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夜宴遇故識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花開百簇,簇簇不同香。”

“草盛千秋,秋秋不同株。”

“樹生萬枝,枝枝葉葉不儘同。”

踏入百花島的那一刻,東方腦海之中瞬間浮現出這麼幾句話。

可似乎來形容百花島的風景,依舊有些捉襟見肘,分外貧乏。

清淡怡人的百花香,隨著晚風送到百花島各處。

那一簇簇紫的、藍的、紅的、粉的……各種各樣的花朵,千姿百態的紮根在大地之上。

一眼看去,如同一位位優雅多姿的少女,靜靜的挺立,遙遙相望。

輕風吹過,或搖、或擺,姿態萬千,妖嬈而不俗,不一而足。

在那百花之間,一株株綠意翁然的小草,根莖交錯,攀附糾纏。

或高、或低、或起、或浮。

與那百花爭洗腦子,爭奪那不知何地飄來的一縷縷的仙光。

巨大的青木,就如同夜空中鑲嵌的星辰一般,讓人無法忽視。

周身仙霧瀰漫,帶著朦朧之態,筆直硬朗的樹乾,蓬鬆如那發泡的麪包一般的樹冠。

像是一位位巨人侍衛,為下方的花草遮風擋雨,守護著一切。

安靜、自然,偶爾還有清脆的蟲鳴,飛過的鳥雀,在那百花、百草叢中,在那朦朧的青木之間。

天空之中,那由仙光彙聚的圓月,灑下各色的光華,為此地憑添幾分醉人的妖嬈。

“好美的地方!”

看著眼前這一切,東方輕聲呢喃。

一雙眸子四下流轉,彷彿要把所有的美好,儘收眼底。

“花族少主愛花,與世無爭,此地乃他的居所,自然與眾不同。”

“傳聞花族少主異常惹花主喜愛,這裡大部分的花,還都是花主贈於。”

“怎麼樣?喜歡麼?”

楓菁語氣溫和,宛如知心的鄰家姐姐。

麵帶著柔和笑容,憑添幾分成熟優雅的知性氣質。

“不過,喜歡也不是你的!”

陡然,楓菁話音一轉,帶著幾分打趣之意道:“當然,以後你可以跟著楓樺常來,楓樺與花族少主,興趣相投,可是至交。”

麵前的少女氣質柔和,帶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母性光輝。

眉眼間單純與善良,自然流露,就像是一位不諳世事的仙子。

尤其是那種平淡靜默以及一絲似乎是悲傷憂鬱的氣質,總能勾起人心底的逗弄之意。

想要逗弄其歡笑,撫平那一絲悲傷。

“額?”

東方神色微微一鄂,轉頭看向楓菁,一眼便看到楓菁臉上的逗弄之色。

那模樣就像是逗弄一隻小貓,亦或是逗弄著自家妹妹。

“楓菁大姐,我和楓樺隻是普通朋友!”

看到楓菁那逗弄之色,東方有些牙根發癢,總覺得誤會不斷在成長,有些不自在。

“我懂!”

楓菁輕笑著點頭,抬腳踏入花叢之中的小路。

東方緊跟其後。

片刻之後,不知道轉了幾道彎,二人麵前陡然開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那是一方矗立在百花從中的大廳。

像是一方矩形的宮殿,被綠意和花色點綴。

就連牆壁,都是淡青色,是無數青草蔓藤糾纏而成。

單薄而透亮,還能從那縫隙間看到大廳外一望無際的百花叢。

牆壁邊,一株株淡雅的花朵,安靜的紮根在花盆之中。

如同點綴在綠意之中的異色,異常的惹眼。

不過,這大廳冇有屋頂,抬頭便是繚繞著仙光、星光的夜空,分外迷人。

大廳的儘頭是一片不大的高台,其上擺著一方低矮的紅木茶幾,以及帶著絲絲草色的蒲團。

兩側同樣有著三排紅木色的茶幾和蒲團,其上擺放著各種仙果,紅的、青的、紫的、分外的誘人。

此時已然有著十幾道身影,有男有女,三三兩兩的彙聚在一起,輕聲的交談著。

“有愧花族少主的厚待,百年前那證道異象,至今未能打探到絲毫訊息。”

“是啊!我拜托了許多好友,同樣冇有太多的訊息。”

“誰說不是呢?仙界三千疆域,以你我等人的金仙實力,想要走個來回,都需要萬年光景!”

“此次夜宴,我等該如何向少主交代?”

“實言相告吧,少主待人溫和,至誠至真,不會怪罪於我等,至少我從未聽聞、亦或是見過少主發怒。”

“……”

一聲聲的言語,讓東方眉頭微皺。

來時楓菁交代之時,他便聽聞花族少主打探百年前證道異象的訊息。

這纔剛到大廳入口,東方再一次聽聞。

“百年前證道異象!百年?”

帶著一絲疑惑,東方隨著楓菁踏入大廳。

他證道於天之後,被毀滅之神帶走,天淵之中根本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

尤其是他還身受重創,被毀滅之神的神力包裹救治,根本不知道距今已有多久。

“原來是王女殿下到來,我等有禮了!”

就在楓菁踏入大廳的瞬間,那十幾位金仙齊齊起身,遠遠便向著楓菁躬身行禮。

模樣恭敬,似乎還帶著一絲侷促。

“各位不必多禮,今日是花族少主的夜宴,冇有那麼多規矩,隨意便是!”

楓菁微微點頭,語氣平靜。

既不顯得冷傲,也冇有太多的距離感。

就像是尋常相識之人之間的招呼。

給人一種輕鬆自在的感覺。

“看來這仙界依舊離不開權利漩渦啊!”

感受到楓菁那明顯不如前的親近語氣,東方心中有些不自覺的想著。

仙帝、仙王、真仙、金仙,層層次次,權利自然如同階梯一般,不可避免的誕生。

“這位仙子有禮!”

看到楓菁身旁的東方,十幾位金仙再次拱手,遙遙一禮。

雖然不知是誰,但能跟著王女而來,身上又帶著淡淡的道蘊,顯然也不是凡俗之人。

“諸位有禮!”

東方拱手迴應。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一旁的楓菁見此,輕輕壓下東方的雙手,麵帶著十分有意思的笑容,傳音道:“伱怎麼學那些男人的禮儀?”

“看來楓樺說的冇錯,你確實是剛出山門,女子禮儀可不是如此,等下可彆鬨了笑話!”

聽著楓菁的傳音,東方微微呆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仙界的規矩也太多了吧?

還分男子女子禮儀?

他記得以前書中看到了,一個拱手、一句道友足矣。

“等下你便坐在左側那個角落,應當無人太過注意,回頭我在教你一些禮儀。”

“可彆見了王尊、帝尊,你還這樣,那可就真的會鬨出大笑話。”

楓菁拉著東方小手,走到左側的角落,讓東方做下。

而後才起身走到左側首位之下第三個位置坐下。

而那十幾位金仙,女的也同樣坐在左側,男子儘皆歸於右側。

看到這樣一幕,東方自然明白了規矩。

身份、地位、男女的不同,這座次也有著差彆。

越是有身份之人,距離主座越近。

像自己這樣,大概是臨時出來湊了個熱鬨,並冇有被邀請,坐在角落倒也正常。

“嗒嗒嗒……”

就在眾人剛剛落座,一陣陣腳步聲便從廳堂入口處響起。

下一刻,一位身穿白衣,儒雅俊秀的男子,手持一柄摺扇,麵帶笑容的踏步而入。

其身材修長,稍顯寬鬆的白袍,讓其看起來不顯一絲強壯,反而有些柔弱。

但卻又憑添幾分瀟灑、貴氣。

像是一位極其尊貴的公子,但其神色卻冇有絲毫的傲氣,顯得極為平和。

其身旁是一位身穿紫色長裙的女子,頭戴著閃爍著仙光,碧玉般的頭飾。

神色顯得微微冷傲,像是一位公主一般,與為首的男子並排而行。

二人身後還有十幾道身影,有男有女,儘皆容貌氣質不凡。

有的貴氣逼人,有的麵容冷峻,有的宛若百花,不儘相同。

而楓樺的身影便在其中。

“我等見過少主、帝女,各位王子、王女!”

那落座的眾人齊齊起身,向著著踏步而入的眾人行禮。

就連楓菁也起身,遙遙向著眾人屈身一禮。

女子禮儀異常柔和,雙腿微曲,臀部微提,卻又挺胸垂首,雙手向上交疊,放在胸前。

猶如西子捧心,奉獻一片赤誠。

還把女子前凸後翹柔美妖嬈的身姿,儘皆顯露。

卻又冇有絲毫俗氣,反而帶著幾分優雅與魅惑。

“這根本學不來啊!”

東方坐在蒲團之上,一瞬間呆住。

這種動作也太羞恥了點。

一時間,東方都有種把發明出這種禮儀之人,拉出來殺掉的衝動。

“尋常夜宴,諸位不必拘禮……隨意便……”

為首的男子聲音稍顯低沉,U看書 .kansh.com帶著屬於男子陽剛的磁性,以及淡淡的柔和。

可其話說一半,卻陡然頓住。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一絲絲熟悉至極的香味,輕輕的在其鼻間流淌。

這讓他那一雙眸子,瞬間彙聚滿了期待,一一掃過在場的眾人,最終把目光鎖定在呆滯在座位之上的東方。

那一瞬間,他的眸子彷彿有了無限的光明。

“是她!東方!”

嗅著鼻間那熟悉的清香,看著那眉眼間帶著單純善良純粹的氣質。

他一時間竟看癡了。

可當看到東方那眉眼間還有一絲無法化開的憂傷之時,他心中狠狠一抽,就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了心臟。

“在我的記憶中,她應該像是花中精靈一般,為何會如此憂傷!”

眾人還等著花族少主之言,卻遲遲冇有等到。

等到抬頭,卻發現花族少主,看著楓菁身側後方的角落,看著那一位不知是誰的少女。

看到這樣一幕,楓菁、楓樺二人剛要開口,一旁那冷傲如同公主一般紫色長裙女子眉頭一皺。

“此人是誰?好生無禮,竟然連起身相迎都不會?”

想到這裡,紫裙女子嘴中陡然發出一聲冷哼。

“哼!”

ps:求月票推薦票打賞!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