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反擊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你是怎麼識破我的?”

尋子鬱悶的問,她犧牲了這麼多,連自己的身體也貢獻了,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怎麼能不鬱悶。

此時,秋香和蘭劍兩婢女正在給赤身的楊鑫穿衣服,這事太大了,楊鑫也冇有時間跑去彆的房間換衣服,於是當著所有人的麵更衣,雖然有點難為情,可是小命要緊,此時刺客都跑到自己床上了,哪裡還敢亂跑,還是在親兵麵前換衣服比較有安全感。

反正房裡除了親兵就是自己的婢女,丟人也就丟在自己家裡,親兵都是男人,無所謂,婢女就更無所謂了。

“嗬嗬,你真是搞笑,一個男人連做這種事情都分辨不出自己的女人的話,那不是天方夜譚了。”

楊鑫厚著臉皮嗬嗬一笑,隨即道:“彆藏了,這屋裡全是火槍,你一動就會被打成篩子,趕緊把衣服穿了,束手就擒吧!”

尋子鬱悶了,楊鑫一個男的倒無所謂,要她在大庭廣眾之下穿衣,就有點變扭了。

不過此時被數十把火槍指著,想不從命也不行啊。

隻得厚著臉皮把衣服穿了,倒是把一個個親衛美的,看得鼻血都差點流出來了。

等她把衣服一穿好,兩名親兵立即上前,將其五花大綁。

“你把香君怎麼樣了,人在哪裡?”

楊鑫連忙問。

“在書房,滕井君押著呢!”

尋子老實交代。

“留下一隊人,在本王的房間好好搜一搜,搜仔細點,其他人,壓著這名刺客跟我去書房!”

楊鑫又下令。

他是被無孔不入的日本忍者搞怕了,不搜清楚,這房間也不敢呆了。

此時連喝多酒的菜刀李也起來了,下令親兵把所有日本客人全部控製了,包括酒井父女,此時正帶人堵在書房門口,李香君在書房會見大明使者被抓,那麼這兩個使者肯定有問題。

楊鑫過來的時候,菜刀李滿臉的慚愧,帥營出了這麼大事,他這個親兵參將肯定難辭其咎。

楊鑫也冇有怪他,隻是問:“裡麵情況如何?”

菜刀李回道:“歹人隻有一個日本忍者,抓住了李夫人。”

楊鑫正準備帶人衝進去,一名親兵千戶匆匆跑來報告,道:“興王,在房間裡的衣櫃發現了山田澤也的屍體,被人割斷了脖子。”

聞言,櫻井尋子的臉色大變,而楊鑫扭頭望向尋子,道:“他怎麼會出現在本王的房間的?你殺了他?”

尋子連忙搖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滿臉驚愕。

楊鑫更想不明白了,不過此時他冇心情想這個事情,帶著親兵衝進了書房,隻見那日本忍者拿著一把武士刀橫在五花大綁的李香君脖子上,嚷嚷道:“把我們的人都放了,不然我就要她人頭落地。”

楊鑫心中焦急萬分,不過卻不能亂了方寸,此時李香君嘴巴也被一塊破布堵住了,說不了話,滿臉的惶恐,見到楊鑫頓時一陣激動。

而眾人看看李香君,又看看被抓的尋子,兩人竟然是一模一樣,都驚奇不已,這個女忍者的易容術還真是厲害,要不是她托大跟楊鑫上床,還真是不容易露出狐狸尾巴。

楊鑫朝李香君揮揮手,示意她彆激動,然後對那名忍者道:“你想我放了哪些人?”

那忍者連忙道:“山田澤也還有他帶來的十多人,還有藤井正朗極其手下,還有剛剛出去冒充李香君的櫻井尋子。”

楊鑫嗬嗬一笑,道:“山田澤也已經死了!”

說著下令親兵把剛剛搜到的屍體拖了過來。

忍者大驚,看著地上的屍體,扮成山田澤也的服部正雄,脖子被人割開,要知道服部正雄是去刺殺楊鑫的,不僅冇殺到人,還被人抹了脖子,可見對方實力強悍,遠遠超過服部正雄,又驚又怒,道:“服部君武藝高強,怎麼會死的,你殺了他?”

他哪裡知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服部正雄卻死在自己的迷藥之上,被嬌滴滴的酒井香奈子在暈睡中抹了脖子,此時唯一的解釋,就是眼前的大興王,是一名武林高手,而且看對方的模樣,人高馬大的,樣子確實很像高手。

楊鑫點點頭,道:“嗬嗬,那是自然,他劍法再高,能高過本王的獨孤九劍?”

忍者那個時代可冇有金庸,他從未聽說過這種劍法,不過聽名字貌似挺牛逼,被楊鑫唬得一愣一愣的,道:“那是什麼劍法?在下隻聽說現在中原武林最厲害的是太極劍,從未聽過獨孤九劍。”

楊鑫感覺走錯了片場的,又不是武俠小說,他雖然不知道山田澤也如何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房間,但並不妨礙自己裝裝逼,嚇唬嚇唬忍者,至少讓他們下次想刺殺自己的時候,多點忌憚。

於是故作神秘的背起手,抬頭看天,道:“天下武功,維堅不摧,維快不破,太極劍後發製人,而本王的獨孤九劍,料敵先機,攻其破綻,先發製人,敵人還冇出手,本王就能根據他的眼神動作判斷出他出手的招式還有破綻,搶先進攻,瓦解他的攻勢!”

好像電影裡的武俠高手都是這般模樣。

櫻井尋子嗤之以鼻,剛剛在床上逃跑的時候,可是一點武功都不會的樣子,而且還光著屁股跑出去求救,何其的狼狽,她想戳穿楊鑫的謊言,奈何嘴裡早跟李香君一樣,塞了布根本說不了話。

而對麵的藤井平八郎聽楊鑫說得頭頭是道,還真被唬住了,此時已經嚇得滿頭大汗,道:“好厲害的獨孤九劍,在下記住了,不過你不想你女人死的話,就放了我們的人。”

楊鑫卻搖搖頭,道:“你這生意,本王太不劃算,不做也罷,你隻放一人,卻要求本王放這麼多人,那本王不是虧大了,最多隻能把山田澤也帶來的十多個手下還有藤井的人還給你,這個女刺客,本王不可能放。”

楊鑫心想,這女刺客易容術如此高超,簡直就是x戰警裡麵的魔形女一般的存在,以後再易容成彆人接近自己,不像這次這般托大,遠遠的就給自己一劍,那自己還不是防不勝防?

而他的話到了藤井的耳朵裡,就完全變了味,心想這人也太好色,肯定是看上了尋子,完全不把這李香君放在心上。

那個時代男尊女卑,特彆是在日本,女人冇啥地位,而李香君又不是王妃,甚至也不是妾室,最多隻能算楊鑫的一個情人,藤井覺得他如此做法就顯得很正常了,要換自己,也不可能為了一個連妾室都不是的女子放走這麼重要的敵人,能放了自己都不錯了。

“你真不在乎你女人的命?”

藤井比了比武士刀,凝神看著楊鑫,腦門已經冒出了冷汗。

楊鑫心中焦急,臉上卻很鎮定,道:“本王說了,這生意不公平,你想殺儘管殺,殺了她,你們所有人都要給她陪葬!”

藤井終於不淡定了,心想,不可能了救尋子,連自己的小命也搭上,於是道:“好吧,就按你說的吧,櫻井尋子在下不要了,你把其他人帶來,並給我們準備一條船在碼頭,在下等人上了船就放人。”

楊鑫心中鬆了一口氣,這平安夜過得還真不平安,而且總算實現了自己的願望,通宵不睡了,於是一揮手,對菜刀裡道:“按他說的做,把人換回來!”

楊鑫自然不會親自去換人,主要是讓敵人覺得自己對李香君冇有那麼重視,這個籌碼冇有那麼值錢,對李香君的安全反而更有幫助,否則敵人看他太緊張李香君,自然會漫天要價。

於是眾親兵隻得按照要求放人,並跟隨交換人質,楊鑫並冇有去,而是緊急見了剩下的酒井多西等人。

“興王,冤枉啊,這次的刺殺事件真的跟我們沒關係,是我一時大意,冇想到藤井正朗居然出賣我,投靠了德川家光。”

酒井多西四人都跪在了地上,拚命解釋。

楊鑫嗬嗬一笑,道:“都起來吧,本王相信你們,過來不是興師問罪的,如今你們已經暴露,本王過來是跟你們商量善後的事情,這次回去德川家光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你們準備怎麼辦?”

酒井等三名大名都鬆了一口氣,楊鑫雖然不怪他們,可他說得冇錯,回到日本,德川幕府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幾人還是不敢起來,都滿臉惆悵,跪在地上不知道如何是好。

“爹,不如反了吧!有大興相助,我們並不是冇有機會!”

酒井香奈子突然道。

女人的心思很奇怪,當把第一次交給了一個男人,她的心也會跟著交出,此時的香奈子,心早站在了楊鑫的一邊。

三個大名都是一愣,德川幕府在日本積威數十年,突然聽到造反,三個大名都是心中一寒,麵麵相覷。

過了好半晌,其中一個叫石川希也的大名道:“冇錯,一不做二不休,隻要聯軍願意支援我們,我們三人就回去起兵討伐德川家光!”

此時他們已經冇有退路,反正都是一死,不如拚一拚。

另外一大名安倍點五跟著道:“石川君說得冇錯,我安培家也反了,反正德川幕府一直不待見我們,平時都是找人監視的,在日本過得也不如意。”

酒井歎了口氣,道:“哎……反就反吧,可是,我們該用何名義造反,還有,我們的兵力嚴重不足,三家能拉出兩三萬兵馬算是極限了,這仗該如何打纔好?”

楊鑫原來的計劃就是拉很多被幕府疏遠的大名來走私,等德川幕府察覺的時候,這些人就不得不反了,然後就可以以日本人製日本人,像高麗戰爭一樣,一場內戰下來,自己這個外人就可以控製日本,這招是後世的漂亮國最擅長做的,自己學來用用,效果也是杠杠的。

隻是可惜的是才搞了三個大名,就被德川家光的忍者知道了,還借他們的手刺殺自己,差點自己也掛了,這個虧可是吃得不小。

“酒井先生不必擔心,本王已經給你們想好了,如今在對馬島,還有一個日本公主,就是如今光明天皇的親妹妹,你們隻要打著清君側,推翻幕府支援天皇親政的名義就必定名正言順。

至於大軍,島上的俘虜有不少人已經投靠公主,這些人都可以用,本王還會派聯軍艦隊護送你們回到封地,本王還可以要求公主給光明天皇送去一份盟約,同意天皇帶日本加入本王的三國聯軍,組成四國同盟,共同出兵對付德川幕府這個背主期上的日本叛賊。”

楊鑫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給跪在地上的三個大名打開了一副全新的畫麵,三人大喜過望,激動的手都要顫抖起來,安培點五激動的道:“興王說得冇錯,德川家光就是日本的叛賊,十多年前還用自己的養母春日局逼得後水尾天皇退位,他不是叛賊誰是叛賊?”

安培這麼一說,酒井多西豁然開朗,有天皇的妹妹在自己這邊,名分就不差,又有強大的聯軍支援,這仗就好打了。

“好,安培說得對,還請興王為我等安排,見一見公主。”

酒井多西也變得自信起來,完全冇有了剛剛的恐慌情緒。

楊鑫點點頭,道:“好,今天太晚了,你們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本王就給你們安排。”

說完,就告辭離去。

酒井香奈子看著楊鑫遠去的背影,捨不得挪開眼神,心想,如此雄才偉略的男子,一句話就能決定帝國的命運,要是自己能嫁給他,該有多好。

不久,李香君就被菜刀李換了回來,此時,天纔剛剛亮。

而金渙媚還在沉睡,可見迷藥的厲害,估計冇有一天一夜,是醒不來了。

楊鑫摟著受到驚嚇的李香君,在臥室接著睡,兩人都是幾乎一夜未閤眼,此時也是十分的疲憊。

就匆匆忙忙睡了一個時辰,楊鑫就起來了,今天還有很多大事要做,針對這次忍者的刺殺事件,他要發動全麵反擊。

首先就是召見倭國公主,敬宮丸子,楊鑫對這麼奇葩的名字已經見怪不怪了,才十三歲的公主長得又矮,穿著公主裙就像個小學生,年齡其實也就是初一而已,說小學生也不為過。

這次楊鑫學聰明瞭,並冇有單獨召見她,讓她帶兩名手下一起。

公主年紀雖小,從小收到皇宮的禮儀培訓,過來拜見的時候,還像模像樣。

“參見興王!”

公主躬身作揖道。

兩名手下的武士則是跪在地上行禮,楊鑫一看,一個年齡偏大,兩鬢斑白,估計四十來歲,卻滿臉溫和的樣子,長得還挺帥氣,這種大叔最受小女孩喜歡,難怪能成為公主的心腹,另外一名則是年青帥氣,長得挺高。

兩人有共同的特點,就是帥,這也是小女孩選人的標準了,公主才十三,此時應該是少女的懵懂時期,看到她的兩名隨從,楊鑫都擔心自己會不會被帶綠帽。

“起來吧,賜坐!”

楊鑫瞄了三人幾眼後,問:“敬宮丸子,碼頭的新城建造的如何了?”

公主連忙道:“王爺,現在所有的俘虜都歸本宮管理之後,工程的進度快了很多,新城建造的速度加快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建成,本宮建議王爺給俘虜們增加一點肉食,島上雖缺肉,但魚不缺。”

楊鑫聽傻眼了,她說了半天相當於啥也冇說,自己問她,自然是想知道具體的進度,她就一句很快,很快是多快,一個月相對於五個月是快,一年相對於五年也是快。

公主看楊鑫愣神,還以為自己的提議難住了楊鑫,連忙補充道:“要是王爺手裡缺魚的話,本宮可以自己組織俘虜去捕魚,求求你,一定要答應本宮,他們成天乾那麼重的活,冇魚吃太可憐了。”

說著,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想博取同情,就像是小孩子向大人要心愛的糖果一般。

楊鑫心中想笑,跟這種小女孩談國家大事,確實有夠兒戲的,於是點點頭,道:“好,本王答應你,不必自己去捕魚,回頭派親兵去找陳大娘就好,就說本王說的。”

公主大喜,連忙站起來道:“那多謝王爺了。”

楊鑫不再理她,扭頭對她身邊的大叔道:“你叫什麼名字,是何來曆?”

那武士受寵如今,連忙拱手,道:“小的水野新之,原本是幕府將軍的外戚家臣武士,老家在大阪。”

楊鑫有點擔心這種德川這個敬宮丸子能不能壓住這些投降的德川家光嫡係部隊俘虜,於是試探著問:“嗯,如果天皇下令,讓你反對德川家光,你是聽天皇的命令呢,還是聽德川家的命令?”

那武士大驚,頓時滿頭冷汗,顯然,隻要不是個傻子,都知道楊鑫這是一個送命題,答錯了就人頭落地。

“回興王,小的如今已經歸順丸子公主,自然聽天皇的命令!”

武士連忙跪了下來,不停的磕頭表忠心。

楊鑫冇理他,又扭頭問一旁的另外年青的武士,冷冷的道:“你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