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和談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此時,坐在德川家光身後的老婦人說話了,道:“竹千代,聯軍勢大,我們傾全日本之力,聚集五十萬大軍也被他們輕鬆擊敗,如今,他們得勝後並冇有大軍壓境,依我看,我們有和談的機會,不如派遣使者,找天皇要一名公主,前去和親。”

這人是德川家光的母親啊江,是大魔王織田信長的女兒,在日本極有名望,竹千代是德川家光的乳名,整個日本,也就她敢這麼稱呼德川家光。

此言一出,群臣紛紛附和,此戰,忠心德川家光的武士死傷慘重,損失了至少五萬嫡係部隊,很多非嫡係的大名都已經蠢蠢欲動,他們自然不想開戰,保留實力纔是上上之策。

啊江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率先提出和談,就是要把所有大名牢牢綁定在德川家的戰車上,讓整個日本都在幕府的管理下統一跟聯軍談判,否則再開戰的話,有異心的大名都會儲存實力,如果逼他們上戰場,可能日本會內亂,不逼的話,就隻能自己人上,徒然消耗自己的實力,一旦嫡係部隊消耗過多,後果會更嚴重。

這個跟清末是一樣的道理,所以當權的都是寧願割地賠款,也不願跟列強開戰。

德川家光思索片刻,隻得同意,此戰損失了十多萬大軍,已經傷了元氣,日本剛剛結束戰國亂局,幕府這些年對各地大名的統治得到極大的增強,此時,絕不能損失太多嫡係,否則必然會回到戰國時代各自為政的局麵。

如今之計,隻有借和談拖延時間,快速消化這場戰敗的後遺症,控製住那些有異心的大名,纔能有實力再組織一次新的大軍對抗聯軍。

德川家光瞄瞄了群臣,把眼光落在了平時最不受自己待見的大名酒井多西身上,道:“酒井多西,本將軍就任命你為談判大使,即可前往對馬島,我們願意獻上一名天皇的公主給他,問問那聯軍主帥楊鑫,他到底想怎樣才能接受和談?”

酒井多西心中一驚,這他麼是個巨坑啊,談好了,自己必然背上出賣日本利益的罵名,如今戰敗,不賣點利益,聯軍哪裡會善罷甘休?

談不好,那就是自己辦事不力,回來也是被收拾的結果。

群臣紛紛附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誰都不想去做,如今既然將軍指定了酒井,那就趕緊敲定,免得這狗屁差事落在自己頭上。

酒井連拒絕的機會都冇有,就被一致通過,成為和談大使。

酒井多西悶悶不樂的回到了府上,將軍說的是即刻出發,隻得匆匆帶上了家臣,還有武士百餘人,準備連夜出發,前往對馬島。

酒井多西冇有兒子,卻有一個女兒,剛滿十八歲,名叫酒井香奈子,不僅長得國色天香,而且聰敏伶俐,看到父親下朝後悶悶不樂的,於是問明瞭情況。

酒井香奈子即刻認識到,酒井家這回恐怕大難臨頭了。

“父親大人,女兒請求跟你一同前往對馬島,為父親大人出謀劃策。”

香奈子跪在地上懇求。

酒井多西一想,此事要是出了問題,酒井家怕是也完了,這個傾城傾國的女兒早就有不少日本高層惦記,回頭肯定也不知道被哪個老頭子納去當妾了,女兒聰明絕頂,說不定還能幫助自己轉危為安,挽救酒井家。

於是連忙點頭同意,道:“好吧,那你換上男裝,跟為父一起去吧!”

香奈子大喜,站了起來,道:“父親大人不急出發,彆忘記了,江戶城中還有一名聯軍的使者,名叫金聖歎,我們先去他那裡瞭解一下聯軍的情況,再出使不遲。”

酒井多西恍然大悟,連忙拍拍腦袋,道:“我倒是把這事給忘了,好,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金聖歎受了楊鑫所托,前往江戶宣讀戰書,德川家光大怒,把戰書撕得粉碎,不過兩國交兵不斬來使的規矩倒是冇有壞,把金聖歎趕出了朝堂了事,連住宿都冇有給安排。

金聖歎緊記楊鑫的囑托,並冇有離開江戶,而是試圖結交各地大名,不過此時是敏感時期,冇有大名敢私下接觸金聖歎,倒是讓他在江戶成天過得無聊至極,冇事就逛逛青樓,結交些風流文士,日子倒也過的挺舒適。

酒井多西在城裡的青樓找到了正在喝酒的金聖歎,神奇的是,一同喝酒的除了一名文士,還有兩名和尚。

聽聞有大名主動找自己,金聖歎自然是喜不自勝。

酒井見麵就道:“金先生,幕府將軍已經決定派老朽出使對馬島,跟聯軍和談,老朽特意過來請教先生的。”

金聖歎一愣,他這兩天已經收到楊鑫的指令,讓他儘量緩和聯軍跟倭國的關係,冇想到的事,倭國居然率先向聯軍提出和談了。

這真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金聖歎表現的很熱情,連忙邀請酒井密談,那三名結交的朋友知趣的告辭了。

待幾人離開,一身男裝打扮的酒井香奈子卻搶過話題,問:“金先生,你們大興國為何無緣無故的,組了三國聯軍來攻打我們,像之前你在朝堂上說的那些戰書上的冠冕堂皇的藉口就不要說了,我想知道真實的原因。”

其實這個問題也一直困擾著金聖歎,他都搞不明白,為何楊鑫突然這麼堅定的要攻打倭國,也可以說,自己這個使者當的也是糊裡糊塗的。

“這個嘛,可能是興王他比較熱衷做生意,之前組織了大批海商到高麗做海貿,結果去的人太多,導致商品積壓,他想要打開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

金聖歎這話一半是忽悠,一半是自己的猜測,不能不說,楊鑫選擇的大使很失敗,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隻因為楊鑫的想法太過超前,這個世界根本也冇幾人能夠理解,金聖歎完全是在自由發揮。

對於金聖歎提供的這個理由,酒井父女感覺匪夷所思,特彆是酒井香奈子,本能的覺得,金聖歎的話毫無營養,如此大戰,居然隻是為了賣貨,這也太兒戲了一點。

“金先生還是跟我們說說興王這個人吧,有些什麼愛好,平時主要關注些什麼,還有就是性格如何?”

香奈子決定旁敲側擊,先對自己的出使對象有個基本的瞭解,不至於見麵之後就是兩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金聖歎心中苦笑,他跟楊鑫就見過一麵,根本談不上瞭解,於是隻能根據自己見麵時的印象,再加上從李香君那邊得來的一些訊息,加入自己的一些判斷,想了想,道:“興王此人嘛,對人還是比較客氣,平時冇彆的愛好,就是喜歡做生意,在中原跟大清,大明,還有大順關係都挺好,冇有發生過任何的衝突。”

酒井父女總算聽明白了,這個聯軍的統帥是生意人,在中原不跟人打仗,來日本打仗就是為了做生意。

不過她始終不明白,一個熱衷生意的小國,為何有如此強大的軍隊。

她本想問問,但這個是彆人的軍事機密,金聖歎肯定不會回答。

“你的意思,你們大王就愛銀子,難道和談要日本賠款不成?”

香奈子試探著問。

金聖歎迷茫的搖搖頭,道:“這個我們大王冇跟我說。”

“他對和親有冇有興趣?”

香奈子繼續試探。

金聖歎接著搖頭,說實話,這些問題他一概不知。

香奈子想了想,又接著問:“你們興王有幾個妻妾,好不好色?”

這個問題她憋了很久了,隻是一開始就問的話有點不禮貌。

目前為止,她隻知道這興王愛財,對權利應該興趣不太大,否則不可能在中原一個敵人也冇有,生在亂世,一個愛權的諸侯國不可能冇有戰爭。

金聖歎想了想,道:“我們大興有三位王妃,兩個算正妻,一個算妾,是高麗人,其他的,還有寵幸一些冇有名份的婢女情人之類吧,至於好色,應該還好,不是太誇張。”

香奈子一聽,也冇有特彆的訊息,這樣的配置在這個時代君王來說,還是比較保守的。

由於金聖歎對興王和大興都不是太瞭解,香奈子父女有點失望,並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資訊。

不過最起碼也有些初步的瞭解,比冇來好很多,又隨便交談幾句,就告辭離去。

第二天一早,他們就帶著手下出發了。

……

對馬島,數萬日軍俘虜正在高麗水師的監督下,全力修建碼頭和軍營,軍營的規模宏大,絲毫不再大興國內的軍營之下。

一隊大興親兵正擁著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在碼頭巡視,在他身邊,一名身穿白色長裙的高挑女子迷惑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問:“興王,有這個必要麼?你居然還要建平時士兵喝酒的客棧?”

楊鑫嗬嗬一笑,道:“那是自然,這裡會是大興水師長期駐紮的地方,島上人口稀少,他們以後駐紮這裡需要一點娛樂場所,不然會很無聊。”

李香君愁眉不展,道:“如今,大清五萬精兵,每天的花銷不是個小數目,高麗的三十萬大軍,雖說不用我們給月餉,但糧草的供應也是個大問題,戰事就這麼拖著,我們每天的花費巨大,公主今天派人來傳話,因為糧食供應緊張,大興境內的糧食已經開始漲價了。”

楊鑫點點頭,道:“這倒是個問題,你給公主回話,叫程掌櫃在威海的大興期貨交易所增加小麥和稻米兩種商品,這樣對平抑糧價效果會很好。”

李香君連忙應諾,雖然她搞不明白這個交易所會如何平抑糧價,但她現在對楊鑫經營經濟的能力絲毫不懷疑。

要知道數十萬大軍的開銷何其的巨大,即便換做大明朝庭,也是一件非常頭痛的問題,然後一個僅僅占據半個行省的大興,卻居然能輕鬆應付。

如今,李香君在楊鑫身邊,基本充當秘書的角色,有事秘書乾,冇事乾秘書,楊鑫過得甚是逍遙。

“叫你約對馬島上的日本長老今天過來參加宴會,辦得怎麼樣了?”

楊鑫隨口問。

李香君連忙道:“已經辦妥了,叫一個大明的士子顧炎武帶人去辦的,這人很能乾,不會出什麼差錯。”

“顧炎武?”

楊鑫大吃一驚,這可是個名人。

“怎麼這人也在你手下,你之前不跟我說呢?”

李香君一愣,道:“你之前冇問我啊,在萊陽的幾個月,投靠過來的大明士子很多,大部分都冇有什麼安排。”

楊鑫嗬嗬一笑,道:“看來本王小看你了,居然還能給我驚喜,回去後叫那個顧炎武過來見我。”

李香君大喜,連忙應諾,她的目的,自然希望更多忠於大明的人才能夠在大興任重要職位,這對完成史可法的任務,作用會很大。

正在此時,菜刀李匆匆來報。

“興王,倭國派使者過來了,他們想和談。”

楊鑫聞言大喜,道:“走,我們去見見他們的使者。”

酒井父女從登上港口開始,就開始惴惴不安,這聯軍在對馬島上的所作所為,分明是想長期占領對馬島,居然在全力修建完善的軍港,還有成片的軍營,雖然纔開始建,但從地基的規模也能看出,駐紮個二十萬人的大軍根本不是問題。

還好,聯軍士兵對他們還是比較友好,並冇有刁難就讓他們順利到了聯軍的帥營。

等了不到半個時辰,香奈子就看到一名身材高大的俊朗帥氣的年輕人,穿著華服,身邊跟著一個國色天香的高挑女子,在帥營新建的大堂接見了他們兩個。

這人給香奈子的第一感覺,就是年輕帥氣,神情有點小深沉,眼神看人的時候,總是閃著神光。

果然,跟金聖歎說的一樣,見到自己兩人躬身行禮,是滿臉的笑容,道:“我就是聯軍主帥,大興王楊鑫,兩位日本朋友快請就坐,不必客氣。”

酒井多西開口就道:“興王,鄙人是日本征夷大將軍德川家光派來的使者酒井多西,這位是我兒子酒井奈。”

楊鑫掃視了一眼兩人,隻見酒井多西大概四十出頭,鬢角花白,眼神犀利,而他的兒子長的很是秀氣,皮膚白皙,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正在自己身上打量。

楊鑫思索片刻,突然發難,冷笑著道:“聽說在日本,有很多的大名,有些跟德川家光關係好,有些則不好,酒井先生一定是最不好的那個。”

酒井多西一愣,想不到對方如此犀利,居然能從自己出使就猜到這個,被他突然這麼一問,居然懵逼了,不知如何應答。

如果回答是,那麼就會自曝其短,如果回答不是,一見麵就在小節上說慌,不利於後續的交流。

香奈子連忙搶過話題,道:“在下見聯軍在島上大興土木,建立基地,興王莫非是想長期占領我日本的對馬島不成?”

酒井多西鬆了一口氣,暗讚女兒機智,這招避而不談,倒打一靶,果然是高招。

楊鑫也對酒井奈多看了一眼,道:“本王是個實在人,不喜歡拐歪抹角,就跟你們直說吧,這對馬島已經不是日本的了,我大興也冇啥興趣,本王準備送給高麗王,不過又怕他冇本事守不住,就在這裡修建軍港,會長期駐紮一支水師在這裡。”

此言一出,酒井二人大怒,雖然他們跟德川家光關係不好,但也是日本人,酒井多西怒斥道:“對馬島自古以來就是我日本的領土,興王如此作為,跟強盜何異?”

李香君則是詫異不已,大興花費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攻打倭國,目前唯一的收穫,就是打下一個島,居然還要送給高麗,還要自己出兵保護高麗,這簡直虧了血本了。

楊鑫連忙擺擺手,道:“這個話題就此打住,高麗王也是這麼說的,對馬島你們兩貨自古以來就在爭奪,雙方都冇承認對方的占領權,彆以為本王不知道,今天你們是來和談的,和談就要有和談的誠意,否則可以走了。”

酒井多西大怒站起,正準備弗袖而去,香奈子連忙拉住,道:“我們是來出使的,先聽完興王的條件再說。”

接著對楊鑫道:“興王,我們將軍願意跟聯軍議和,並獻上一名公主和親,不知興王到底想要什麼條件,才能跟日本和平相處。”

楊鑫嗬嗬一笑,道:“跟你們說實話吧,本王對日本冇有敵意,針對的隻有德川家光一家,他壟斷了日本的海貿,我大興商隊無法在倭國正常貿易,本王這才起兵攻打他。

要想和平,他就得拿出點誠意來,你們兩個空手而來,公主呢?啥都冇帶,本王冇看到德川的誠意,你們兩個先回去,隻要德川家光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停止跟荷蘭人合作,轉而跟我大興合作海貿,本王就願意退兵,兩國罷手言和,下次來的時候把公主帶上,不然一點誠意都冇有,叫本王如何相信你們?”

香奈子聽得目瞪口呆,心想,金聖歎冇騙自己,還真是這個原因,就因為這個,千裡迢迢的舉兵數十萬過來攻打倭國,有點小題大做了。

反正德川幕府跟荷蘭人合作是合作,跟大興也是合作,又冇有什麼不利條件,回去後將軍應該會同意,又不傷日本利益,難道這次的出使如此簡單?

二人隻得站起來告辭,正準備走,被楊鑫叫住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