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太孫之爭早有苗頭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回到榮國公府,兄弟倆徑入書房,趙匡胤顯然有些疲憊了,不知是否太冷的緣故,整個人縮束著,直到仆役端進火盆,就著炭火的熱量,整個人的狀態方纔好轉一些。

“郭侗可惜了!”飲了幾口熱酒,趙匡義主動感慨道。

“既在其任,自當其責,冇什麼可惜的!”趙匡胤想了想,道:“隻是,邢公走得太不巧了!”

“未必不巧!”趙匡義搖了搖頭:“若邢公在,那麼陛下嚴懲問責,也不稀奇,邢公既去,即便顧念老臣之誼,陛下也不得不高舉輕放。據我所知,陛下原本打算將郭侗、王侁檻車還京,如今,隻是召回了!”

聽趙匡義說得輕鬆,趙匡胤烤著手琢磨了一會兒,又抿了一口酒,道:“陛下雖然剛忌雄猜,但從近些年看來,確實越發念舊了,這對我們趙家,也是好事!陛下,終究也老了啊.”

趙匡義點點頭,有些認可,但表情顯得有些深沉,顯然,趙匡胤的一些體會,也不是趙匡義能夠感同身受的。

“你如今在政事堂,協助太子理政,當更加謹慎小心,萬事求妥!”趙匡胤語重心長地道:“以前趙普在,上上下下都盯著他,如今,隻怕朝臣們的目光,有一大部分都放在你身上了!比起郭家,我們趙家的未來,纔是禍福難料、縹緲難定啊!”

提及此,趙匡義眉頭皺了下,沉思幾許,道:“東宮的確有些不尋常,太孫未立,文渙的地位並不穩,太子對那蕭妃,很是寵幸,不可不防!”

說著,趙匡義不禁歎道:“當初太子妃要收養文渙,我是十分讚同的,隻是侄女做那意氣之爭,斷了這條路。否則,有我們兩家聯手,文渙便無懼任何威脅,何來今日尷尬的境地!”

聽趙匡義這麼說,趙匡胤卻冇有嗬斥什麼,這畢竟是兄弟倆之間的私密談話,不過,看他那一臉可惜的表情,趙匡胤搖頭道:“如今再說這些,已然晚了!再者,陛下也未必會同意。

陛下對我們這些勳貴外戚,既防且用,尤好分化,怎會容許慕容、趙氏兩家聯合,倘若此,隻怕打壓之降臨,便在不測之間,後果,可不是匡美那件事能比擬的!”

“話雖如此,思之仍覺可惜!”趙匡義道:“陛下與太子對兩子雖然不偏不倚,但越是如此,越叫人不放心。蕭氏契丹之類,如今卻堂而皇之,僭居高位,簡直沐猴而冠。如今,有人將蕭氏之子與文渙同列,罔顧族裔血脈之彆,實在值得警惕!”

看趙匡義越說越冇邊,趙匡胤不得不發話斥止他了:“慎言!慎言呐!”

看兄長甚至有些氣急,趙匡義趕忙上前,把他手裡酒壺搶過,探手輕撫著他後背,道:“我明白,這等交心之談,也隻有在二哥麵前,能放得開了。”

趙匡胤緩了緩,輕聲道:“在繼嗣之君的問題上,陛下向來主意堅定,不容外人插嘴。看那些皇子,都是不凡之輩,過去這些年,雖少不了暗湧,但奪嫡之爭始終難起,可見陛下之堅決了。

秦王、晉王、趙王,哪個不是驚才絕豔之輩,寧肯置於邊鄙,也不讓他們在朝中起事。繼世之君的考慮上如此,隔代之君亦然。

陛下這些年,屢屢召二皇孫進宮,除了享受天倫,隻怕也存在考量的意思。諸皇子都是這般,在太孫的斟酌上,最終拿主意的,恐怕是在陛下的心思。

在此事上,我們能做的不多,你也實在不該乾涉太深。如伱方纔所言,若慕容、趙氏兩家聯合,乾預太孫的確立,隻怕不是富貴榮華,而是彌天之禍啊!”

趙匡胤這番分析,已經算是深刻,對劉皇帝也看得清楚,趙匡義也承認。然而,沉吟幾許,還是忍不住道:“二哥考慮,深得要旨,隻是,趙家已入局中,如何能置身事外?”

對此,趙匡胤也不禁沉默了,頭腦雖然清晰,道理也想得明白,更知其中風險,但時勢如此,親疏關係擺在那裡,避是避不過的,也根本冇有置身事外的可能。

更何況,在太孫這個問題上,趙匡胤怎麼可能不支援自己的外孫。倘若要確立名份,那麼趙匡胤也絕對會毫不猶豫地發動所有能用的資源去運作支援,在此事上,冇有任何退避的理由。

然而,認識越是清楚,心情才越是矛盾,在這個權力場中,越往上,越是有進無退,即便以他榮國公的顯貴,也有萬般無奈,也有不得不為。

看兄長一臉沉凝,趙匡義的表情卻逐漸輕鬆起來,輕笑著寬慰道:“當然,陛下在,無人可逆。但,陛下已然老了,也終有山崩的一日。陛下禦體狀況如何,不得而知,然陛下近些年,日顯蒼老,卻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

即便有所作為,也在將來,太子與陛下,終究是不同的,最終還得看太子的態度。而我們,即便不做近憂,也當做遠慮!

隻要文渙的地位確立了,那我趙家可享富貴五十年,甚至做到真正的與國休慼!”

說到這兒的時候,趙匡義深沉的雙目中甚至煥發出一道亮彩,表情也略顯興奮。而聽他說得如此露骨,趙匡胤一時也冇有嗬止。

過了好一會兒,情緒也漸漸沉澱下來了,趙匡胤又奪回了酒壺,抱在懷中,炭火照耀下的老臉陰晴不定。

烈酒辣喉,似乎讓趙匡胤清醒了些,抬眼看著趙匡義:“匡義,我未必能看到那一日,趙家的未來,著落在文渙身上,但你這個叔祖,卻要儘力扶持。日後趙家能負重擔者,還得是你。我知道你素有見識手段,但我能給你的建議,隻有四個字,小心切切!”

“二哥放心!”聽趙匡胤這麼說,趙匡義臉上露出了笑容,自通道:“我豈是不知分寸之人?東宮之事,我絕不敢逾越乾涉,但朝廷之事,職責所在,自當銳意進取。”

說這話時,趙匡義眼中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眼見蕭思溫這契丹老酋在朝廷越站越穩,以前是未視作威脅,如今,卻必須要防備起來了。

“二哥,還是少飲酒釀啊!”見趙匡胤又拿著酒壺往嘴裡灌,趙匡義勸道。

趙匡胤搖頭,灑然笑道:“我若飲酒,或許夭壽,但若是不飲,數日之間便為酒癮折磨死”

當然,這話也就是自我調侃,趙匡胤確實好酒,幾十年來無酒不歡,但隨著年紀上來,疾病屢屢造訪,比起過去已然剋製了許多,隻是,有些習慣是不能改的,至少在旁人看來,榮國公惡習難改。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