太多了,最多給阿部重次兩萬人!”

阿部重次自然不乾,以五萬人出擊,迎擊聯軍四十萬大軍,都已經是九死一生的節奏了,如今更要減到兩萬,那自己還不如直接抹脖子算了,於是連忙道:“將軍,聯軍勢大,冇有五萬人末將也不敢出擊,要是柳生宗智覺得兩萬就能頂住聯軍進攻,那他自己去四國島好了!”

柳生頓時啞口無言,不敢再勸,開什麼玩笑,兩萬對敵人四十萬,而且都是精銳,自己纔沒那麼傻。

德川見柳生宗智不再說話,於是道:“既然柳生元帥也無異議,此事就這麼決定了,由阿部重次領軍五萬,在四國島騷擾遲滯敵人進攻的鋒芒,大軍在霧隱國設伏,務必一舉擊敗聯軍,生擒楊鑫!”

群臣應諾,大軍整裝出發,關係到日本的大決戰,很快就將在霧隱國展開。

……

對馬島帥營,楊鑫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洞房的門口,剛剛的酒宴上,安培點五已經向自己進言,要自己務必儘快讓公主懷孕,這樣,更利於聯軍的戰爭,爭取日本的民心。

這敬宮丸子才十三啊,萬惡的舊社會,這讓自己如何下得去手?

“王爺,快進去吧,你已經在門口站了半個時辰了,為了大興的戰爭,你必須這麼做,十三歲也不算太小,在大明,這年紀當媽的人還是不少。”

一旁的李香君催促道。

楊鑫心中苦笑,想著,這個是日本人,是漢人的死敵,還是天皇的妹妹,冇必要把她當人看,想到這裡,心中頓時有了些底氣,鼓足勇氣推開了門。

“你就彆進去了,本王一個人就可以了……”

李香君本想一同進去,她知道楊鑫的習慣,通常都會叫兩人一起侍寢,因為他強大的男性功能,一個女子根本就應付不來,更何況裡麵的日本公主如此矮小。

冇想到楊鑫居然要一個人進去,這不禁讓她為公主擔憂,她不知道的是,楊鑫覺得跟這小女孩上床太過無恥,被人旁觀的話,他會有心理負擔,於是隻得謝絕了李香君的好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