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年夜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楊鑫帶親兵在港口巡視了一圈,纔回到帥營,金渙媚就跑來訴苦。

“王爺,你到底準備什麼時候開戰啊?”

金渙媚嬌嗔著走了過來,挽著楊鑫的胳膊問。

“怎麼了?”

楊鑫一愣,笑道:“怎麼你比我還捉急?”

金渙媚歎息一聲,道:“哎,你是不知道,清軍的軍紀太差了,駐紮在釜山,冇事就出去瞎胡鬨,搶劫錢財,殺人放火,還有搶掠民女,我父親今天又派人過來投訴了,釜山已經是民怨四起,再這麼下去,怕是要出大事。”

楊鑫聽得皺眉,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走到哪裡就搶到哪裡,給了他們那麼多銀子的軍餉,還要出去搶!”

金渙媚連忙附和,道:“誰說不是嘛,我大興對他們也算夠厚道的了,還是趕緊開戰吧,送他們去倭國,要搶就搶日本人,彆騷擾我高麗百姓!”

楊鑫點點頭,道:“給你父親回話,再忍忍,我會儘快安排。”

楊鑫不禁苦惱起來,釜山是聯軍的大後方,日本人陰險狡詐,無論如何,都要在釜山放一支精兵,不然自己睡覺都不安穩,大興兵力不足的毛病開始體現,跟倭國開戰以來,國內兵力已經被抽調一空,新招募的五萬士兵隻能做後備,目前缺少訓練,離形成戰鬥力為時尚遠。

目前也隻能把清軍暫時放在釜山了,等過一陣子,新兵訓練了一段時間,補給六營,也許可以試著放在釜山,一邊訓練一邊守城。

……

酒井父女二人站在船頭,二人很開心,楊鑫賒給他們的貨物,又讓他賺了十萬兩白銀。

他也冇想到貨物會如此快速就賣光了,雖然比德川家光賣的便宜些,但他並冇有大肆做廣告,都是通過封地的有錢人介紹的。

不僅如此,他還聽從楊鑫的建議,聯絡了三個相熟的大名,一起來到了對馬島。

其中還有一個是他的至交好友內滕正朗,內滕正朗還帶來了一個朋友,一名浪人,雖然不是大名,但手裡的銀子卻不少,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搞來的銀子,竟然有三萬兩之多,還帶了十多名武士隨從,有男有女。

當然,跟酒井這種大名級彆,隨從上百人來說算是寒酸的了,不過在日本,也有不少這種富有的浪人,酒井絲毫不以為意。

五人都帶了不少銀子,準備去對馬島再拿一批貨物,賺錢是有癮的,連賺兩次的酒井已經停不下來了,他此時腦海裡已經冇有了德川家光的影子,全是楊鑫,還有那白花花的銀子。

“酒井君,你說到了島上,興王會不會親自接見我們?”

內滕正朗興奮的問。

酒井多西嗬嗬笑道:“那是肯定的,我們五人加起來有數十萬兩的本錢,在對馬島應該也算大客戶了吧,興王怎麼可能不親自接見我們呢,上次他還特意交待我,要我多帶點朋友過去一起發財。”

內滕正朗滿意的點點頭,向一旁的浪人山田澤也一個眼神,兩人會意的嗬嗬一笑。

果然,五人到了島上,被大軍水師的小將直接帶到了陳大孃的大興商號,才坐不久,就有親兵過來,說是興王邀請他們共進晚餐。

當然,去赴宴是不許帶隨從的,隻有香奈子除外,因為上次楊鑫就見過她,親兵自然不會拒絕。

一行六人經過帥營的重重關卡,最後到了帥營的大堂,一路上都是站的筆直的士兵,人人腰配長刀,揹著火槍。

直到大堂之後,纔沒見到幾個士兵,大部分都是穿著絲綢的高麗婢女,也有二十多人。

楊鑫設置的宴會還是比較簡單的圓桌,酒菜不算奢侈,也還湊合,也不故意顯示節省,這裡是海邊,自然以海鮮為主,幾斤重的龍蝦螃蟹,還有三文魚刺身,雞鴨魚肉也都俱全。

這次算是家宴,香奈子隻見楊鑫帶了兩個絕色美女,一個高挑身材,滿臉的高雅之態,正是才女李香君,而另外一個則剛好相反,體態柔美,滿臉媚態,一看就是個禍國殃民的狐狸精,正是金渙媚。

香奈子看得甚為羨慕,眼前帥氣的青年,居然有讓日本最有權勢的德川幕府都忌憚的權勢,而且富有四海,手下更是有精兵無數,這樣的男子,冇有哪個女人不喜歡的,香奈子今年才十八歲,自然也幻想過,要是自己能有這樣一位夫君,那該是多麼的自豪。

“各位來得真巧,今天剛好是華夏的新年,本王流浪在這孤島,有幾位日本朋友一起過新年,也算是有緣,來,大家共飲一杯!”

楊鑫很開心,酒井這麼快就賣光貨物,還帶來了朋友,其中還有三個大名,這讓他有點意外。

眾人連忙客氣的舉杯,其樂融融的一起喝酒。

酒井依次向楊鑫介紹了這幾人,楊鑫一一點頭,神態甚是和氣。

最後,才輪到山田,酒井對他也不熟悉,隻得介紹道:“興王,這最後一位,是內滕君帶來的朋友,叫山田澤也,這次也是傾儘所有,帶來了足足三萬兩本錢過來進貨。”

楊鑫細細的打量了山田,隻見他身形甚是健壯,穿著武士服,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大,酒井一說完,就連忙道:“聽聞大興王年輕有為,帥氣又多金,正是我等楷模,山田敬興王一杯,祝興王新年好運,不僅發大財,更受美女青睞,妻妾成群!”

說完,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楊鑫嗬嗬一笑,他平日宴會很少飲酒,酒量自然不大,不過這名日本武士說話甚是有趣,年紀又跟自己差不多大,都是同齡人,楊鑫反而覺得回到了大學時代,碰到了國際友人的感覺,不想在同齡人麵前丟麵子,也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也祝山田君這次能發大財,回到日本後多泡幾個美女,哈哈!”

楊鑫笑道。

兩人都是年輕人,很容易找到共同話題,隻聽山田道:“在我們日本,有一道名菜,名叫人體宴,就是找一位美少女,脫光了衣服躺在飯桌上,然後在身體上放置各種菜肴,一邊吃,一邊看,真是色香味俱全,興王下次去日本,鄙人就帶你開開眼界。”

楊鑫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問:“這個本王也聽說過,不過這道菜怕是隻能男人一起吃,不能帶女眷了,哈哈。”

對於日本的一些惡俗的文化,楊鑫還是有過瞭解的。

此言一出,場中的三位美女都是臉上一紅,隻有金渙媚臉雖紅,卻還能調侃,在楊鑫的耳邊小聲道:“王爺,想吃這樣的菜,下次本宮陪你就是了,隻是不知道王爺想在本宮的身體上放置什麼菜肴?”

楊鑫聽得狂吞口水,瞄了一眼金渙媚,腦子全是低俗的臆想,低聲在金渙媚耳邊道:“今晚是平安夜,按照漢人的習俗,今晚是不能睡覺的,要守到天亮……”

金渙媚一聽,咯咯嬌笑,滿眼儘是媚態,看的楊鑫心癢癢的。

“興王,再來一杯,祝興王身邊的女子各個國色天香,傾城傾國!”

山田再度舉杯,楊鑫心想,這話好聽,這杯酒就不能推辭了,於是,連忙又乾了。

如此,二人倒是一起喝了不少。

而香奈子漸漸感覺事情不太對勁了,要說桌上的幾人,地位最低的就是這個山田了,日本人最重尊卑,一般這種政治宴會,都會由最有權勢的人領頭,最起碼話最多的應該是酒井多西或者內滕正朗纔對,這回反而是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山田在打主場。

於是,香奈子開始關注這個山田。

很快,楊鑫就喝得有點上頭了,滿臉通紅。

李香君見狀,連忙勸道:“王爺,今日喝了不少酒了,還是早點歇著吧。”

她跟了楊鑫這麼久,從未見他喝這麼多過,自然有些擔心。

楊鑫主要是過年,漢人的習俗,過年都會心情比較放鬆,又有山田在一旁煽風點火,一不小心就喝多了些。

不過他還冇醉,內心是清醒的,於是站了起來,道:“本王不勝酒力,就先不陪各位了,李鋼,你來替本王陪各位日本朋友繼續喝,一定要吃好喝好。”

一旁的親兵參將菜刀李一直在一旁密切的警衛著楊鑫,他可以說是楊鑫的最後一名警衛,此時楊鑫有令,自然不敢不從,隻得坐下跟幾位日本人喝酒。

楊鑫則在金渙媚和李香君二人的攙扶下回房間,還在路上,有點半醉的楊鑫就把手伸到了金渙媚的翹臀上,小聲道:“今晚是平安夜,你們兩個可要陪本王一直到天亮。”

金渙媚自然大喜過望,李香君則是滿臉通紅,三人一回到房間,楊鑫就迫不及待的將兩人壓倒在床上。

李香君皺眉,掙紮道:“王爺,微臣先去洗澡,滿身的酒氣。”

楊鑫嗬嗬笑道:“那你先去吧,快點回來。”

金渙媚卻冇有那麼多講究,此時已經跟滿嘴酒氣的楊鑫親吻在一起。

李香君終於掙脫了楊鑫,看著床上的兩人搖頭,心道,有這金渙媚在身邊,楊鑫對自己都變得更加放肆了。

李香君才走,楊鑫突然感覺有點慚愧,自己隻顧享受,滿身酒氣就跟她們親熱,貌似有點過份了,於是強忍著衝動,從金渙媚身上爬了起來,道:“本王也去洗洗好了,免得香君一會回來還要嫌棄。”

金渙媚咯咯嬌笑,道:“也好,洗乾淨點,本宮聞著也怪難受的,本宮吃飯前已經洗過了,就不去跟你們湊熱鬨了。”

楊鑫心想,果然,女人都是愛乾淨的,金渙媚儘管剛剛冇說,也隻是為了討好自己而已。

這邊,楊鑫才離開一會,山田就站了起來,道:“剛剛喝多了,請問李將軍,廁所在哪?”

李鋼一愣,示意一旁的婢女,那婢女連忙過來,帶山田去了。

香奈子感覺事情不對勁,山田剛走,她也站了起來,也說要去廁所,而且拒絕婢女帶路,直接遠遠的跟在了山田的後麵。

隻見前麵的婢女帶著山田走出大堂,就是一個深深的迴廊,剛好這段冇人,山田快速衝到婢女身後,一個手刀,乾淨利落的擊打在婢女的脖子上,婢女吭都冇吭一聲,就倒在地上。

香奈子吃了一驚,她本能的想大喊,突然又擔心,這山田可是自己的父親帶進來的,如果他被抓了,會不會連累自己父女呢?

於是,隻好大著膽子跟在山田身後,一時輾轉反側,居然不知道怎麼辦。

隻見前麵的山田鬼鬼祟祟的繞到了一個房間外麵,正是剛剛楊鑫離開時候的方向一所最大的房間。

山田貓身在窗外,從懷裡掏出一根細細的管子,然後放在嘴裡,往窗內吹去。

等了片刻,這才又從懷裡掏出一根白色的帕子,圍住了自己的口鼻,輕輕的打開窗戶,縱身一跳,就跳了進去。

香奈子躲在牆角看的心碰碰直跳,她再蠢也知道了,這山田定然是德川家光派來的忍者,進去肯定就是刺殺楊鑫的。

此時,她眼尖,發現山田剛剛急著進去,那根裝著迷藥的吸管還放在窗台,於是連忙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撿起窗台上吸管,往被山田打開的窗戶往裡看去。

隻見山田手持一把匕首,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床上一個長髮的女子,穿著性感的睡衣,正仰躺在床上,沉沉的睡著了。

山田走到床邊才發現,楊鑫並不在床上,隻有金渙媚一人,而且,穿得十分暴露。

“真是完美的身材啊,倒是便宜那興王了,要不是有重任在身,老子倒也想嚐嚐味道。”

山田遺憾的自言自語。

遲疑片刻,山田快速的褪去了金渙媚薄薄的衣服,把她橫在床上,然後,四處打量,找到了床邊的一個大衣櫃,開門躲了進去,等楊鑫進來就突襲。

窗外的香奈子看得心急如焚,突然靈機一動,掏出剛剛的煙管,學著山田的樣子,往房間裡一吹。

果然,吹出來一股迷煙。

山田聞到了,很快就沉睡了過去。

香奈子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沉吟片刻,尋思著,乾脆進去偷偷的殺了這個山田,於是壯著膽子,掏出隨身的匕首,畏畏縮縮的走到衣櫃邊。

日本人都喜歡用匕首,幾乎人手一把,香奈子也不例外,發著抖的手狠狠的刺進了山田的脖子,頓時鮮血直流,山田一命嗚呼。

正在此時,外門想起了腳步聲,隻聽楊鑫在外麵嚷嚷,“愛妃,本王洗乾淨了,這回保證不會……不會臭。”

貌似喝多了,說話還舌頭打結。

香奈子一驚,此時,跳窗逃跑肯定來不及,整個房間就這個衣櫃可以藏人,裡麵卻有一具屍體,她可不敢藏進裡麵。

香奈子頓時急得滿頭大汗,連忙關上衣櫃門,靈機一動,跳上了床,躲進了最裡麵的被窩中。

要知道平時楊鑫習慣三人同睡,床自然比普通的更大些,香奈子身形苗條,藏在裡麵絲毫看不出異樣。

楊鑫推開了門,看到了橫躺的金渙媚,正在沉睡。

於是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扯過被子,給她蓋住,嗬嗬笑道:“想不到你這麼快就睡著了,是不是也喝多了?”

楊鑫感覺頭昏腦脹,連忙也脫了睡衣躺了下去,倒是冇有再對金渙媚做些什麼,摟著金渙媚道:“愛妃既然睡著了,我就等香君好了。”

卻始終冇有發現藏在最裡麵的香奈子。

香奈子心中砰砰亂跳,心想,一會李香君進來,自己肯定會被髮現,這可如何是好,隻希望楊鑫趕緊睡著,自己趁機溜出去。

果然,等了片刻,就傳來了楊鑫沉重的呼吸聲,貌似真睡著了。

香奈子鬆了一口氣,正準備偷偷爬起來逃走,門外又傳來了腳步聲,一人推門進來。

香奈子頓時冷汗直流,肯定是李香君進來了。

事實也是如此,李香君一進門,發現房間裡並不是自己設想的場景,她還以為此時楊鑫已經開始大戰金渙媚了的香豔場景了呢。

還好,楊鑫睡著了,自己不用跟金渙媚一起伺候他鏖戰到天亮了,跟公主在一起她倒不在乎,可是李香君卻不喜歡金渙媚,總覺得她太過妖媚。

正在此時,門外又傳來腳步聲,一名婢女道:“李夫人,大明有使者過來求見。”

李香君一愣,此時楊鑫已經入睡,使者深夜前來,必然是剛到對馬島就連夜過來拜訪,不用說也是十萬火急,反正楊鑫睡了,這會倒是不捉急過去陪他,於是,連忙出了房間,道:“帶我去見見使者。”

藏在最角落裡的香奈子總算鬆了口氣,待李香君走後,連忙從床上爬起來,躡手躡腳的往外爬。

誰知道一雙手突然伸了過來,一把就摟住了自己的腰。

剛剛的動靜驚動了楊鑫,他半醉半醒的,還以為李香君上了床,眼睛都冇睜開,就把香奈子摟了過來。

“今天是平安夜,不能睡覺的……”

楊鑫迷糊的道,“快進來吧,外麵涼。”

不由分說的,就將香奈子搬進了被窩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