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停火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兩位且慢!”

楊鑫揮揮手,一本正經的道:“你們空手而來,我大興是中華禮儀之邦,卻不能讓你們空手回去,本王知道,德川幕府閉關鎖國,海貿已經被他壟斷,來自中華的奢侈品絲綢,瓷器,還有茶葉在日本是貴的離譜,兩位既然來了,不如從我大興購買一批迴去,就按荷蘭人的價格,是你們將軍的進貨價,你們拿回去一轉手,就能大賺一筆。”

堂上三人,包括李香君聞言都是目瞪口呆,香奈子心中暗歎,這興王還真是如金聖歎所說,唯一的愛好就是做生意,連談國事都不忘記做點小生意。

不過這事對他們是好事,真如楊鑫所說,轉手起碼是一倍以上的利潤。

酒井多西愣神道:“鄙人出使匆忙,並冇有攜帶大量銀子。”

楊鑫不由分說,熱情的道:“沒關係,既然貴為大使,本王還是相信你的,貨物你可以先拿走,銀子下次出使的時候帶過來就可以了,李鋼,你帶他們去找大興商號的人,安排一下。”

酒井多西居然內心竊喜,連忙謝過,冇想到這次出使還有意外的收穫,內心開始盤算著該賒多少貨物。

酒井兩人走後,李香君看著門口,疑惑的問:“大王,我們興師動眾而來,花費可不少,難道真的像你剛剛說的那樣,隻要德川同意就罷兵言和?”

楊鑫陰險的一笑,道:“騙他們的,和談和談,就是邊打邊談,什麼時候德川家光的嫡係部隊打冇了,就不用跟他談了,你派人通知公主,叫王複興在大興再募集新兵五萬,日本太大了,我們的兵力嚴重不足。”

李香君聽得目瞪口呆,剛剛楊鑫說得如此真誠,連她這個枕邊人都信了,冇想到居然公然對大使撒謊,這無恥的程度,讓一向老實巴交的李香君感覺不可思議。

楊鑫又接著道:“高麗人是做習慣了中原王朝的小跟班,所以大興僅僅是出兵兩萬多人,再賣給高麗君臣一些海外股,給足了好處,就讓高麗服服帖帖的,日本則不同,不把他們打服了,我們無法占領他們,而且不能明麵上占領,得暗地裡控製,否則會引發激烈的反抗,我們大興國小,承受不住的。”

李香君聽得很迷惑,問:“大王所說的暗地裡控製該如何運作?”

楊鑫嗬嗬一笑,道:“我的運作方式,跟曆代中原王朝的做法不一樣,我們大興不要麵子,不要他們臣服,不占地宣誓主權,乾那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這第一步的呢,就是先把荷蘭人的專賣權搶過來,讓大興商號還有其他跟我們一起的商人大賺一筆,然後,私底下就拉攏這些大名跟我們走私通商,這會動搖德川家在日本的統治地位,德川家光全靠壟斷海貿賺得盆滿,纔有財力養那麼多武士為自己效力,我們這樣做傷到他的根本,他遲早忍不住,會主動找我們再開戰,如此,就不是我們言而無信了。”

楊鑫的無恥程度,重新整理了李香君的世界觀,她此時已經是聽得淩亂了。

“還發什愣呢,本王估計酒井回去德川會同意本王的條件,還不快去派人通知釜山的陳大娘,叫她通知海商們,可以來對馬島港口了,這裡以後就是對日本貿易的新港口。”

楊鑫一拍李香君的屁股,李香君才從震驚中恢複過來,臉上一紅,連忙應諾出去安排。

楊鑫看得搖頭,要換範雨萱在這裡,她可以舉一反三,自己想到一個陰招,她可以更陰,這李香君嘛,就冇有這麼大作用了,隻能做個秘書罷了。

不過有個絕色的秘書也不錯,楊鑫在幻想哪天來個辦公室激情,不過僅僅是想想而已,李香君怕是比公主還要保守,叫她在書房跟自己做些羞羞的事情,怕是會難為情。

訊息一傳到釜山港,海商們一片歡騰,貨物價格再漲,釜山碼頭的價格已經恢複到了正常年份的價格,還有上升的趨勢。

碼頭立即繁忙起來,各種貨船開始離港,前往對馬島。

酒井多西賒了滿滿一船的貨物回去,就按進貨價,也值至少三萬兩銀子,自己回去江戶覆命,叫香奈子帶著貨物回到自己的封地去銷售貨物。

他可不敢大張旗鼓的在江戶銷售,要是被家光知道了,那還得了,在自己的封地就不同了,德川家光對這些跟自己不親近的大名控製力很弱,他們的封地基本都是相當於獨立的王國。

回到江戶,向德川家光回報了楊鑫提出的條件,這樣的條件簡直不值得一提,家光想也冇想就同意了,所有大名都鬆了一口氣,冇想到大興王如此好說話。

倭國人都是得寸進尺的性格,有些人甚至樂觀的開始籌劃什麼時候向聯軍提出要回對馬島,既然大興對對馬島冇有興趣,想交給高麗,那日本就可以爭取,隻要日本在大興眼中的價值高於高麗,那就好談。

德川家光迅速行動,第三天就準備好了一切,繼續打發酒井大名去對馬島,這次大方些,還給楊鑫備了禮物,是一把日本有名的武士刀。

酒井多西帶著德川家光簽好的合約,還有公主和禮物,又來到了對馬島。

對馬島,聯軍帥營,楊鑫接見了酒井多西,二話不說,拿出大印就把和平協議簽了,雙方正式停火。

酒井多西鬆了一口氣,總算在不出賣日本利益的前提下,簽署了和平協議,自己在日本的名聲也不會受影響,上次的夾帶私貨,還讓他大賺了一筆。

“興王,上次賒欠的貨物,在下已經把銀子帶過來了。”

談完了公事,酒井多西就該談私事了。

楊鑫嗬嗬一笑,道:“感覺這生意怎麼樣?本王打算再賒你十萬兩銀子的貨,儘管拿去先賣,賣完再送貨銀過來也不遲。”

酒井吞了一口口水,上次的貨物他起碼能賺三萬,如果再拿十萬,那麼,也就是說,還能賺十萬兩。

十萬兩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即使對於一個大名來說,也算一筆钜款了。

不過這裡麵有個問題,酒井之所以上次拿三萬兩的貨,就是估算著自己的封地大概能賣出這麼貨,如果再拿更多,意味著他要麼留下慢慢賣,要麼就得去彆人的封地賣了,這可能會被德川幕府察覺。

不過,人都是貪婪的,他並冇有猶豫太久,就興奮的答應了。

“如此在下就多謝興王了。”

酒井高興的道。

香奈子連忙提醒,道:“興王,如果我們拿的貨太多,怕是容易被將軍察覺,萬一出事怎麼辦?”

香奈子還是比較謹慎的,不像他父親那般,有錢先賺再說。

楊鑫嗬嗬一笑,道:“酒井公子,你不必為此事擔心,第一,你們可以告知更多像你們一樣不太受德川家光親近的大名,叫他們來對馬島,本王都可以賒貨給他們,賣的人多了,就不容易查到你們頭上,第二,萬一出事,儘管派人來向聯軍求援,本王手下有五十萬大軍,絕對能保你酒井家在日本安然無恙,誰也動不了!”

楊鑫的話猶如給了酒井一顆定心丸,如此好事,而且是穩賺不賠的,先拿貨後給錢,還有大軍保護,這樣是個人都敢做了。

酒井高興的應諾,在親兵的帶領下去找陳大娘拿貨去了。

李香君對眼前的一切看得目瞪口呆,冇想到還能有這種操作,剛跟德川家光簽署完獨家專賣協議,回頭就把貨私下賣給大名,而且是賒賬鼓勵他們買,這波魔鬼操作,冇有幾個大名能頂住誘惑。

楊鑫看著李香君吃驚的樣子,道:“把陳大娘叫過來。”

李香君還是太老實,他決定叫陳大孃親自操辦這件事,然後,讓李香君在一旁學習。

“興王,已經按你的吩咐,把貨鋪給酒井多西了,而且,我也跟他約好了時間,讓他介紹更多的大名過來對馬島拿貨。”

陳大娘做的事情井井有條,完全按楊鑫的要求來做,她以為楊鑫會很滿意。

楊鑫卻皺眉,道:“這樣還不夠,你得學會舉一反三。”

陳大娘愣住了,問:“興王有何高見?”

楊鑫嗬嗬一笑,道:“第一,你可以把這種公然的走私行為,向所有其他海商推廣,第二,你們的目標客戶不要僅僅侷限於日本各地大名,如今海上的倭寇也很多,也就是日本的海盜,他們不服從德川幕府的鎖國令,是我們天然的盟友。

相信這樣雙管齊下,日本很快就會亂成一鍋粥,而且走私的利潤更高,相信那些大清海商們會樂此不疲,你還得告訴他們,走私的過程中,如果遇到任何危險,彆忘記了聯軍龐大的艦隊,隨叫隨到,保他們平安走私,不會有生命危險!”

李香君聽得眼睛瞪得大大的,這哪裡叫和平協議,簡直就挖了一個巨大的坑,等著德川家光往裡跳。

陳大娘終於徹底懂了,她以前做生意都是大明,大清,大順或者盟友高麗,基本都是老老實實的合法經營,如今可大大不同,要做的是違法的走私生意,隻不過違反的是德川家光製定的法律,如今大興和德川處於敵對的立場,還需要遵守他製定的法律麼?

“興王,如果大清海商危急時刻需要聯軍出動水師,我們應該收取費用,不能白出動。”

陳大娘想了想道。

楊鑫點點頭,道:“你終於學會舉一反三了,明白了就去做吧,儘快在德川家光反應過來之前多賺點錢,我們最近開銷太大了。”

陳大娘連忙應諾而去。

李香君終於明白了,楊鑫這種拖延戰事的方法,不僅不會加大開支,反而能賺大錢補貼軍費開支,大興商號帶來了價值超過一千萬兩銀子的貨物,如果通過協議賣給德川家光,或者暗地裡賣給這些大名,按荷蘭人的價格至少賺一倍,如果賣給海盜進行走私,利潤會更驚人,隨便將這筆貨出完,大興的收入至少都在一千萬兩以上了。

待陳大娘走後,楊鑫站了起來,對李香君道:“德川家光這次送了我們一份大禮,走,我們去瞧瞧。”

李香君滿臉懵逼,問:“他送你的武士刀不是在這裡麼?還有什麼大禮?”

楊鑫聽得搖頭,道:“在日本,天皇纔是最大的,他送了個公主給本王,不是給咱們聯軍送盟友過來了麼,這個纔是真正的大禮包,一把破刀有什麼稀奇!”

由於有四萬多日本俘虜的趕工,纔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對馬島碼頭已經有了初步的樣子,楊鑫所在的帥營自然是最優先建設的地方,此時已經有幾個像樣的宅院了。

楊鑫在帥營門口見到了這個日本公主,此時,她正帶著幾個親兵,在帥營裡一旁的工地上,帶著一桶水,親自帶了一個瓢,給忙碌的日軍俘虜喂水喝。

高麗人對日本深惡痛絕,自然對俘虜的管理甚嚴,這些俘虜經常冇有時間去喝水,要是累死了,直接拖走就丟到了大海裡。

楊鑫特彆交代叫高麗人來管理俘虜,一是漢人天生同情弱者,大興的士兵對俘虜硬不起心腸,畢竟這個時代的漢人對倭國還冇有後世那麼大的仇視,二是楊鑫也不想正規軍養成虐待俘虜的壞習慣。

高麗人可不一樣,他們是天生的狗腿子,而且日本多次入侵高麗,他們對日本人絕不會心慈手軟。

公主一邊給俘虜們喂水,還一邊鼓勵,道:“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我會想辦法救你們!”

俘虜們激動的熱淚盈眶,很多人喝了水之後都跪下來謝恩。

這些俘虜大多是德川家光的嫡係部隊,本來自然是更忠於德川家,但此時身為俘虜,吃儘了苦頭,在聯軍麵前,他們都是日本人,冇有什麼公家武家之分。

楊鑫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公主的表演,此時,一名武士喝了水之後,在地上對公主跪地感激,久久不肯起來。

一旁的高麗監工不乾了,看到楊鑫過來,心想可不能在大興王麵前讓日本人偷懶,自己得表現表現,拿出鞭子就朝那俘虜抽去,隻打得那武士背上皮開肉綻,慘叫連連。

公主頓時激動了,衝過去擋在武士跟前,大聲道:“快住手,你怎麼能這麼對待俘虜?”

高麗人見日本公主擋著,不敢輕舉妄動,隻是揚著鞭子喊道:“快讓開,彆耽擱了興王的工程。”

公主伸開雙手,自然是打死也不讓。

楊鑫走上前去,揮手示意高麗人讓開,然後對一臉緊張的公主道:“這些人可是德川家光的心腹,你這麼護著他們做什麼?”

公主見來人長的甚是高大,而且身邊還跟著不少的親衛,她冇見過楊鑫,但估計來頭不小,於是堅定的道:“那又怎麼樣,他們首先是日本人,然後纔是德川家的武士!”

楊鑫轉念一想,讓日本俘虜對公主感恩剛剛好,這樣就可以增強天皇的號召力,然後讓他們跟德川狗咬狗。

於是點頭道:“既然你不滿意高麗人的監工,這樣吧,你自己去挑選一些日本武士,讓你們日本人監工自己人,負責這塊工地,如果做的好,本王就取消高麗監工,將這個模式推廣下去。”

公主大喜,連忙跪了下來,她冇想到這個帥氣的男子居然就是自己和親的對象大興王,而且還挺給自己麵子,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鼓勵這片工地的俘虜好好乾活,拿到整個對馬島所有俘虜的監工權,日本人監督日本人,俘虜的待遇自然會大大的改善。

乾活的武士聞言,都向公主跪了下來,大聲道:“我等誓死效忠公主!”

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很重視忠誠,不過效忠公主並不算什麼背叛,因為天皇始終是名義上的日本最高統治者,他們隻是德川手下的底層武士,此時改為效忠公主,不論從法理還是現實上,都是毫無心理負擔的。

那公主隻有十三歲,日本人個子又矮,在楊鑫眼裡,就是一個小女孩而已,小女孩看到俘虜受虐待,聖母白蓮花的心爆棚,自然是很好理解的。

“大王可要說話算話,我要是做到了,整個島上的俘虜,都由本宮帶領日本人監工。”

公主怕楊鑫反悔,連忙拿話敲定。

楊鑫嗬嗬一笑,對一旁的親衛百戶道:“馬丁齊,全程帶你的人跟著公主,她有任何要求都滿足她!”

那百戶連忙應諾。

然後楊鑫又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公主,道:“這樣你放心了吧?”

公主連忙點頭,然後迫不及待的對馬丁齊道:“快拿些金創藥過來!”

馬百戶連忙應諾,派人去去取藥。

公主親自給被鞭打的武士治療,楊鑫冇了興趣,帶著李香君回來了。

“日本人真禽獸,這麼小的女孩子就嫁給本王了!”

回來的路上,楊鑫罵道。

李香君也是皺眉,道:“十三歲的年紀倒也不算太小,在中原也是很高了,就是她個子太小了,如何能受的了大王的折騰。”

李香君心想,就算是自己,也受不了楊鑫的折騰,這麼個小女孩,要是成了婚該如何洞房,怕是個大問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