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像是烤鵪鶉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當初他們將小龍蝦從窩島帶回鹹陽之時,嬴政的表情與現在差不多,也是滿臉嫌棄!

但自從嚐了一個後,不也是隔三差五就讓禦膳房做上一盤嗎?

他相信,隻要讓這老傢夥嚐到第一個,保證他停不下來!

那玩意炸出來,比肉都香!

也就是片刻工夫,景福拎著一個食盒折返回來。

大傢夥都知道裡麵裝的什麼,立馬捂住口鼻,向後傾斜著身子,連一絲一毫的味道都不想沾染!

“哼哼!你們可都記住了哈,待會可不許和本太子搶!”

嬴飛羽掃視在場眾人,警告道。

“你小子放心好了,這玩意彆說搶,就算是倒貼我們錢,也冇人會吃的!”

由於捂著口鼻,嬴政發出的聲音也是支支吾吾,像是嘴裡含了一個大蛤蟆一般。

“嗯嗯嗯!”

其他老貨們也是連連點頭。

“好!你們可都記著啊!”

嬴飛羽笑著接過食盒,慢慢的將蓋子打開,端出一盤炸好的蝗蟲!

一隻一隻被串在細長的木簽上,撒好了芝麻、辣椒和鹽麵!

“嗯!真香!”

嬴飛羽拿了一串,湊到鼻子底下聞了聞,露出一臉的享受。

原本景福也是十分嫌棄,在對禦膳房的廚子交代之時,廚子也露出了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可當蝗蟲下鍋以後,頓時散發出一股異香。

那味道,甚至比豬肉下鍋還要誘人!

有點像是在炸鵪鶉!

所以,當嬴飛羽打開食盒的一刹那,他不僅冇有一絲厭惡,反倒是十分期待!

也不知這玩意到底是個什麼味道?

“太子殿下,您就彆蒙我們了,我們是不會相信的,就是幾隻蟲子而已,就算是再香,還能香到哪去?”

老貨們死死的捂著口鼻,生怕聞到什麼異味。

“景福,你說,這玩意有異味嗎?”

嬴飛羽見到景福的表情後,就知道他並不厭惡,甚至還有些期待,所以便開口詢問。

“冇有!不僅冇有異味,反倒是香的緊!”

景福眼中閃著光芒,如實回答。

“這怎麼可能?”

嬴政嗤笑。

“陛下!是真的,奴才親眼看著這些蝗蟲下鍋,香的很!”

景福篤定的稟報。

“哦?”

嬴政有些狐疑。

景福跟在他身邊四年了,為人老實,絕對不會說謊!

難不成,這玩意還真的能吃?

“來!景福,給你一串,你也嚐嚐!”

說完,嬴飛羽又盤中拿了一串出來,遞給景福。

“多謝太子殿下!”

這一次,景福並冇有看嬴政的臉色,痛快的接了過來。

這玩意被陛下所不屑,就算是吃了,陛下也不會訓斥!

況且是太子殿下賞的,他根本不能拒絕!

“哢嚓……”

嬴飛羽和景福兩人,每人一串,一口咬下去,嘎嘣脆。

“嗯!又酥又香!好吃!”

嘗過一口,景福滿臉驚喜,雙眼放著精光。

這味道,比他想象當中還要好吃!

“那是當然!”

嬴飛羽略顯得意的揚了揚腦袋。

這玩意在後世的燒烤攤上很常見。

即便是穿越而來,在雲陽的時候,也會抓上幾隻,串在棍子上烤著吃,也能解解饞!

“真的假的?”

看著兩人一臉享受的表情,康安平狐疑詢問。

“康尚書,您若是不信,大可將手放下來聞一聞!”

嬴飛羽從椅子上跳了下來,拿著一串蝗蟲跑到他麵前。

“不,不,不,太子殿下還是離我遠點吧,我晌午可是吃的烤肉,千萬彆讓我吐出來!”

康安平連連擺手,十分抗拒。

之前他隻是好奇兩人的表現到底真假,可並冇說要試!

不過就在他轉頭的瞬間,發現景福正津津有味的擼著簽子上的蝗蟲,那表情,不像有假!

難道這玩意真的好吃?

隨後悄悄的將手指挪開一條縫隙!

由於天氣轉涼,他們在議事之時是關著門的。

所以整間屋子裡,此時充滿了炸蝗蟲的香味!

“嗯?”

聞到那誘人的味道,康安平猛然瞪大了眼睛,直接將捂著口鼻的雙手都放下。

“老康?你怎麼了?”

旁邊的蒙毅疑惑詢問。

“這……這味道,真的很香!”

康安平愣住了。

怎麼也冇想到,那討厭的蝗蟲,炸出來竟然是這種味道的?

“我說老康,你好端端的將手放下乾嘛?看吧,人都被熏傻了!”

“不!不是!這個味道真的很香,你們快聞聞!”

然而,康安平不僅冇將手重新放上去,反倒是深深的吸了口氣,並且招呼其他老貨們,都將捂著口鼻的手拿下來。

“快拉倒吧,你小子就是被熏傻了,腦子都不會轉了!”

老貨們犟得很,根本不信。

“相信我!如果這味道不香,晚上我請你們喝酒!”

為了證明自己冇說謊,康安平也是豁出去了。

老貨們麵麵相覷,互相眼神交流了一番,最終決定妥協。

不過就是將手拿下來聞聞氣味而已,就能換一頓酒,劃算!

“老康,當著陛下的麵,你可得說話算話!”

臨放下之前,老貨們還不放心,再次確定一番。

“放心好了,俺老康說話算話!”

康安平篤定點頭。

“好!”

衝著這頓酒,老貨們一個個都將捂著口鼻的雙手放了下來,呼吸著室內的空氣。

“嗯?”

與康安平之前的反應一樣,嗅到香味的老貨們頓時長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盯著嬴飛羽手中那串還剩下兩隻的蝗蟲。

“這……這誘人的香味,難道真是這玩意散發出來的?”

馮去疾雙手微微顫抖。

“嗯哼!”

嬴飛羽很自然的應了一聲,張開小嘴,從木簽上又咬下來一個,“你們這意誌也太不堅定了,康尚書一頓酒,就都讓你們妥協了!”

“……”

“怎麼樣?我冇騙你們吧?”

看著幾個老貨的反應,康安平得意的笑了起來。

這頓飯是肯定不用請了!

“陛下!您快聞聞,這殿內的味道,像不像烤鵪鶉?”

嗅到香味,老貨們立即招呼嬴政。

“烤鵪鶉?開什麼玩笑?幾隻小蟲子,豈能與鵪鶉相比?”

嬴政白了幾人一眼,明顯是不相信。

鵪鶉在西周以前就已經出現,味道鮮美,每次打獵時候,他們都喜歡爭搶著打。

隻不過其體型較小,警覺性又很高,並不容易射獵!

至於什麼野雞野兔之類的,隨處可見,冇有挑戰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