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郭威終於走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鐵騎開道,儀仗隨行,在距離開寶二十一年過去隻剩三日的時間裡,劉皇帝再度出宮,鑾駕緩緩而行,停在邢國公府前。

鹵簿儀仗,還是那般威嚴肅穆,隻是在這隆冬季節,多了幾分肉眼可見的凝沉與壓抑。直到鑾駕停下,喦脫從外出聲提醒,劉皇帝才恍過神,在郭寧妃的攙扶下,二人一道下車。

今歲確實很冷,森寒刺骨,黃河冰封千裡,可通車馬,南邊的淮河、長江也同樣出現大麵積冰封,就是在兩廣也出現了大雪,多日不絕,顯然氣候正在發生著一些不好的變化。

下得鑾駕,寒風便迎麵襲來,劉皇帝即便從頭到腳武裝全身,那不耐寒的身體仍舊不免打了個劇烈的哆嗦。依他過往的習慣,這個時節是要待在宮中,待在那溫暖如春的殿室內,輕易不會動彈,一直熬到春暖花開。

但此番不行,他有不得不出的理由,邢國公郭威辭世了,無疾而終,享年八十,也算高壽了。這些年,郭威一直待在京城,安享晚年,不時還會被劉皇帝召進宮飲宴談天,如今也算有一個善終了。

至少比起正史上郭威的妻子淪喪,中年早逝,在劉皇帝的時代,或許冇法達到那難以企及的高度,嚐到那方寶座的滋味,但也不能就此說郭威的際遇不好,再者,即便是正史,他郭家也不是最後的勝利者。

生前既享顯貴,死後猶有榮光,這哀榮,劉皇帝給得很足,親自過府弔唁,隻是第一步,神道碑文王禹偁正在寫,追贈郭威邢王的詔書也早就擬好了,對其蓋棺定論,評價也相當高。

冬日暗淡的天光下,寒風襲麵,劉皇帝抬頭看著“敕建邢國公府”那張鎏有金絲的牌匾,那些張掛的素綢,樹立的白幡,竟有些晃眼。

腦海中浮現著諸多往事,麵上帶有無限感慨,對身邊雙目泛紅的郭寧妃輕聲道:“走吧,進府!”

跟隨劉皇帝而來的,還有幾名皇子,劉暘緊跟著,十二子越公劉晗則特地被召在近側,畢竟是郭威的外孫。

劉晗如今也快二十四歲了,早早地便成親,娶的是王全斌孫女,在諸皇子中,劉晗出身並不低,母族勢力也不小,但是存在感並不強,不過,行事規規矩矩,從冇鬨出什麼幺蛾子。和哥哥們一樣,劉晗很早就封爵開府,經曆過三年的禁軍磨鍊後,如今被劉皇帝安排在少府做事。

跨過府門之時,劉皇帝接過一根素帶,親手係在腰間,一路沉默著,徑往靈堂。此時的公府之內,早已是人影幢幢,忙碌一片,靈堂裡外都是前來弔唁的貴族及官僚,哀樂淒涼,僧道的頌唱聲不斷。

此時在府內操持的,乃是郭威次子郭信,見到劉皇帝與寧妃、太子諸人聯袂而來,顧不得悲傷了,慌忙帶著人迎駕。

郭威一共三子,長子郭侗官做得最大,當然,因為榆林之亂,被奪了佈政使職,如今還在回京途中。郭儀正年輕,也是看起來最有資質的一位,正隨魏王劉旻在安西打拚。

老二郭信,普普通通,當然,官也做得不低,時任京畿道參政,也是一道高官。不過,郭信雖然普通,但在郭威去世的當下,卻普通不起來了,很多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彆有意味。

近水樓台,侍孝送終,郭信比起他的兩個兄弟,似乎已經占據了天然的優勢。郭家三子,嫡庶之彆,並不明顯,因為他們的母親先後成為郭威的正妻。

正常情況下,郭侗是襲爵的不二人選,先發優勢太強了,但冇辦法,一個榆林叛亂,所有的優勢都化為烏有,能脫罪免責尚且不易,何況在邢國公爵的繼承這種大事上。

當然,這一切,還得看劉皇帝的態度,但幾乎冇有人認為,受榆林叛亂影響的郭侗,在劉皇帝這裡還有好印象。

在所有人既敬且畏的目光下,劉皇帝若無所覺,矗立靈堂,強大的氣場,讓場麵安靜極了,除了哀樂與誦經聲,不敢有任何雜聲。

劉皇帝靜靜地看著郭威的靈牌,思緒飄飛,目光迷離乃至渾濁,嘴裡無聲地唸叨著什麼,彷彿在同大概已經抵達奈何橋的郭威溝通著什麼。

良久,劉皇帝接過三炷香,以帝王之尊,鄭重地拜了拜,交由喦脫插上香爐。禮畢,環視四周,劉皇帝也發現了,他的到來,讓靈堂內外的氣氛變得壓抑且詭異,哀傷的氛圍似乎都被沖淡不少,心中歎息一聲,便欲離去。

“節哀!”劉皇帝並未和郭信多說什麼,但簡短兩個字,再加上拍肩膀的動作,卻也讓郭信感激涕零。

“劉晗!”臨走前,劉皇帝又喚道。

“臣在!”劉晗已然換上了一身孝服。

劉皇帝對此顯得很滿意,儘量溫和道:“你留在公府,替邢公守靈!”

“是!”劉晗自然不可能有異議。

郭寧妃哀思極深,不願回宮,要留在府內,送亡父最後一程,劉皇帝也不勉強,同意了,說了句注意身體,也就回宮去了。

劉皇帝的逗留雖然短暫,但影響卻是不小,這些年,死了那麼多功勳故舊、柱國大臣,但如此哀榮,能得劉皇帝親自過府弔祭的,實在鳳毛麟角。

就是魏仁溥這些人離開,也隻是嘴上發表一些哀思,至多讓太子或選派一名皇子弔唁一下,也就罷了。

可見,郭威在劉皇帝的心目中,地位是明顯不同的,或許有翁婿關係在裡麵,但絕對存有其他因素。當然,要說劉皇帝與郭威之間有多麼深厚的情誼,那就是講笑了,以劉皇帝如今的心性,做什麼事,也都有特殊意義。

而這個躬親弔唁的舉動,在外人的解讀看來,那就是他對郭家依舊看重,郭威雖死,仍舊是大漢的頂級權貴,並且,勳貴之中,也分尊卑高下,郭家顯然就是那最尊崇的一批。

郭威死了,這對朝廷而言,仍舊是一件大事,哪怕這些年內外上下都習慣了老貴凋零,哪怕郭威本身對朝廷的影響,早就削弱到極點了。

但是,人活著,關注的目光並不多,甚至一度被人遺忘,一旦辭世,那就是舉世矚目。一些老臣勳貴,都紛紛前來祭拜,衝著郭威的身份影響,也為基本的人情往來。

趙匡胤兄弟自然也在列,從眾隨流,離開之際,兄弟倆漫步在冬日的街頭。趙匡胤也是年近六旬的人了,這幾年也老得極快,由於常年酗酒的原因,身體也日漸不支,因此,此時趙匡胤臉上,也帶著少許的病態。

“邢公也走了呀”趙匡胤麵露蕭索,感慨道。

趙家與郭家之間,也算有段淵源,早年之時,趙弘殷曾在郭威麾下一段時間,當然,在劉皇帝繼位之後,屢次軍事改革,把軍中從屬關係切割得支離破碎。

直到趙匡胤崛起,趙家地位的抬升,直到成為與郭家比肩的權貴家族,當年的關係,也就日漸淡薄了。更何況,以如今的兩家的聲勢,說趙家已然超過郭家,也冇有太大問題,從實際影響力的角度出發,也確是如此。

此時趙匡胤的感慨,倒有些物傷其類的感覺:“也不知,我死之後,會是怎樣的場景!”

都是有這麼一天的,誰都希望,自己的身後事,也能像這般風光體麵,趙匡胤盛年勇退,憋屈多年,壓抑多年,也難免觸景生情。

聽其言,趙匡義立刻勸道:“二哥身體健壯,何故出此諱言?”

趙匡胤笑了笑:“人豈有不死的?雄心不在,壯誌不複,如今,我也垂垂老矣,隻能記掛著這點生前名、身後事了!”

趙匡義沉默了下,他一時不知道如何勸解了,這些年,趙匡義雖然忙於公事,但兄弟倆的交流卻從冇斷過,對於趙匡胤的心態變化,也能感知得到。

如今的趙匡胤,確實遲暮了,再是猛虎,十數年困於虎柙,難亮爪牙,也不免墮怠。當然,於趙匡義而言,當然希望趙匡胤能長壽,多活幾年,即便拋開親情不談,僅從利益分析,也能得出,趙匡胤活得越久,對他就越有利。人活著和死了,影響力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在政治上尤其明顯。

趙匡胤不是宋太祖而是榮國公,趙匡義不是晉王而是大漢宰臣,兄弟倆之間冇有任何權力利益上的衝突,這關係自然能夠長長久久地保持下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